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39、第 39 章

  從臨時副本內出來,白霧并沒有散去, 仍舊是伸出手臂看不見自己雙手的濃厚程度。

  只不過明華從臨時副本里出來后, 她身邊沒有了空氣墻的阻擋,她不再是只能往前走, 她緩慢前行。

  明華打開任務面板, 路易斯給她布置的任務依舊是幫助可憐的歐文。

  看來路易斯還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個陷阱。

  明華腳步停下,她低頭看向腳下, 只差兩步她就要邁入那個什么都沒有生長的光禿禿的圈內。

  也許她會像被扔進圈內的兔子一樣,瞬間被吸干生命力, 出現在復活點。

  這樣走很危險,明華順著圈邊一點點走。

  她余光有一抹光芒一閃而過, 待她扭頭看去, 那里又什么都沒有。

  白霧似乎在淡去,可見度比先前高出不少,走了約莫一分半鐘的時間,她看到了路易斯。

  這家伙不知道是看見了什么好事,臉上掛著傻兮兮的笑容,眼神渙散正前往怪圈, 只差三步就要進入圈內。

  “路易斯!”

  明華的叫聲沒有喚醒路易斯,她跑過去拉住對方,可路易斯的力氣很大,她沒辦法讓他停下。

  明華身體后仰,法杖一用力插進地面中,她身體倚著法杖總算讓路易斯步伐稍緩。

  姿勢可笑但起了作用。

  路易斯像是被無名的力量召喚, 他忽然變得暴躁,像頭發瘋的牛奮力往前沖。

  法杖位置開始偏移,明華抓著路易斯的手指泛白,逐漸要松開。

  路易斯走進那個圈內會不會就此死去?

  明華想到臨時副本里那個嬰兒充滿了仇恨的目光,她此時只恨自己不是一個力量屬性點滿的戰士,能夠拖住路易斯。

  “咦?學生你怎么也在這里…”

  熟悉的不正經的聲音,明華詫異回頭,果不其然她看見了老杰克那張老臉,她手上并未懈力。

  老杰克穿著一身制式法袍,花白頭發工整地豎起向后,帶著一頂神官帽,手持黃金法杖,通身氣質威嚴肅穆,打扮起來人模狗樣的。

  老杰克一下子拉長了臉:“你這學生怎么回事,這么久沒見老師心里怎么能那么想老師呢?”

  “你別說有的沒的了!快點幫忙!”路易斯就快要觸碰到那個危險的圈,明華急忙催促老杰克,她雖然時常嫌棄路易斯煩人,不可否認路易斯是個可愛的孩子,她不希望對方出事。

  老杰克身為最初的傳奇強者,如今被稱為最接近神之境界的人也不為過,既然他在這里出現,不用上這么一個助力未免浪費了。

  “學生你怎么變得如此暴躁,我記得我走的時候你還會假笑呢,現在連假假的尊重都不會了嗎?”

  老杰克被明華吼得一愣,他不過是去世界樹那跑了一趟,回來之后他的學生就和換了個人似的。

  在世界樹那里被耍了一次,明明還是那條破毒蛇在那啃樹枝,什么事情都沒發生,世界樹急得跟快死掉似的給他發求救信息,以為他在兩個大陸之間來回穿梭很容易嗎?

  好不容易安撫好世界樹,回來又被許久未見的學生差遣做苦差事,連瓶酒都不知道孝敬一下!老杰克深覺他就是史上最倒霉的導師。

  “又不是什么大事,看把你嚇的?!崩辖芸俗炖镟洁熘鴰兔σ黄鹄芬姿?,“嘿,這小子不是小瑪利亞的兒子么?我見過他,他當時還是那么一個小不點呢,感覺一掐就會死掉一樣!”

  明華:“……”

  她專注用力拉著路易斯。

  老杰克碰到路易斯之后,路易斯暴躁的狀態便消失不見。

  老杰克看著明華臉上的焦急,“冒險者也會在意這些生命嗎?”

  明華無語,她以為老杰克又是在故意考驗她牧師的準則,她沒有中規中矩地回答,而是直接說:“路易斯是我的朋友,我和他相處那么長的時間,怎么可能不在意他,請幫我這個忙,我尊敬的導師……這種時候我沒心情開玩笑?!?br/>
  “……這樣啊?!崩辖芸寺牭矫魅A的回答,他手下輕輕一拉,吸引路易斯的力量消散。

  路易斯跌跌蹌蹌向后倒在明華的懷里,眼鏡掉落在地。

  路易斯清醒過來,他和頭頂的四腳蛇同時揉著眼睛,看到了正前方站立的老者。

  “啊,你是……小時候經常陪我玩的老爺爺!沒想到您還活著,您看上去年紀真的很大了,我好高興!”

