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119、成為真愛擋箭牌一

  “叩叩——”

  “叩叩——”

  云月璽被敲門聲吵得頭暈,她從床上坐起來,微微撫額,等著頭上的眩暈過去。門外的“叩叩”聲不疾不徐、平緩而穩定地敲門,就像不知道云月璽在睡覺,誓必要吵醒她才罷休。

  云月璽看了眼時間,才早上08:00,昨天晚上原主才去陸家的祠堂,以靈力鎮壓陸家祠堂里關著的妖獸,原主累了大半夜,凌晨04:00才疲憊回家,洗漱完大約到凌晨05:00,也就是說,距離云月璽上床躺下才3個小時。

  不到3個小時,陸家的傭人就奉陸母的命來叫云月璽起床,耍婆婆的威風了。

  云月璽指頭纖長,按壓幾下太陽穴,解解原身的疲乏。她聽著那聲聲入魂的敲門聲,沒有一絲去開門的想法,愛敲門?那就慢慢敲著。

  云月璽給房門施了一個“隔聲咒”,那如影隨形般的敲門聲立即消失不見。她耳朵清凈下來,開始探查這個世界的靈力。

  因為此方世界有人、鬼、妖,諸多奇異怪談,此方世界靈氣能被吸收,雖然不如修真界的靈力多,空中漂浮著許多雜質,但對云月璽來說也盡夠了。

  她閉上眼,開始吸收、運轉靈力,這個世界的捉妖人一般是靠言靈和體術捉妖,言靈也就是咒術符篆之類,體術則是一些外家功夫。

  而那些言靈之術在云月璽看來,就和法修口念的法咒差不多,只是法修能搬山倒海,這個世界的捉妖者沒有那么多的靈力支撐,只能驅鬼捉妖。

  云月璽準備慢慢將散在原身皮肉內的靈氣煉化成丹,她先一步步把分散的靈力聚攏,匯聚在每一條經脈里……等云月璽好不容易歸攏完體內靈力,她才有些餓,去洗了個澡后穿上衣服打開門。

  她解開門上的“隔音咒”,一打開門,就看到一個長得算是清秀的小女傭面帶薄怒地看著她。

  這陸家的小女傭名叫陳芷柔,喜歡原身的丈夫陸峻,她的媽媽之前就是陸家的女傭,所以,陳芷柔可以算是和陸峻青梅竹馬,她愛慕陸峻,陸峻有時候對她也不同,她便做了嫁進陸家成少奶奶的夢,等到原身嫁入陸家,她的夢一破碎,便恨上了原身這個“情敵”。

  陳芷柔平時沒少幫著陸峻的媽欺負原身,像是早上來敲原身的門,原身五分鐘不起她就敲五分鐘,十分鐘不起就敲十分鐘,擺明了對原身有意見,但她又不說出來,像一只癩.蛤.蟆一樣陰森森地躲在地面上膈應人。

  陳芷柔按著心底的怒氣,眼帶不馴地看著云月璽。

  云月璽斜她一眼:“怎么不敲了?以往不是我睡多久你敲多久?今天你怎么不繼續敲?”

  陳芷柔滿臉屈辱,以往云月璽只多睡十多二十分鐘,可是今天,她多睡了整整兩個小時,她一直敲門,敲到手背都紅了,里面都沒有動靜。

  陳芷柔看云月璽哪哪兒都不順眼,但是她身份不高,便生生忍下這個氣:“夫人,老夫人讓您去做早飯?!?br/>
  她面無表情道:“老夫人都餓壞了,夫人您再不起來,老夫人都要去找先生說今天這個事兒了?!?br/>
  先生指的就是陸峻,原身的丈夫。

  云月璽看著陳芷柔這副暗戳戳搬出陸峻和陸峻的媽來壓自己的模樣,她笑了笑,原身長得非常明艷,雖然因為太過操勞,臉色黃了許多,但云月璽這一笑,還是帶了些動人心弦的意味。

  她輕輕地笑著,繼而抬手,一耳光狠狠扇在陳芷柔臉上。

  陳芷柔被一巴掌扇蒙,她在陸家這么久,從來沒被這么打過,她面帶憤怒地看著云月璽。云月璽道:“老夫人餓了,我也餓了,你不去做飯,還躲在這里偷懶,你該不該打?”

