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50、被坑害而死的修真天才二十

  渡寒真君冷漠地看著站在比試臺上的云月璽, 云月璽的半邊身子全染上血, 她卻神情堅毅,沒有半點怯弱之態,她的容貌極其美麗, 但誰也不會認為她是空有其表。

  此時,渡寒真君終于理解為什么云月璽會成為云如煙的心魔。

  這女子性情堅韌, 哪怕只是水木雙靈根,也必定會在修仙一途有所作為??上Я?,她是如煙的威脅,那么自己就得親手為如煙掐滅威脅。

  渡寒真君冷冷道:“你的心魔, 干本尊何事?”

  他隨手結成一道印記,印記漂浮于空, 渡寒真君揮袖,此印記立時湮滅:“本尊不缺你一個弟子, 即日起, 你不再是本尊弟子?!?br/>
  他親手毀了師徒盟誓, 轉身欲離。

  渡寒真君麾下兩名弟子參加此次試煉大會, 云如煙和云月璽雙輸,他沒有再留下觀戰的必要。

  云月璽卻不管他的臉色,在渡寒真君毀滅師徒盟誓時, 也未露出一絲惋惜。

  她平靜地說下去:“我的心魔, 確實與真君有關。我幼時入凌云宗,拜入師尊門下,師尊天賦卓絕, 弟子自知天資鄙陋,承蒙師尊青眼,弟子發誓,定要回報師尊。自此,弟子尊敬師尊,未曾有半絲不敬。白日摘茶、夜晚奉香、可堪笤帚?!?br/>
  曾經,小小的云月璽在家里不得父母喜愛,她雖一廂情愿地喜愛父母,但人非草木,她也能感知得到,父母其實并不愛她。

  修真界常言,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云月璽以為,渡寒真君收她為徒,是喜愛她。

  她修煉之余,為渡寒真君尋露水泡茶,每晚在他的房間里點上清心香,如果誰說了她師尊半句不好,她便像小牛一樣,非要同人犟。

  渡寒真君離開的腳步不停,云月璽說的這些,他倒有些模糊的印象。但是,一杯清茶、一炷甜香,對渡寒真君來說可有可無。

  直到云月璽以非常平靜的語氣說出:“或許是我常去師尊房間的緣故,在荒月十四日時,弟子進師尊房間,看見師尊雙目赤紅,魔氣漸生,似要殺了弟子。師尊讓弟子快走,或者親手殺了師尊,弟子不愿,為師尊施清心咒,之后,為師尊煮了些清粥白飯?!?br/>
  渡寒真君聽到這時,腳步一頓,云月璽怎么會知道當天的事情?

  云月璽說的輕松簡單,渡寒真君卻知道當時的情況有多么兇險。他當時瀕臨入魔,如果對方不殺了他,等他出手,對方連還手的力氣都沒有。

  之后,他累極暈倒,對方害怕他的狀況會被有心人對付,更是待在隨時會入魔殺她的他旁邊,悉心照料。整個過程看似細水長流,但已經足夠那人死一百次。

  那人是冒著生命危險救他。

  渡寒真君下意識以為是云如煙告訴了云月璽這些事情,否則,如果是云月璽救的他,云月璽之前怎么不說?

  渡寒真君冷冷皺眉,回身正欲呵斥云月璽冒認功勞,就聽到有人驚呼:

  “她的耳朵怎么流血了?”

  “怎么流了這么多血?她怎么了?要找醫修來看嗎?”

  渡寒真君驚訝地看著鮮血從云月璽耳朵中如柱流出,起初是一只耳流出鮮血,馬上,兩只耳朵幾乎都像是灌滿了鮮血,赤紅的鮮血順著她白皙的耳垂滴落到脖子里,再度染紅整個肩膀。

  云月璽對這些血視而不見,她半點也不慌亂,繼續道:“此事弟子本并未放在心里,等師尊脫險后便離開,弟子天資鄙陋,自知必須抓住一切機會修習,直到弟子被家中父母逼迫,他們以他們的手段,讓我發了心魔誓,若我說出與此事有關的真相,便道基盡毀、肉身受地獄之苦,刻苦修習毀于一旦?!?br/>
  心魔誓?在場的所有修士都議論紛紛,他們很久沒見過這么毒辣的誓言了,沒想到會在一個小小女修的身上看到。

  這時,云月璽已經不只耳朵流血,連鼻下也流出血來,唇角掛著一線血跡,看起來十分可怖。

  這便是心魔誓中的肉身受地獄之苦?

