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三百八十章 生死交易

作品:第五神種 | 分類:玄幻小說 | 作者:觀花浪子

  轟隆隆~

  轟隆隆~

  羽翼籠罩下的空間內,深淵巨蟲宛若發了瘋似的攻擊著周圍的空間,可怕的黑霧瘋狂涌動,整個空間仿佛是變成了一處黑霧煉獄。

  “赫拉斯!有本事就出來和我正面對戰!一直龜縮著算什么本事?”深淵巨蟲怒吼道。

  空間內一片安靜,這次赫拉斯顯然是不想再跟它說話,更沒心思和他理論這些無意義的問題,赫拉斯的心里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沒人清楚。

  深淵巨蟲怒吼了幾聲后,不禁陷入了沉默。

  當它環顧周圍的情況以后,終于是發現了問題的根本。

  赫拉斯從頭到尾都沒有害怕過,這兩對已經殘缺的羽翼足以保護好赫拉斯本人的安危,無論它怎么攻擊最后都會被羽翼吸收吞噬掉。

  這對它來說無疑是一個非常壞的消息,它不能再坐以待斃。

  如果情況一直這樣持續下去,赫拉斯的實力會變得越來越強,相反它的實力會因為體內能量的流逝而大幅度的削弱,此消彼長之下,等待它的將只有死路一條。

  ……難怪它一直都表現得非常淡定。

  深淵巨蟲暗恨。

  本來在界內世界的幫助下,這場戰斗的天平已經大幅度的向他傾斜,只要它一直給予赫拉斯無盡的空間壓力,赫拉斯遲早會因為承受不住壓力而倒下,四翼守護之力也會破碎。

  一旦四翼守護之力消失,赫拉斯對他來說就沒有了任何的威脅,到了那個時候赫拉斯還不是它手中隨意蹂躪的玩物?

  可偏偏在這種關鍵的時間,外面世界突然沖進來一個人,這個人的實力究竟有多強它心里非常清楚,畢竟可以擊破界門的人實力肯定不弱,至少也擁有神明級別的破壞力。

  面前的赫拉斯還沒有徹底解決掉,外面又沖進來一個比肩神明的可怕強者,深淵巨蟲的心里發苦,這場戰斗的結果已經顯而易見。

  它輸了。

  雖然戰斗還沒有徹底結束,但它知道這只不過是一場漫長的死亡過程罷了,它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或許某個時候赫拉斯露出了一個破綻,一個可以讓它反殺的破綻,亦或是一個可怕讓它趁機逃走的破綻。

  只要神位還在它的體內,它就永遠擁有翻身的機會。

  對!找機會!

  深淵巨蟲有了自己的決定,不在盲目的胡亂攻擊,開始認真觀察空間內的能量變化以及四翼守護之力的衰減情況。

  這對它來說并不是一件難事,它的瞳孔擁有洞察天地的能力,現在只是觀察敵人的能量走向,對他來說實在是太簡單了。

  “四翼守護之力明面上說是守護的力量,實際上卻是吞噬和破壞,果然一切的事物都不能只看表面……”深淵巨蟲的瞳孔泛著朦朧亮光,仔細打量著四翼守護空間,低語道。

  空間內的能量呈現一種漩渦式的上升趨勢,而能量上升以后的終點正是四翼守護空間的正中央。

  它發現空間的中央位置處有一個黑色的影子在微微晃動,這個黑影很小,若不是它開啟了自己的洞察之瞳估計都很難發現。

  “看樣子應該是赫拉斯的本體了……”深淵巨蟲冷眼盯著空間頂部的黑影,擺出了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

  這是它的一個機會,或許也是它唯一的一個翻盤的機會,這場戰斗最后將會何去何從,這一次的結果將至關重要。

  深淵巨蟲加大了洞察之瞳的觀察力度,慢慢的,他發現黑影的表面被一層厚實的能量結晶保護著,而空間內的能量正在瘋狂注入黑影的體內,最后使得能量結晶一點一點的加厚。

  這是一個良性循環的過程,不過這只對黑影來說是一個良性的循環過程。

  “赫拉斯……你該死了!”

