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25、第 25 章

  明華、翠星石、香草布丁一行人匯合后,成功離開城主府。

  翠星石拿到明華手中的信件后, 她身上的任務條件完成, 同時任務狀態更新,與克羅媞婭進行對話0/1.

  至此, 翠星石他們接到的任務, 與腚哥菊妹的任務有了重疊跡象。

  醉清風還在隊伍里,他被護衛關進地牢中, 隊伍里代表著他的頭像變成了灰色,只不過他還能夠繼續與大家交流。

  醉清風將他聽到的消息告訴大家。

  明文科斯和瑪利亞年紀約莫五十多, 他們先前都是偽傳奇級別的強者,離傳奇就差一步, 他們外貌看起來都只有三十歲不到的模樣。

  不清楚具體原因, 瑪利亞受過一次重傷,滿身是血的被明文科斯抱著回來,險些喪命。

  瑪利亞曾經有兩個孩子,一個在出生時就死去,另一個則由于瑪利亞身上的詛咒傳到了他的身上,雙目失明, 他是奎爾斯城的少城主,幾乎沒有人見過他。

  瑪利亞因為這件事身體變得虛弱,無法承受性.事,同時她精神狀態變得極其不穩定,時常會因為一些刺激陷入癲狂狀態。

  能夠安撫她的人只有少城主一人。

  這些事情只有城主府的人才知道。

  刺中明文科斯的匕首上附帶強大的詛咒之力,牧師協會會長道爾蒂親自趕來, 卻對匕首上的詛咒無能為力。

  ……

  瑪利亞刺殺明文科斯,用的正好是醉清風在后花園里撿到的匕首。不論是翠星石隊伍,還是單肩扛大腚的隊伍,他們都必然會前往后花園,誰都知道瑪利亞和明文科斯最常去這個地方,想要找線索自然這里最多。

  他們都有可能撿到那把匕首。

  這下誰也不會覺得這是巧合,克羅媞婭究竟想做什么?

  一行人氣勢洶洶來到牧師協會,唱詩班的牧師們正站在廣場上高聲詠唱,歌聲帶來的寧靜無法撫平翠星石此時心中的郁氣。

  他們這些人,在這個任務上,又被npc耍了一次!

  克羅媞婭不再是負責指導玩家轉職的npc,她的職位發生變化,她頂替了原本副本指導師阿米利亞的位置,成為新的副本指導師,算是官升三級。

  見到他們的到來,克羅媞婭顯得十分欣喜。

  這里地方偏僻,只有克羅媞婭一人。

  她從水池邊起身,長袍輕輕拍打著她裸露在外的纖細腳踝,她整個人看起來是那樣的優雅、高貴以及圣潔。

  哪怕知道這個人做了小三,甚至可能策劃出了所有的一切,他們望著對方依舊很難直接惡語相向。

  城主明文科斯和刺客傭兵團聯絡的信件在翠星石手里,此時被她捏得皺巴巴一團,她咬著唇瞪著克羅媞婭,問道:“這件事,城主府的東西,是你在設計我們嗎?”

  克羅媞婭沒有回答翠星石,她望了眼單肩扛大腚與單刀入大菊,又看了眼明華,最后才看向翠星石和她身后的香草布丁、十步殺一人,她語速緩慢,像是說著一件不足為道的事情。

  “他要殺我,我只是借他的手自保而已,你們都是心地善良的冒險者,愿意為了公正、公平、正義而勇敢地站出來,哪怕對方是權力的代名詞也沒有關系,你們應該得到最好的嘉獎?!?br/>
  克羅媞婭往前一步,翠星石手中的信件自動飄到她的手中。

  兩個隊伍收到任務完成的提示。

  單刀入大菊怒目圓睜:“你故意利用瑪利亞,你寫信就是為了激怒她嗎?你知道明文科斯不會對她有任何防備,而瑪利亞一直精神不穩定,你肯定知道這件事,你卻讓我們告訴她明文科斯出軌的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她會這樣做?你甚至在后花園里準備了沾有詛咒的匕首!”

