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六百九十五章 好大的臉

作品:重生之我不是混蛋 | 分類:都市小說 | 作者:半世無歸

  楚思慕在知道了妹妹對待陳決明的態度的時候,就選擇了遠離柳州,俗話說得好,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為了避免被波及,所以楚思慕遠

  離了柳州,當然,她很擔心妹妹會一不小心說出真相,所以開始關注楊嬌竹的情況。

  楚思慕想要知道,陳決明對于欺騙和背叛他的人是什么樣的做法,如果是報復的話,報復的力度會有多強?

  并不是楚思慕不相信魏清夢,實在是陳決明難以對付,到時候魏清夢實在扛不住說出了真相的話,豈不是說她的計劃全都暴露了,到時

  候她就會直接面對陳決明的怒火,要是不做好準備,那就全完了。

  尤其是現在楚思慕的事業全都掌握在陳決明的手中,她要是逃跑了,幾乎就什么前途都沒有了,為了光明的未來,她只能期待,陳決明

  不會趕盡殺絕,否則的話,她就全完了。

  經過如此考慮,楚思慕便小心地留意關于楊嬌竹的消息,至于這些消息,則是從公司的內部流傳過來的,她和楊嬌竹不熟,所以她只能

  聽這種二手消息了,現在算算時間,楊嬌竹也已經畢業了,她是有可能回到柳州的,不然的話,她就是呆在了燕京。

  而后,楚思慕就聽說了關于楊嬌竹的事情,那就是楊嬌竹現在欠了高利貸公司的許多錢,正在東躲西藏,現在連家都不敢回,整天躲在

  外面,而她的男朋友則是已經失蹤了,誰都不知道他在哪里!

  聽到這個消息,楚思慕當即心中一凜:“小明真是好手段,竟然把看不順眼的人滅口了,然后讓楊嬌竹不得安寧,沒想到啊,他竟然這

  么狠毒,看來我不做好準備的話,以后遲早會被他處理掉的?!?br/>
  “到底要怎么辦才好呢?”楚思慕的心中開始了思索,如果想要給自己留下一條退路的話,那一定要化解陳決明的怨氣。只是她左思右

  想都不知道應該具體怎么處理。

  于是,楚思慕也只好決定走一步看一部,總之,現在的局面她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只能寄希望于妹妹,希望她打死都不會說出秘密,

  這樣的話,她就還能在陳決明的手下繼續發展。

  而在這天中午,一個衣著華麗的中年婦女則是站在了陳氏診所的門前,他是高中老師常婉,也就是楊嬌竹的母親,她今天第一次來到這

  里,在此之前,她甚至都沒有見過陳決明的父母,而她之所以會出現在這里,也是因為自己的女兒惹上了麻煩,想來想去,她只能前來請

  求幫助。

  常婉走進了診所以后,很快就看到了在忙碌的陳家夫婦,還有呆在一邊玩游戲機的少年男女。

  常婉慢慢的走到柜臺前,禮貌的說道:“你好,我叫常婉……”

  陳百草此時給其他的病人抓藥,所以對于別人的呼喚毫不在意,只是低著頭說了一句話:“后面排隊去,等到前面的人看病以后,我會

  給你看病的,這一點你不用擔心?!?br/>
  常婉聽到陳百草的話語,知道陳百草誤會了,于是連忙說道:“我不是來看病的,我是楊嬌竹的母親,今天來這是想要請求陳家幫助。

  陳百草抬起頭看了常

  婉一眼,微微皺眉,他已經從女兒的口中知道了小明和楊嬌竹分手的事情,所以他完全沒想到,常婉竟然會來到診

  所,還想請求陳家的幫忙?什么意思?

  “我現在正在忙,你先坐在一邊吧,等我忙完了以后,再單獨談話吧?!标惏俨莶焕洳粺岬恼f道。

  常婉沒有辦法,本來她現在前來尋找陳家幫助就已經很沒面子了,現在陳百草也暫時不想理會她,這是可以理解的。所以她只能坐在一

  旁的空位上,而此時的肖藍庭正拿著游戲機在玩,陳忍冬坐在一旁看著。

  終于,肖藍庭的游戲角色已經輸了,只能無奈的放下游戲機,而陳忍冬馬上就把游戲機搶了過去,說道:“該我了,你已經死了,現在

  是我的回合?!?br/>
  一邊說著,陳忍冬一邊就重新開始了游戲,常婉聽說過陳決明還有一個妹妹,只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現在仔細看了看陳忍冬,發現這個

  女孩的確很想陳決明,看來這就是陳決明的妹妹了。

  “請問,陳決明現在在哪里?你們知道嗎?”常婉小聲的詢問道。

  陳忍冬忙著打游戲,對于常婉的問題完全不做理會,而肖藍庭則是出于禮貌問道:“請問您找我表哥干什么?他現在應該在長沙,你想

  要找他的話,估計要去長沙才能看到他?!?br/>
  常婉無奈的說道:“我是楊嬌竹的母親,這一次來這里,就是希望陳決明能幫忙,他不在的話,那就只能等到合適的機會再談了?!?br/>
  而這個時候,陳忍冬則是放下了手中的游戲機,盯著常婉看了一眼,冷漠的說道:“這位阿姨,我想問一下你看過哆啦a夢嗎?”