  深淵巨蟲暗暗低吼一聲,身體開始迅速扭曲變形,最后竟變成了一個人形怪物,只是臉上的三只瞳孔顯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這三只瞳孔的顏色各不相同,最上面的一只瞳孔是血紅色,左右兩只瞳孔分別為一黑一白,看起來頗為詭異。

  “你終于還是忍不住了?!?br/>
  赫拉斯的聲音幽幽響起,顯然他一直都在留意著空間內的變化,尤其是深淵巨蟲身上的變化。

  “呵呵,一切都是你自找的?!鄙顪Y巨蟲冷冷一笑,化成一道黑光直接向空間頂部沖了過去。

  它的手上沒有任何的武器,不過它的身體就是它最好的武器。當能量全部凝聚在它拳頭上的那一刻,整個空間都在劇烈的晃動。

  四翼守護之力在微微顫抖,危險的氣息一瞬間提升到了頂點,深淵巨蟲的臉色也有陰沉變得猙獰,這一次它賭上了自己的一切。

  轟!

  震撼人心的能量光波在空間內擴散,本來非常堅固的羽翼瞬間變得膨脹,空間內到處都是紛紛揚揚的羽毛,感覺整個空間隨時都會崩塌。

  不過這一切只是短暫的表象而已,當深淵巨蟲打出第二拳的那一刻,本來毫無動靜的赫拉斯突然動了……

  呼呼呼!

  赫拉斯身邊表面的黑色結晶突然張開,宛若巨蟒吞食般直接將深淵巨蟲包裹了起來,深淵巨蟲甚至連一聲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就消失在了空間內。

  呼~

  能量之風一掃而過,本來在空間內飄蕩的羽翼突然紛紛向上方涌去,竟重新融入了羽翼之中。

  黑暗重新籠罩,整個空間再次陷入了安靜。

  “融入我的身體吧,貢獻出你的能量,你的神位,我會讓你的力量得以延續,不過是用我的方式……”

  咔嚓!

  咔嚓!

  空間內響起了清脆的碎骨聲,聽上去像是猛獸在悠然進食,不過黑漆漆的空間內并沒有猛獸的身影,只有一個漆黑的能量結晶靜靜地定格在空間的上方。

  ……

  “怎么回事?赫拉斯沒事吧?”諾曼親眼看到“圓球”在迅速縮小,一顆心瞬間提了起來。

  他知道“圓球”代表的就是赫拉斯本人,既然“圓球”在慢慢縮小,是不是說赫拉斯已經遭遇了不測,屬于赫拉斯的能量正在慢慢消散?

  有這個可能!

  諾曼頓時急了,赫拉斯對戰的畢竟是一個真正的神明,出現這種意外本應該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他的心情卻格外的不爽,或許在他的內心深處他覺得獲勝者應該是赫拉斯才對。

  不為別的,就因為赫拉斯和他一樣是神選之人,而且赫拉斯是他最為看中的重要伙伴之一。

  赫拉斯怎么可能輸在這里?

  “我必須幫他一把才行?!?br/>
  諾曼的手中出現了一團能量,接著他便將手中的能量徐徐注入了“圓球”。

  他的能量雖然和赫拉斯的能量不會兼容,但他只需要幫助赫拉斯加固“圓球”的防御就行,只要“圓球”不破赫拉斯就不會有危險。

  諾曼也說不清楚自己為什么會這樣想,他只是憑感覺覺得自己這樣做對赫拉斯有利,而且他能感覺到赫拉斯需要自己的幫助。

  殊不知,此時身處四翼守護之力中赫拉斯已經臉色非常難看。

  “壞了,諾曼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這樣一來不是讓我同時抵御兩股力量的入侵嗎?”

  深淵巨蟲并沒有死掉,堂堂神明怎么可能會這么容易死掉。

  此時的深淵巨蟲只是暫存在赫拉斯的體內,赫拉斯需要做的就是一點點消化融合掉深淵巨蟲的能量,這個過程中深淵巨蟲只能看著,它的身體已經徹底被一根堅韌的樹枝給捆了起來。

  堂堂一個神明竟然被一根樹枝綁住了,這對它來說無疑是奇恥大辱,可事實偏偏出乎人們的意料,一根普通的枯樹枝確實是讓深淵巨蟲徹底沒有了辦法。

  赫拉斯就像是吸血鬼一樣瘋狂吞噬著深淵巨蟲體內的能量,由于深淵巨蟲體內的能量基本上都是空間能量,故而它的身體對赫拉斯來說無疑是這世界上最好的美味。

  只要赫拉斯將深淵巨蟲體內的能量完全吸收掉,它的實力必將再次得到大幅度的提升,畢竟深淵巨蟲的體內不單單擁有著自己的空間能量,他的體內還擁有很多保存完好的空間能量結晶。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可惜赫拉斯萬萬沒想到這個時候諾曼會出手,諾曼釋放出的能量雖然沒有任何的威脅,但四翼守護之力卻對這股力量非常的排斥,可能是因為這股力量比較強大,故而四翼守護之力本能的想要將這股力量擋在外面。

  如此一來,赫拉斯這邊的能量就會被分散一部分給四翼守護之力,使得他吞噬深淵巨蟲的速度瞬間放慢了幾分。

  “赫拉斯,你會放我一條活路嗎?”