  克羅媞婭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她微笑地望著前方的人:“你們想要什么樣的獎勵?我會盡我所能的滿足你們,你們每個人都幫助了我,我可以為每個人送上一份禮物?!?br/>
  她能看出來,這些高傲的冒險者們會不屑于她的獎勵,他們只會覺得這是恥辱,他們感到自己被戲耍、被玩弄,怒火中燒的人沖動之下做出的決定往往不會經過腦子。

  克羅媞婭的笑容礙眼至極,哪怕是明華都覺得胸口發悶。

  明華在克羅媞婭第一次對她說些意味不明的話語時,便不太喜歡這個npc。她討厭和這種性格的npc相處。

  這種npc經常讓你做莫名巧妙的任務,捅你一刀還笑瞇瞇,十分可惡。

  就讓她在他們面前這樣囂張下去?

  翠星石斜睨著克羅媞婭不屑道:“滿足我們,你能給我們什么樣的獎勵?裝備?技能?還是副本攻略?”

  明華聽到翠星石的話,耳朵動了動。

  克羅媞婭:“只要你們提出,我便會盡全力滿足?!?br/>
  翠星石等人的反應與她料到的情形相同。

  翠星石聽到克羅媞婭的話,表情更加冷漠,“說得好聽,誰知道你會不會真的滿足,我們想要的是獎勵嗎,我們想要的是公道!誰稀罕你的破獎勵!我們走!”

  翠星石拉著明華就要離開,香草布丁和十步殺一人緊隨其后。

  單刀入大菊十分生氣的也要離開,她做任務本來就是為了更加了解這個游戲,哪里想到會被npc玩,單肩扛大腚一臉的無所謂,跟著妹妹走動。

  克羅媞婭唇角勾起地看著他們離開的步伐堅定,她說道:“我愿意向卡雅娜女神起誓?!彼砩祥W過光芒,誓言成立。

  誓言立下,便無悔改可能,如果違背誓言,將會遭受到女神余威的懲罰——創世紀新手指南中提到過,在薩拉得大路上誓言的威力。

  明華看見翠星石嘴邊得逞的笑容,她挑眉,果然如此。

  翠星石轉身,朝克羅媞婭露出大大的笑容,“那可真是謝謝您了,先給我們一人來一套傳奇等級的裝備吧?!?br/>
  克羅媞婭笑容僵硬:“你們提出的要求需要在我的能力范圍內?!?br/>
  克羅媞婭沒有撒謊,如果她有能力獲取傳奇裝備卻不愿意,誓言會直接懲罰她。

  單刀入大菊和單肩扛大腚愣在原地,突然的反轉令他們不知道該做什么。

  單刀入大菊反應過來,原來翠星石打的是這么個主意,真雞賊啊。

  “沒用裝什么逼,老娘還以為你什么都行呢?!贝湫鞘艘宦?,她抬起下巴,“你能滿足我們每個人的一個要求對吧?”

  克羅媞婭咬著牙:“對?!?br/>
  所有人都明白翠星石話里的意思。

  每個人都可以要一樣東西。

  都被npc耍了,還不得多拿點好處,否則不是虧的更大!

  骨氣?面子?臉皮?拜托,這是個游戲,這些東西要了做什么,比得上裝備、神寵、稀有技能等各種游戲資源嗎?

  何況他們還借此機會趁機坑了一把克羅媞婭,瞧她那烏漆墨黑的臉色,肯定想不到他們會這么做。

  克羅媞婭看見在場六個人朝她咧著一口大白牙,她只覺得胸口發悶眼前發黑,這群該死的、卑鄙的冒險者!

  香草布?。骸拔乙[藏職業血狂戰的轉職方法?!?br/>
  血狂戰是戰士二次轉職時,狂戰士的一個隱藏分支,香草布丁無意間從戰士協會的npc口中聽到該職業是多么的牛逼厲害,他一直想找這個職業的轉職辦法。

  反正問問也不虧。

  沒想到克羅媞婭還真的知道,香草布丁的要求讓她覺得很簡單,“戰士協會有一個名叫沃克的蛇族人,他就是血狂戰這一支脈的傳人,如果你能打動他,你就能夠成為血狂戰。以你目前的實力,他不會看上你?!?br/>
  玩家到了35級才能夠進行二次轉職,香草布丁當然實力不夠,他完全沒在意克羅媞婭輕蔑的語氣,他決定這件事結束就要去和沃克打好關系!