  “看過什么?”常婉對于陳忍冬的問題完全搞不明白,因為她完全不知道這東西。

  陳忍冬解釋道:“就是叮當貓,或者說叫做機器貓,一部漫畫,請問你看過嗎?”

  如果說是機器貓的話,常婉還是知道的,因為她在課堂上沒收了很多學生的漫畫,所以現在對于機器貓也是有了解的,便直接說道:“

  我看過,有什么問題嗎?”

  此時,常婉對于陳忍冬的目光總感覺有些不適,因為面前的這個小姑娘,目光實在是太銳利了一點,似乎根本沒有對于大人的尊重和畏

  懼。

  陳忍冬問道:“那您可以說一下,看了叮當貓的感受嗎?”

  常婉回憶了一下,說道:“這一部漫畫還是挺不錯的,很適合小孩子觀看,還有很多的啟發性,你要是喜歡的話,我改天送你一本?!?br/>
  陳忍冬搖頭,平靜說道:“如果說漫畫的話,我也不缺,而且我表妹有全套的哆啦a夢,其實你不知道我看了哆啦a夢的第一個感受,現

  在你想知道嗎?”

  “什么感受?”常婉繼續問道。

  “真是好大的臉呢!”陳忍冬的臉上露出譏笑:“我在看到這一部漫畫的時候,就覺得不可思議,怎么會有人的臉那么大?但是仔細想

  想,哆啦a夢是一個機器,所以它不是人,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臉大的家伙都不是人呢?”

  常婉聽到這些話,頓時臉色大變,她就算是再怎么遲鈍也已經明白了,陳忍冬哪里是在和她討論漫畫?明明

  就是在指責她的臉大,換而

  言之就是臉皮厚的意思,如果直接指責的話,那倒是無所謂了,但是此時常婉被陳忍冬拐彎抹角的說了一通,則是臉色很難看的坐在了原

  地,不知道應該說什么。

  常婉也知道女兒和陳決明之間已經分手了,所以她來請求幫忙也是冒著被指點的風險的,而現在這個時候,她還沒有見到陳決明的父母

  ,反倒是被他們的女兒一通挖苦,頓時顏面盡失。

  “恰好”在這個時候,肖青花走了過來,一巴掌排在女兒的背上,呵斥道:“胡說八道什么?上樓寫作業去!”

  陳忍冬倔強的說道:“我沒有說錯,楊嬌竹和我哥哥早就分手了,她現在來請我們幫忙是什么意思?這不是臉皮厚還有什么其他的意思

  ?”

  肖青花冷著臉一巴掌拍在陳忍冬的背上,說道:“你怎么盡是胡說八道,這是楊嬌竹的媽媽,也算是你的長輩,我不記得我教過你這些

  ?”

  陳忍冬不服氣,繼續說道:“她是長輩?她有一點長輩的樣子嗎?去年過年的時候我哥哥給她送禮,她不要就算了,還把我哥哥關在門

  外,這是什么態度嘛?她這么羞辱我哥哥,我憑什么尊重她?”

  常婉面色陰沉,低下頭什么都說不出來,的確,去年過年的時候她做了這種事,不僅沒有收下陳決明的禮物,而且給他吃了閉門羹???br/>
  以說,她之前的做法就是在打陳決明的臉,現在陳忍冬當中說出來,她頓時難以下臺。

  肖青花還是冷著臉,一巴掌排在女兒的背上,教訓道:“大人的事情還輪不到你管,回去寫作業,是不是你連我的話都不聽了?”

  陳忍冬抓住身邊的肖藍庭擋在面前,繼續說道:“那好,我可以不管大人的事情,我就說一說楊嬌竹吧,她和我是同輩,我說她總沒問

  題了吧?楊嬌竹每個月拿著我哥哥的錢,結果找了野男人,楊嬌竹又是什么好貨色?來請我們幫忙就算了吧,直接讓人趕走就行了,正好

  那邊的蔡叔叔好幾個月都沒有揍人了!”

  肖青花忍不住了,一巴掌扇了過去,卻打在了肖藍庭的身上,肖藍庭賠笑道:“姑媽,別生氣,我馬上就帶著忍冬去寫作業,生氣會變

  老的,我們先走了!”

  說完以后,肖藍庭便帶著陳忍冬上樓,只是陳忍冬還不解氣,經過了常婉身邊的時候說了一句話:“上梁不正下梁歪?!?br/>
  常婉低著頭,此時她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顯然是被陳忍冬的話語氣著了,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想要請求陳家幫忙,她就只能

  受氣,否則的轉身就走不是很瀟灑嗎?但是她擔心自己轉身就走,女兒的事情就再也沒有人能幫助了。

  來到了二樓以后,肖藍庭小心地問道:“剛才姑媽打了你幾下,你怎么還要說這種話?”

  陳忍冬躺在床上,笑著說道:“只要能氣一氣楊嬌竹的媽媽,就算是再挨一頓打也沒關系,再說了,我媽根本舍不得用力打我,我現在

  都一點不疼?!?br/>
  對此陳忍冬口中所說,肖藍庭卻是有些懷疑,小聲嘀咕道:“怎么打我就比較疼呢?”

  05wx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股票指数计算方法有哪几种 体育彩票历史中奖号码 极速时时彩是黑平台吗 富曼欧外汇理财平台 天津快乐10分官网 体育彩票飞鱼开奖结果 七乐彩怎么买 炒股的app 深圳股票配资骗局 股票大作手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