  這個世界雖然也有了手機電視,但是捉妖師自成一界,捉妖師生存的地方風俗仍算是古老,比如陳芷柔的身份,陳芷柔的母親險些命喪于妖獸口下,被陸家長輩救下,之后,陳芷柔母親因為巨大的驚嚇失憶,在陸家做了女傭。

  她生下陳芷柔后,陳芷柔沒有捉妖師天賦,陸家仍然供陳芷柔上學、讀書,他們本想將陳芷柔送回到普通人居住的正常世界,但是,陳芷柔愛上了陸峻,甘愿待在陸家當女傭。

  這些日子來陳芷柔看著云月璽如何不受寵,如何被老夫人刁難,她心中暗自竊喜,認為她和云月璽是一樣的。結果,云月璽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把她扇回了現實。

  陳芷柔半邊臉腫起來,她差點身子顫抖,指甲嵌進肉里:“夫人,老夫人是要你親自做飯?!?br/>
  云月璽看著她眼里的怒火越來越多,反手又是一耳光,叱道:“樹挪死人挪活,我昨夜為著陸家操勞了大半夜,到現在一口水都沒喝上,我哪來的力氣做飯?你兩個小時沒叫醒我,就在我房門口杵了兩個小時,家里沒其他事情需要你做?”

  云月璽現在寒著臉,之前原身倒是善良溫和,便被人蹬鼻子上臉,人人可欺。

  在這種吃人的狼窩,越不講道理越兇,對自己越好。

  陳芷柔結結實實被扇了兩巴掌,她咬著唇不出聲,底下的陸老夫人聽到這上面的動靜,說是老夫人,陸峻的媽不過才四十多歲。

  她聽見動靜,皺著眉頭上來:“云月璽,誰準你打芷柔了?現在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時代,即便是我們捉妖界,也要懂得尊重別人?!?br/>
  云月璽恍然大悟“哦”了一聲:“原來你也知道現在是新時代,不是婆婆能隨便磋磨兒媳婦的時代了?!?br/>
  陸老夫人聽她說話陰陽怪氣,當即沉了臉。

  她指著云月璽道:“哪兒有你那么不孝順的兒媳婦?我不過是叫你起來做個飯,就成了磋磨你?”

  云月璽道:“你的意思是你沒磋磨我?”

  陸老夫人怎么可能承認自己磋磨兒媳婦,斬釘截鐵道:“沒有!”

  云月璽道:“那好,我也剛起來,今天早上吃什么,快點拿上來,我餓了?!?br/>
  她施施然往餐桌上一坐,拿起一份報紙看了起來,那份悠然自得,哪里有之前低眉順眼忙碌的模樣。

  陸老夫人使喚不動她,臉皮狠狠抽搐兩下。

  她道:“反了反了!媳婦兒比婆婆先上桌,我、我這就打電話告訴峻兒,看看他娶回來的是什么好媳婦!”

  云月璽絲毫不理她,已經看完報紙上的一份文章。

  陸老夫人已經氣得去拿家里的座機打電話,她只是作勢要打,實則哪里可能打,這些日子捉妖界不太平,各處的封印都有所松動。

  陸老夫人昨天和陸峻通了電話,陸峻凌晨兩點才休息,那傻孩子,多累呀,陸老夫人心疼陸峻睡不好覺,根本不想在早上打電話給他。

  她只是嚇嚇云月璽罷了,畢竟,她這個兒媳婦有多愛她兒子她知道。

  哪知,云月璽自四平八穩巋然不動,半點沒把陸老夫人的舉動放在眼里。

  陸老夫人見沒嚇到她,臉上的表情更為冰冷,她終于忍不住,一把把云月璽手里的報紙扯開:“你丈夫凌晨兩點才休息,你身為他的妻子,都不知道體貼他,還在這里看看看,有什么好看的?”

