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二三九章 天機寶貝

作品:一萬年新手保護期 | 分類:武俠小說 | 作者:無籽甜瓜

  “哎……”

  一下子就把那掃地僧打飛了。

  林漫不禁愣住了。

  她扭頭看向林沖和韋應五,該是這么弱么?

  林沖和韋應五也是瞪大了眼睛,差點驚掉了下巴。

  這兩個月里,兩人在靈山之上,瞧著這十八羅漢,平日里病病歪歪、枯枯瘦瘦,一副半只腳踏進棺材的模樣。

  可一旦有哪個不開眼的,敢闖在大雷音寺,頓時變身成八塊腹肌的金身羅漢,嚎叫著擊殺來敵。

  林沖就不止一次見到,那金身羅漢像是綠巨人摔洛基一樣,把對手摔成肉泥,就算摔不死,大腳丫子糊臉,也能踩出個‘銀瓶乍破水漿迸’來。

  可現在怎么了?

  怎么就一招即死了?

  “我知道了!”韋應五忽得叫了起來,“看來破解這羅漢大陣的方法,非得是女人才行,和尚就是見不得漂亮妞……”

  啪!

  林沖一巴掌拍在韋應五后腦上,“忘了那個蛇妖了?”

  “對哦,一周前才有個蛇妖偷偷潛進來,結果被摔成蛇羹了?!表f應五掐著下巴疑惑不解。

  眼前這個,不止不是女人,卻也是個女蛇妖……林沖想著林漫的身份,肯定無關這個,真正的佛門,可不忌女性,觀音菩薩還時男時女呢。

  這時,林漫忽得發現異常。

  她手腕上的佛珠印,亮了起來。

  從虛影變成了真實的佛珠。

  而那個被她一記肘撞,撞飛在佛堂墻上、頹然而坐、眼看不活了的掃地僧,卻是盤膝坐地,一手指天一手劃地,托了個掌印,而后睜眼一笑。

  “阿彌托佛,卻是竺法蘭回來了?!?br/>
  “魔劫當世,竺法蘭以身相殉,求一個因果?!?br/>
  “如爾所愿……”

  說完這幾句話,掃地僧忽得身化金光,而一柱金光之中,只有一個卷軸飄在光中。

  “顯世之天機!”韋應五可不管什么前因后果,只是知道,終于看到一個顯世天機了。

  在韋應五的叫聲中,那卷軸忽得飆飛而出,直奔入林漫懷中。

  “師姐……”韋應五輕叫了一聲,滿是失望,想不想搶?開什么玩笑,他可是親眼瞧著這位師姐,把一位大妖打進油鍋里給炸了,而那鍋原本是給他韋應五準備的。

  卻見林漫拿著這卷軸,眼中露出疑惑之色,開口像是跟誰說話似的。

  “你是意思是……?”

  “噢,那這樣行么?”

  “不行啊……”

  “這樣呢?”

  “也不行?太沒用了吧?”

  “只能這樣,行吧行吧?!?br/>
  “拿到東勝神洲才起效果?”

  “哎,真沒用……”

  林漫說了幾句,那卷軸被她說的,好像很自卑似的,連顏色都淡了不少。

  “這是……天機?”林沖還是第一次見著天機顯世,不禁問林漫。

  “對,它叫功德榜?!绷致嗔艘幌戮磔S,隨手拋給了韋應五。

  天降驚喜??!韋應五難以置信得雙手將其抱起,震驚得看得林漫。

  “我還有實驗,就先走了,功德榜的用途,我會寫給704,你們只要記得一點,必須把它帶到東勝神洲,才會起效果,而帶它回去的人,也能得著一份五百年的功德?!绷致鲃菀?。

  “師姐~師姐~”韋應五忙著拉住林漫,跟瞧著主人不帶他出去溜彎的狗似的,“你再仔細說說,什么叫五百年的功德?”