  老杰克和明華眼角同時一抽,這小子有時候說話真是令人不爽,甚至有種想要把他重新推進圈里的沖動。

  某個老頭子在心里輕哼,他向來是一個喜歡報復別人的人。

  老杰克在常人面前都是一副正經嚴肅世外高人的模樣,他朝路易斯微微頷首,隨后看向明華,一本正經道:“學生,既然你來到這里,惹上了這些麻煩……恰好你即將迎來職業選擇的道路,我該告訴你一些被薩拉得大陸所隱藏的事情,希望能夠對你做出的選擇有所幫助?!?br/>
  路易斯站穩,他現在還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他腦子里迷迷糊糊的,只記得剛才有人在叫自己。

  老杰克揮動手臂。

  法袍長袖揮動第一下,白霧散去。

  “我當年年少沖動,犯下過一件大錯,釀成無法挽回的嚴重后果。我為提升實力,與不屬于薩拉得大陸的神明進行了通話,獲取力量……”

  明華看到太愛你了,醉清風,翠星石等人,他們距離明華只有三步不到的距離,可明華卻一直沒有發現他們。

  “我無法控制那樣的力量,我曾經的同伴為拯救我,不得不與我進行對戰,我們這一戰打破了薩拉得大陸的空間,招來了不該招惹的對象?!?br/>
  太愛你了幾人尚未清醒。

  路易斯結結巴巴道:“福福福福波斯大人?!”

  熟讀薩拉得歷史的人,聽到這里再結合老杰克的形象,便能猜到他的身份。

  明華不明白老杰克為什么要在這時候說這些話,真的像他所說那樣是時機剛好嗎?

  法袍長袖揮動第二下,怪圈消失。

  “自宇宙創立之初,它們便存在于宇宙之中,它們是上古神的忠實信仰者,侵略、暴戾、邪惡是刻印在它們骨子中的印跡?!?br/>
  “它們是虛空軍團,它們帶來瘟疫、死亡與毀滅?!?br/>
  插著長.槍的墓碑開始抖動,從墓碑下鉆出一只巨大可怕的怪物。

  怪物身形近三米,人類的下肢,上身覆蓋著一層層外露的肌肉,甚至能夠清晰看見那些暴露在外的血管中流動的血液。兩根粗壯的手臂盡頭都長有一只碩大的眼睛,位于最頂端的兩顆人頭定格在死前猙獰驚恐的神態。

  “我這一生都在彌補我曾經犯下的過錯,我封印虛空異界,我尋找虛空軍團的足跡,我清除它們?!?br/>
  老杰克聲音悠長似在吟唱,法杖于他手中不過是一件擺設,他這個等級的人對付這些生物根本不需要動用武器。

  法袍長袖揮動第三下,怒吼著沖來的怪物被白光籠罩。

  “它們是狡詐的,它們不愿放過薩拉得這個虛空軍團從未涉足的地點,它們污染薩拉得,借用上古神的力量,在薩拉得灑下無數種子?!?br/>
  “它們最喜歡改造新生生命,它們將這些改造后的生命稱之為神仆,上古神忠實的仆人?!?br/>
  老杰克的目光停留在路易斯身上,“被改造后,他們已經不再是薩拉得的一員,他們即是虛空生物,哪怕此刻記憶沒有復蘇,他們依舊是它們,本性不會更改。成為神仆的那一刻起,它們的使命就是摧毀薩拉得?!?br/>
  明華擋在路易斯身前,隔絕老杰克冰冷意味不明的目光。

  既然老杰克如此討厭虛空異界的生物,為什么會收下種族是天使族的她,天使族不也來自于虛空異界嗎?曾經天使族也是虛空軍團的一員。

  老杰克低眼,“比如他已經覺醒的半身?!?br/>
  路易斯腦中一片空白,他聽不懂福波斯大人說的話,福波斯大人見他的模樣根本不像是小時候那般和藹,為什么?

  他害怕地抓緊明華的衣擺,唯有這樣他才能躲過福波斯無言的威壓之力。

  怪物身形逐漸化為灰燼,嘶吼聲完全被白光隔絕,四周一片寂靜,明華聽到老杰克口中輕聲低吟著她所聽不懂的咒語,怪物逐漸變為光點朝天空中飄散。

  “你該做出決定了,學生?!?br/>
  內心逐漸變得沉重的明華突然注意到老杰克的表情,他的臉皮在抽搐,就好像是……她在老杰克臉上見過這樣的表情許多次。

  ——在她被對方戲耍的時候。

  太愛你了等人醒來,見到的便是夜幕下星光點點,美的讓人不禁屏氣凝神,生怕自己的呼吸聲會打擾這幅美景。

  一想到那些光點來自于怪物的尸體,明華失去欣賞美景的心情。

  “學生,你是否愿意繼承這份力量?清除你身后的……這位神仆……”

  太愛你了他們看見明華護著路易斯,與一名老者對視,明華好像是一只炸毛的貓兒,抗拒老杰克遞來的黃金法杖,氣氛劍拔弩張,他們不明所以。

  發生了什么?