  十步殺一人要了一把白銀級別的匕首,單刀入大菊提出要摸克羅媞婭“奶”的要求來羞辱對方,不等克羅媞婭答應,單肩扛大腚就先替她拒絕這個要求,最后單刀入大菊索要了一個漂亮的高等級背包,黑貓外形,斜挎式,價值10000金幣。

  單肩扛大腚:“請問哪里有活著的巨龍?”

  克羅媞婭聽到該問題時,她一愣,似笑非笑地看向對方:“想要當龍騎士,現存的巨龍都是不好招惹的存在,我可沒有辦法幫你捉一只來,你考慮清楚了嗎?”

  單肩扛大腚:“你只需要告訴我在哪里就可以?!?br/>
  克羅媞婭:“我的家鄉,精靈森,世界之樹下棲息著一條守護巨龍,它是現存巨龍中性格最溫順的一條?!?br/>
  提起自己的家鄉,克羅媞婭的目光變得溫柔,不過半秒的時間,她又恢復成那種假笑狀態。

  醉清風不在現場,他只能嫉妒地聽他們提出要求。

  翠星石提出的要求是讓醉清風毫發無傷地回來,克羅媞婭沉思片刻后便答應了這個要求,她保證一周后醉清風能夠離開城主府。

  剩下明華一人,克羅媞婭看向她,“擁有那樣的老師,我想你不需要從我身上獲得任何東西,你的老師可以給予你一切?!?br/>
  其他人豎起耳朵,聽這話,明華的老師似乎是個非常厲害的角色?

  明華張嘴:“我要牧師的‘輕靈術’?!?br/>
  牧師和學者都有提高身法和敏捷的技能,牧師的名叫輕靈術,學者的則叫輕羽術。

  輕羽術是轉職成學者后就會學會的基本技能,而輕靈術則是高級技能,可遇不可求,明華前世聽過很多奶媽抱怨她們買不到輕靈術的技能書。

  現在有這樣一個機會,她便順勢提了出來。

  克羅媞婭低眼,她抬手,一道光芒落在明華身上。

  系統:“你已學會技能[輕靈術]?!?br/>
  明華的身體瞬間如同脫下一層厚重的棉衣,渾身舒適,這就是被動技能輕靈術帶來的效果。

  克羅媞婭看向明華:“需要我再無償幫你一個小忙嗎,我可以消除道爾蒂對你的偏見,她認為你是一個無恥卑鄙的人,才會讓協會里的大家用那樣的態度對待你,你是被人陷害的,不是嗎?”

  明華語氣平靜:“我向來不在意無關人士對我的看法?!?br/>
  克羅媞婭笑了起來:“怪不得他會挑你做學生?!?br/>
  明華莫名其妙地看了克羅媞婭一眼,她從對方的語氣中聽出了些許嫉妒,是她的錯覺嗎?

  克羅媞婭恢復正常的儀態,她輕拍她的長袍,轉過身,又側回頭,余光看向他們:“如果你們還信任我,或許你們可以去看看城中那個毀容的乞丐?!?br/>
  六人堅定:“不,我們不去?!?br/>
  他們手牽手帶著從克羅媞婭那里獲得戰利品囂張離開。

  翠星石走到一半突然回頭:“記得把醉清風救回來,我們會來找你的!”

  克羅媞婭:“……”這被拒絕的場面似曾相識。

  這群冒險者太煩了,為什么就沒人愿意去看一看那個乞丐呢?

  他們就沒有基本的好奇心嗎!

  作者有話要說:  醉清風:我太難了

  城主府這段還沒結束呢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杨方配资平台 十一选五遗漏数据查询 吉林快三预测大小单双 36选7南粤风采好彩1 陕西11选5玩法及奖金 七乐彩专家预测号推荐 中信建投创业板开户 江西快三形态走势图彩经网 浙江福彩快乐12中奖助手 大乐透随机选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