  “功德就是修為,五百年的功德,給了你,就是憑空增加了五百年的修為?!绷致忉屃艘幌?。

  “憑空來的?”林沖驚訝了,這什么寶貝啊,能憑空化出功德來。

  “不是,功德榜是應這場天魔劫難生的寶貝,它所化出的功德,都是由消滅的天魔所化?!?br/>
  “在它出現之前,天魔可以無限降生,在它出現之后,天魔每降生一部分,一旦被消滅,就會轉化為功德,進入消滅天魔那人的體內,化成修為?!?br/>
  說完這些,林漫匆匆走了。

  啊……原來是這樣啊,林沖和韋應五明白了。

  功德榜就相當于一個轉換器,把消耗天魔獲得的功德,直接轉化成修為,灌入到滅魔之人體內。

  這寶貝可以呀……林沖驀然發現了徹底消滅天魔的希望。

  “五百年的修為~”韋應五則是一臉癡迷得抱著那卷軸,五百年豈不是可以成就元嬰,不,大膽一些,說不定能直接跨入神境!

  但……韋應五忽得看向林沖,“大哥,這功德榜只有一件,要不、要不我們手拉手,一起拿著進東勝神洲,到時一人二百五?”

  “我還以為你得全要呢?!绷譀_呵了一聲。

  “那哪能??!”韋應五立刻說,“我可是知道,這一路來大哥如何照顧我的,如果不是大哥,我得死了千百遍了,便是大哥把這五百年的功德全要去,我也、我也……”

  說到這,韋應五咬了咬牙,才說,“我也心甘情愿?!?br/>
  “行了,別發誓賭咒了,我不要這個?!绷譀_說,要修為,他家的金仙果又快熟了,那一顆果子得有個幾千年修為,還差這五百年?

  “大哥你究竟是啥身份???”韋應五早有預感,大哥不會搶他的,此刻有點竊喜,但更多的是疑惑。

  “不能說,說了你受不了的?!绷譀_搖著頭。

  “你說過,佛祖受不得你一拜,難道你是……”韋應五轉著眼睛猜測著,“你是地仙之祖鎮元子!”

  “不是?!绷譀_瞧著又過來一個掃地僧,看來這十八個掃地僧,就是大雷音寺的十八件天機寶貝,一旦世上有劫難,就可以來取上一件。

  就是不知西牛賀洲,現在已經妖魔橫行,人類過得那么慘,為啥沒有天機寶貝救他們呢?又或者還是當初謫仙們的漠視那般,純粹因為,不重視。

  眾生平等的意思就是,妖怪吃人,也無所謂么?

  天魔是外敵,一下界,倒是立刻勾出了一件天機寶貝啊。

  如此想著,林沖拉著韋應五,來到大雷音寺之外,隨手一指,那處土地便拱了起來,在韋應五驚訝的眼神中,一只仙氣飄飄的白鶴,立在了那處。

  “大哥……你這……?”韋應五都驚呆了。

  “我的座騎,上去吧,它送你回東勝神洲?!绷譀_對韋應五說。

  瞧韋應五的樣子,該是震驚于他這手憑空召物的手段吧,林沖想。

  但韋應五想說的卻不是這個,他顫抖著嘴唇,“那這一路來,我們過了無數大妖地盤,被抓,被打,被攆著跑,還差點變成鍋里的油餅,都是因為……”

  “哦?!绷譀_點點頭,“主要是因為我想四處轉轉,當時流沙鎮上船的時候,不是告訴你了么,我就是想來西賀牛洲轉一圈?!?br/>
  “哦……”韋應五木然爬上仙鶴,眼中的眼淚止不住的流,那是一種無可奈何的悲傷。

  林沖是說真的,這一路上,他開了不少眼界,也往大妖身上,系了不少紅線,西牛賀洲的地圖,算是開出了從流沙河到靈山的一條線,收獲很豐富,不是么?

  如果從一開始就叫骨鶴出來,馱著韋應五飛,那不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