  為什么氣氛看起來如此嚇人?

  為什么明華身后的少年一臉受到打擊生無可戀的模樣?

  明華生氣地揮開老杰克法杖,沒好氣道:“別在我面前裝正經搞嚴肅,你都快憋不住笑了?!?br/>
  “哈哈哈哈哈哈……”老杰克捧腹大笑,他指著路易斯和另一邊的太愛你了、醉清風、翠星石他們,“學生你快看看他們的表情,我是會隨便殺人的人嗎?哎喲我好久沒碰到過這么容易上當受騙的新人了,他們比學生你好玩多了,一點也不像你,騙起來根本沒意思?!?br/>
  老杰克好不容易止住笑,余光瞥見幾人他又笑得停不下來:“哈哈哈哈哈哈他們剛才的表情能讓我笑一百年?!?br/>
  太愛你了、醉清風、翠星石等人:“……”

  這個惡劣的老頭子。

  明華無話可說,老杰克這種愛玩的性格,不分時間場合,她回頭想要安慰路易斯,卻看到了一尊快要風化的石像。

  “路易斯?”

  路易斯從未想過,記載在薩拉得歷史上的人物,尊敬的神眷官福波斯大人,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他小小的心臟,受到了大大的打擊。

  這個老頭子好過分的QAQ!

  明華和太愛你了安慰路易斯受傷的小內心。

  嗯?路易斯?醉清風他們豎起耳朵,是歐文要他們殺掉的路易斯嗎?

  問一下明華好了,他們剛打算起身,老杰克朝他們輕輕壓了下手指,他們立即趴倒在地上,頭幾乎嵌進地面里。

  老杰克輕描淡寫道:“不要想著動我學生的人?!?br/>
  明華輕聲道:“老師,他們是我朋友?!?br/>
  “……”老杰克身體一僵,“哈、哈,你們這些小孩心里想東西的時候想全一點直接一點行不行,真是容易讓人誤會?!?br/>
  他曲起的手指伸直,醉清風四人立馬站了起來,站得筆直,活脫脫四個正在軍訓的苦學生。

  他們四人:“……”

  為什么受傷的總是他們,這老頭子到底是個什么種類的變態??!

  奎爾斯城內的歐文沒有等來喜訊。

  他不明白,路易斯明顯無法抵抗那里的陷阱,他的同伴同樣實力不強,那同樣來自虛空異界的家伙并未覺醒,她不會察覺奇怪之處。

  可為什么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歐文等啊等的,終于等來了一個他不想見到的、活著的路易斯。

  以及四個他之前派去解決路易斯的傻憨憨。

  還有一個打扮邋遢比他還像城里乞丐的糟老頭子。

  歐文聽見路易斯開心道:“歐文,我知道你父母是誰啦!原來我們是一個媽生的!你是我失落多年的親弟弟!”

  我去你的一個媽,而且你才是我分化出來的啊混蛋東西!歐文沒想到路易斯真的找到了線索,他所籌謀的一切都是為了殺死路易斯。

  歐文垂眸,臉上看不出任何神情,他身后黑色如瀑布般的長發逐漸升起,他要殺死路易斯,毀滅這里的一切,讓上古神降臨凈化這個骯臟的大陸。

  歐文聽著路易斯興奮的聲音繼續,只不過這一次路易斯說的神神秘秘聲音極?。骸拔医o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神眷官福波斯大人哦!他是特地過來幫我們的!能解決我們的問題?!?br/>
  那個殺死無數潛伏的虛空生物的福波斯?他不是被引去精靈森了嗎?他回來了,他們在薩拉得的計劃該怎么辦?有福波斯在這里,他甚至來不及召喚上古神,當場頭就會被對方擰掉。

  歐文抬頭看見老者正在笑瞇瞇地盯著他,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身后發絲瞬間落下,他含羞帶怯地對路易斯道:“怪不得我總覺得和你那么親近,原來你是我哥哥?!?br/>
  知曉歐文真面目的幾人接二連三陷入沉默。

  這個歐文,有點東西。

  作者有話要說:  歐文:低頭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青海11选五走势图今天 福彩陕西快乐10分钟 辽宁11选5开奖结果 南京期货配资网 江苏福彩快三下载安装 极速赛车输了 河南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浙江十一选五五一定牛 福利彩票3d专业版 最准的全天重庆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