  云月璽一把將報紙扯回來,見已經被陸老夫人揉皺,有些字都不好看,便干脆一把把報紙揉成團,扔在陸老夫人臉上。

  “我凌晨五點才休息,也沒見他問我啊?!?br/>
  陸老夫人被報紙團這么一砸,深深覺得云月璽反了天,哪有兒媳婦這樣的?

  她氣沖沖道:“離婚!我要讓峻兒和你離婚,你嫁到我們家一年了,還是個不下蛋的母雞,我早就想讓峻兒和你離婚了,現在我就找峻兒?!?br/>
  她這次是真的氣到了,到處找家里的座機,想給陸峻打電話告狀。

  一旁的陳芷柔聽到這個消息,暗中發笑,她終于等到這一天,這個女人終于要滾出陸家了。

  陳芷柔見陸老夫人到處找座機,暗戳戳也想早點幫陸老夫人找到,她低眉順眼地從云月璽身邊走過去,想去把座機送到陸老夫人手里。

  云月璽冷冷起身,毫無理由地對著她的臉又是一耳光。

  “啪”一聲,陳芷柔被打得眼冒淚花,她再隱忍也受不了這種無緣無故的打,當即道:“你打我做什么?”

  陸老夫人一腔怒火也戛然而止,同樣莫名其妙道:“你又打她做什么?”

  云月璽冷著臉道:“沒點眼力見兒的東西,看見老夫人在找電話,也不知道把電話送到老夫人手里,反應也不知道快點兒?”

  陸峻的媽聽云月璽這么理直氣壯一說,倒覺得也是,她都氣成這樣了,陳芷柔怎么這么沒眼力見兒?

  她沉了臉,本來大清早的,陸老夫人就被云月璽氣出了一堆火,云月璽今天寒著臉,一點不知道尊老,跟個小畜生一樣,陸老夫人心氣一不順,再看哭哭啼啼的陳芷柔,便覺得晦氣。

  她喝道:“哭什么哭?還不快給我把電話拿過來!”

  可憐了陳芷柔本就是要去拿電話,先是被一打,再是被陸老夫人這么一罵,她心知現在陸老夫人在氣頭上,只是拿她撒氣,不敢頂嘴。

  云月璽卻在旁邊涼涼道:“電話就在你右手旁五步遠,這么大個體積你都看不到要等別人來拿,你也是夠不長眼?!?br/>
  這話一出,陸老夫人當即被哽得倒退兩步。

  “云月璽,你今早上吃錯藥了?”陸老夫人道,“你一會兒讓芷柔給我拿電話,一會兒又說我看不到電話是不長眼,你是不是有???”

  云月璽道:“她看你找電話不知道幫你找,是沒眼力見兒,電話就在你手邊你看不到,是不長眼,我一早上要看你們兩個犯蠢我也挺累?!?br/>
  她現在完全處于放飛自我的地步,陸峻要拿她當真愛擋箭牌,以為把她擺在家里她又能伺候婆婆又能幫忙捉妖,還能保護他的真愛。

  云月璽已經嫁過來,現在離婚倒是行,但她蹉跎了一年的青春如何辦?原主遭受的氣怎么辦?

  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事情,好好一個女孩兒被用得像個工具人。

  云月璽打定主意不讓姓陸的好過,這時候,陸老夫人已經找到了電話,她把電話捏在手里,撥出去號碼后,便對著電話那頭道:“峻兒,你不在,你這媳婦是要翻了天了,我早上就讓她幫忙做做飯,她就在家里又吵又鬧,連芷柔都被她打了,你再不回來,她下一個打的就是我!”

  云月璽冷笑一聲,劈手奪過電話:“陸峻!你娘說我是不會下蛋的母雞,明明是你那方面不行,你娘還在那顛倒是非,我過不了你們家的日子了,我要離婚!”

  陸老夫人、陳芷柔:……

  她們聽到了什么?陸峻不行?

  云月璽道:“如果你不是不行,我們結婚以來怎么就讓我守活寡?如果你是不愛我,那好啊,我這就回家告訴我媽,你當初給我媽怎么說的?你一定會對我好,現在碰都不碰我,陸峻,你等死吧?!?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