  以往,渡寒真君一直拿云如煙當自己的救命恩人,云如煙還時常在他面前說起當日的情景,因此,面對這么大的差異,渡寒真君沒有立即反應過來。

  云月璽所在地面已經淌了許多血,她體內的靈氣激蕩沖撞,幾乎要毀了她的經脈。

  從她忍耐的表情,可以看出她此刻有多么痛苦,然而,即使如此,她的眼也黑黝黝的一片,不見半絲退縮。

  “此事后,弟子回了凌云宗。弟子那時多么天真,弟子想著,弟子始終是師尊的弟子,那日不管是否弟子救了師尊,都不會有太大影響。結果,是弟子錯了?!?br/>
  “從那時起,弟子就未曾得到師尊一塊靈石,一顆丹藥,師尊講道授法,也只讓云師姐聽,不讓弟子聽。門內有任何事情,師尊也只召集其他弟子,半點不叫弟子去,弟子愚鈍,以為弟子無用,不能幫師尊,自傷了許久。他們說,是因為我太討厭,惹了身為師尊救命恩人的云師姐不快,師尊才如此待弟子。弟子原本不信,師尊乃正道領袖,既然收了弟子做徒兒,又怎會如此?”

  如果渡寒真君不愿意教徒弟,為什么要收云月璽呢?

  哪怕云月璽只是個外門弟子,也能有半畝靈田看管,有一塊靈石做月俸。在渡寒真君手底下,她什么都沒有,在最脆弱的年紀,被師尊忽視,師尊的確沒有動手打她,也不曾呵斥過她,但軟刀子般的冷暴力,最是能割破人心。

  云月璽擦干凈臉上的血,卻怎么也擦不干,她擦一點,就流一點,仿佛源源不斷絕。

  “即使師尊以為弟子沒有救過你的命,你就能如此踐踏弟子?”

  云月璽低聲責問渡寒真君,說是責問,但她此刻模樣凄慘,而渡寒真君高高在上、衣衫整潔,誰都能看清楚此時誰強誰弱。

  渡寒真君無法面對云月璽的質問,云月璽此時受心魔誓反噬,更佐證了她說的都是真的。

  她之前救了他,因而被逼著發心魔誓,之后,他更是不顧師徒情誼,輕易踐踏了云月璽作為一個修士的努力。

  云月璽當初不顧生命危險也要救他,今日,同樣不顧生命危險也要和他斬斷一切。

  渡寒真君心中壓著的陰霾似乎更大,他面上的表情不再冷漠,反而有些微不可見的慌亂:“別再說了,你再說下去,心魔誓會殺了你,本尊信你?!?br/>
  他想朝云月璽走過去,云月璽卻往后退一步,抗拒之意非常明顯。

  “弟子原本想著,師尊嫌棄弟子實力低微,不教弟子功法,弟子認了。之后,弟子因容色鄙陋、性格內斂,被宗門里的大部分弟子欺辱,起初,他們經常將弟子打得一身是傷,弟子找了許多管事,沒一個能管。弟子想去找長老,可是弟子身份低微,長老們身份高貴,弟子連面都見不到。弟子走投無路之下,想向師尊尋求幫助,師尊避而不見,只差人告訴弟子,既受嫌棄,便少出門?!?br/>
  云月璽平靜的說出這些話,她的語調越平靜,這話就顯得越悲涼。

  包括渡寒真君在內的所有人都想著,她是積累了多少失望,才能對這些不平之事不報以任何表情,連眼淚都沒有。估計,眼淚早就流干了。

  其余宗門的人聽著更覺荒誕,門下弟子受了欺辱,居然管事不管,長老直接沒資格見到?弟子是宗門的新生力量,凌云宗是當真覺得自己家大業大,不想吸收新弟子了嗎?

  這試煉大會上匯聚各宗精英,背后是各個修真世家,想必,凌云宗這個名聲傳出去,之后再想招收天才修士,會難如登天。

  凌云宗掌門臉色難看,對管事長老道:“居然有此事?”

  管事長老一臉難堪,云月璽被欺負的事兒,他們也有所耳聞,但是云月璽背后沒有靠山,渡寒真君不管她,而她得罪的人是云如煙……誰愿意管這個吃力不討好的事兒?