  “什么意思?”

  “我把體內的能量全部送給你,你留我一條性命,神位也可以給你,但……我想活著?!?br/>
  深淵巨蟲已經徹底放棄了反抗的念頭,這種情況下他只能順從赫拉斯的意思,能保住一條命是最好的,如果赫拉斯不同意……

  它就只能魚死網破。

  神明真正可怕的地方不單單是神位,也不單單是恐怖且強大的能量,他們真正可怕的地方是底蘊,從最初一步步爬到神明層次的強大底蘊。

  深淵巨蟲雖然已經沒有了繼續戰斗下去的念頭,但完全擁有拉著赫拉斯一起死的實力,這一點它完全有這個信心,就是界內世界的那個神秘強者也攔不住。

  “你會相信我說的話?”赫拉斯好奇的問道。

  “你是一個值得相信的人?!鄙顪Y巨蟲認真的回應,道。

  “值得相信……”

  “你是神選之人,神選之人以世界為本,你不會對你的神明撒謊,更不會欺騙一個階下囚?!?br/>
  深淵巨蟲說話的時候神情特別認真,赫拉斯竟然從它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抹真誠。

  這種感覺……

  “以前我就是這樣相信你的,可是你最后騙了我?!焙绽估湫Φ?。

  深淵巨蟲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淺笑,看著赫拉斯黝黑且陰沉的臉龐,它的心里竟然覺得莫名的可笑:

  “你真的覺得我是在騙你?”

  “難道不是?”

  “如果沒有我的推波助瀾,你怎么可能擁有現在這樣的實力?”

  “呵呵?!焙绽估湫σ宦?,眼神陡然變得冷冽,“如果不是我命大,現在我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沒有任何事情是偶然,你和我的相遇,最后我帶你提升實力,這一切看起來非?;奶?,其實神秘的命運早有安排,而我所謂的謊言其實只是你的引路燈而已?!?br/>
  深淵巨蟲的神情一直很平靜,雖然他體內的能量正在快速消散,但他從來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慌亂,就連看向赫拉斯的眼神也是充滿了調侃的意味。

  “你覺得我說的對嗎?神選之人?!鄙顪Y巨蟲輕笑著問道。

  赫拉斯吞噬能量的速度放緩,腦海中不斷回想著深淵巨蟲的話,他不禁陷入了沉默。

  深淵巨蟲的話讓他聯想到了祭壇臺階上的圖案,這些圖案上面的東西雖然很多都是已經發生過的事,但還有一部分是沒有發生過的事。

  命運真的不可捉摸,但像獸神這樣的人卻可以捕捉到命運的影子,故而能推測出未來發生的事。

  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深淵巨蟲說的話就完全是正確的。深淵巨蟲表現出來的陰謀欺騙,其實只是命運給他的安排而已,最后的結果實際上早就已經注定。

  他會成為一個可以弒神的強者,而深淵巨蟲則會敗在他的手中,然后……

  “你覺得我會放過你嗎?”赫拉斯面無表情的問道。

  深淵巨蟲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我不懂命運,更推算不出未來發生的事,否則我也不會讓你進入山洞,更不會和你為敵?!?br/>
  “我問你,你覺得我會放過你嗎?”赫拉斯繼續問道。

  深淵巨蟲略微思考了片刻,笑道:“你會?!?br/>
  “為什么?”赫拉斯的嘴角也勾起了一抹笑意,深淵巨蟲給出的答案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

  “因為你承受不住殺掉我的后果?!?br/>
  “哦?”

  “神明的死亡比你想象中的還要恐怖,尤其是一個神明得知自己必死的時候,他所爆發出來的實力,可以讓你真切的感受到神明的真正可怕?!?br/>
  “你在威脅我?”

  “呵呵,隨便你怎么想?!?br/>
  “……好,我答應你,等你的能量全部被我吸收掉以后,我就放你離開?!?br/>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