  所有人都想著不要引火燒身,然后,造就了云月璽長達十數年的被欺負的宿命。

  現在,其余宗門弟子的臉色可以用難看來形容,很明顯,他們都不恥凌云宗的做派。

  渡寒真君也記起來了,當時似乎云月璽的確找過他,但云如煙當時在他身邊,云如煙對他說:“云月璽總是惹禍,既不會說話,又不會做事,每次都只知道出門給師尊惹麻煩,師尊要次次為她做主嗎?徒兒心疼師尊?!?br/>
  渡寒真君從云如煙的表情,察覺出云如煙的不情愿,他自從知道云如煙是他的救命恩人后,便想著寧負天下人,也不負云如煙。云如煙不喜歡他幫云月璽,那他不幫就是了。

  渡寒真君直接差人告訴云月璽少出門。

  現在,他才知道他錯得有多離譜。

  不說本是云月璽救的他,就說云月璽是他弟子,他也不該如此輕賤別人,害得云月璽抱著必死的心,也要說出真相。

  她定是受不了了,父母偏心、師尊偏心、宗門欺辱……所有的痛苦都堆到她的肩膀上。

  渡寒真君實在無法接受,他看著云月璽身上的那堆血色,就回想起自己入魔的那一夜。

  云月璽溫柔地用清心咒救了他,而他,親手締造了云月璽這一身的鮮血。

  如果不是他教云如煙怎么作弊,云月璽也不會落到這個下場。

  云月璽不像別人一樣有師尊支持,她全靠著自己,一路拼搏拿到天海傳承的名額,他卻因為云如煙的心情,輕而易舉地就毀了云月璽的一切。

  云月璽救他,他用這條被她救來的命,毀了她的一切,逼得她違背心魔誓。

  渡寒真君臉色蒼白、朝云月璽走去,他也是第一次碰到被心魔誓反噬的人,云月璽整個人都像從血里撈出來的一樣,讓渡寒真君害怕自己一句話,就能把她驚倒。

  渡寒真君小心翼翼道:“你別再說話……本尊信你,是本尊之前誤會你、輕視你……本尊重新收你為徒,也必定為你治好身上的傷?!?br/>
  云月璽沒有絲毫動容,不管渡寒真君對她是不屑還是現在的討好,都沒有改變她的態度。

  “弟子……不,我現在之所以說出這些,并非是貪圖渡寒真君的厚愛,真君的厚愛我曾經未曾擁有,今后也不會貪圖。我說出這些,是為了闡明離師離宗的理由。我未曾得師尊一塊靈石、一顆丹藥、居住在奴仆所在的側峰,真君名義上是我師尊,卻未曾教我一星半點,我離師,天經地義?!?br/>
  “而離宗,我被眾人欺辱,百般求助無門,宗門未曾護佑我半點,我離宗,也未有半點忘恩負義之舉?!?br/>
  饒是凌云宗的人也說不出云月璽半句不是。

  她寧愿花那么大的代價說出一切,也要離開宗門,從一個名門弟子變為散修,想必也是受夠了凌云宗的一切。

  凌云宗沒有護養她成才,反而是她修仙路上的攔路虎。

  “今日,我在此說出一切,只為償我心魔?!痹圃颅t渾身是血,但眼神前所未有的輕松,她道:“自今日起,我再也不用瞞著一切我不想瞞的,我的修仙路上坦坦蕩蕩,不必再被任何人欺負,哪怕道基盡毀,我也愿意?!?br/>
  這就是云月璽的道,一往無前、坦坦蕩蕩,只求無愧于心。

  她忍著渾身酸疼:“事情既已交托清楚,我這邊離開?!?br/>
  她托著疲憊的身軀和一身的血,準備走下比試臺。

  凌云宗這樣的修仙圣地,毀了云月璽所有修為,幾乎摧垮了一個修士所擁有的一切。

  渡寒真君心里空落落地看向云月璽,以他的修為,當然看得出云月璽是強弩之末。她七竅流血,今后別說仙途,連常人的體質都可能恢復不了。

  他害慘了她。

  如果他不那么昏聵,哪怕不知道云月璽是他的救命恩人,他只需要不打壓她,不教云如煙作弊,一切都不會走到這一步。

  渡寒真君邁出去一步,下意識想用靈力留住云月璽。

  一旁傳來一個破風箱般的聲音:“你還要對她用靈力???害得她還不夠嗎?你那法器斷人生機,你把法器給云如煙時,就該想到她有可能被法器所傷?!?br/>
  “何況,她還違背了心魔誓,我看她這具肉身都快毀了,你別說用靈力攔住她,就是隨手攔她一下,她這條命都會交待在這里?!?br/>
  拄著拐杖的袁別堂主出現在這里,他喝了一口靈酒,眼角有些紅。

  這老天爺啊,有時候就是那么不公道,好好一個小姑娘被欺負成啥樣了。

  渡寒真君沒被袁別堂主分走心神,他看向云月璽,的確,云月璽脆弱得隨時能倒下。

  他現在不知該如何是好,渡寒真君若是動手阻攔,可能會害死云月璽,若他不阻攔,則會眼睜睜看著云月璽帶著一身傷離開。

  渡寒真君從未有過那么躊躇的時候。

  這時,凌云宗宗主道:“攔住她,她在宗門受了委屈,我們怎么能虧待?”

  想也知道,云月璽就這樣走了,會對凌云宗的聲望造成什么影響,沒看到其余宗門的人看他們眼神都不對勁了嗎?

  排名前二十名的精英弟子,居然在宗門內處處受欺負,師尊不管,長老不管。

  這是把他們凌云宗的臉放在地上踩。

  袁別堂主道:“我在這個宗門里也是無用之人,今日,我算是舍了這張老臉,誰攔她,問問我罷?!?br/>
  “你們耽擱人那么久,現在人寧愿死也要離宗,算了吧,現在要補償,早干嘛去了?”

  “你們但凡有一絲師長之心,能成這樣嗎?”

  早干嘛去了?

  這句話就像扇在渡寒真君臉上,讓他說不出話來。

  云月璽現在意識已經有些模糊,幸好她這些天一直煉體,用靈力淬煉經絡和骨骼,加上有龍息保護,才沒立即死在心魔誓之下。

  她步子緩慢卻堅定,一步步地準備離開這個吃人的地獄。

  她這時可真算得上一窮二白,連自己趁手的武器,都被渡寒真君的刀給毀了。

  渡寒真君心中沉痛,想說話,卻沒有立場說。

  這時,一個女子的尖叫聲響起,是云如煙!

  凌云望面無表情,眉眼間帶著戾氣,抓著云如煙的肩膀把她推搡上臺。

  他力度太大,云如煙的衣服都快被扯壞了,她從未見過這樣的凌云望。

  云如煙驚叫起來:“師尊救我!”

  “啪”、“啪”兩聲,凌云望抽出劍鞘,在她臉頰左右各打一下,云如煙的臉頰當即腫得老高。

  凌云望冷冷道:“這種場合,怎么少得了你?”

  作者有話要說:  我做單子去啦,遲了幾分鐘,還沒寫完。感謝在2019-11-22 19:21:25~2019-11-24 00:08:09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貓大排 1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貓大排、牛奶木瓜銀耳羹 2個;陸人甲、卿卿、青瑤、煌煌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貓大排 4個;二碗、21653294、超級大的大萌逼、喵佑魚、東風有你、梧倒家、梅子酒、燈火闌珊、卿卿子衿、墨卿魚、鳴鶴、Mimeimmmmm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迎風小妖 180瓶;兔兔 150瓶;漁師力 140瓶;給你一個么么噠 80瓶;momo 76瓶;嘟嘟 71瓶;(*^﹏^*) 70瓶;妙源道君 57瓶;青衫 56瓶;瑾瑜、指環歸宿 50瓶;來自歐洲的咸魚、yoyoyo、DZYDJJ 30瓶;超級大的大萌逼、大明令令達 29瓶;L小黎 26瓶;茲游 22瓶;想不出名字好捉急、MH、圖圖 20瓶;WUYUNXIAO 18瓶;牛奶木瓜銀耳羹、我是阿嬌啊、心悅 15瓶;淺墨疏寒う 14瓶;板栗酥酥 12瓶;竹子懶懶、喵小販、仙人掌可以吃、LIN *、南語、陸人甲、集運于此、阿貍貍、kilymoon、晝泠今天又上課睡覺了、DAMER、time、米喬醬、沫沫的晚安、MOMO 10瓶;阿榮寶寶 8瓶;20701834、胖胖和尚豬、懵、別說傻話了快吃、安若淚、mecy、焦啊焦啊焦啊焦、橘子誒、臨記 5瓶;卿卿子衿、大白兔、有事燒紙 3瓶;MAY、九尾喵、QAQ、小樹姐姐、柒染 2瓶;…、陌流、玖、看書達人、39807639、白、夜栩Y、一顆葡萄、一百七十九、風天、夏默曉、Hilbert、老子萌得要死、傾茗、Kemoe醬、艾漫、祆魅、小雨、陸安鹿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