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2、兩顆星星

作品:予我的星辰 | 分類:其它小說 | 作者:百里笑容

  時尚界的宴會廳布置得富麗堂皇,頭頂燈光如瀑,唯獨這一角處于浮華和喧囂之外,像是有什么力量將這片區域和外面的世界隔絕開來,更加襯托出了男人的高冷。

  沈千星怔怔地望著他,見他沒有理會自己,又喊了一句:“默琛?!?br/>
  她這次稍稍提高了聲音,對方這回聽見了,搭起來的一條腿放下,起身站起來。沈千星屏息凝神,還有點緊張,結果,男人轉過頭來的時候,視線只在她臉上停留了一秒,然后就越過她,沖不遠處的藍菲點了下頭。

  雖然席默琛沒有多看自己,沈千星還是抑制不住深陷于他容顏的致命吸引力。

  席默琛是個混血兒,亞麻色的頭發略長,天然帶了點卷,眉峰凌厲,眼窩很深,兩只澄澈的眸子里透著一抹微藍,如廣闊無垠的天空一般迷人。他個子很高,五官擁有東西方混血兒共同的精致感,下頜線格外優美,氣質沉著內斂,任誰被這樣一個帥氣多金的男人注視,都會心花怒放。

  藍菲看夠了戲,此時的心情十分愉悅,她舉起手里的包,紅唇湊過去,象征性地吻了一下,笑得千嬌百媚。她隔空向男人致意,心滿意足地走了。

  沈千星完全沒去理會藍菲,她的全部心思都在眼前這個男人身上,從頭到尾就沒移開過目光。凝視對方的時候,她雙眸都在微微發亮,臉上帶著笑,小聲打招呼:“默琛,你回來了?!?br/>
  席默?。骸班??!?br/>
  多一個字都沒有。

  沈千星被他冷淡的回應給打擊了,除了失落之外還有些許尷尬,兩個人截然相反的態度襯得她像是個卑微的下人。她抿了抿唇,沒想好怎么繼續話題,氣氛很快冷下來,席宣懿突然“哦”了一聲,對沈千星說:“怪不得鐘叔跟我說你要來這里,你是不是知道默琛回來了???”

  他饒有興趣地上下打量沈千星,笑得曖昧:“不過弟妹,你也太著急了吧?默琛只是路過順便來看看我,一會兒就回家了,你把人看得那么緊干什么?”

  席宣懿說的,好像沈千星是什么粘人精似的。她臉皮薄,情不自禁紅了臉,偷偷看一眼席默琛,男人聽了這話,倒是沒什么反應。她趁機解釋:“我不知道他提前回來了?!鳖D了頓,她放柔了語調,再次跟自家老公搭話,“默琛,你是今天晚上回來的嗎?”

  沈千星知道席默琛性格悶,平日話就不多,她這個臺階給的很明顯了,就是希望席默琛能跟自己交代一下突然回到S市的事。不管怎么說,她都是他的合法妻子,知道他的行程并不為過吧?席默琛這兩年多一直在國外忙來忙去,突然結束工作回來,這么大的事,她這個妻子都不知道欸。

  然而男人根本沒有這個自覺,他不但完全忽視了沈千星暗藏期待的眼神,還用十分公式化的口吻說:“M記的事我來處理,你不用管了?!?br/>
  不記得家里有老婆,倒記得M記漲價的事。

  沈千星胸口堵得厲害,再難掩飾失望的情緒,語氣也變得硬邦邦的:“哦?!?br/>
  這個“哦”字有太明顯的不滿,席默琛終于好好看了一回她,女孩眉目溫柔可嘉,經妝容修飾以后顯得越發明艷動人,無論放在家里還是帶出去,都是羨煞旁人的那種。只不過她這會兒明顯心情不好,眼神都耷拉下來了。

  席默琛語氣淡淡,對兩秒前的決定進行了補充和說明:“你的專業本就不在經商,剛畢業就被母親帶進公司做助理,這是為難你了?!?br/>
  沈千星沒吱聲。

  這個男人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就往她心肺管子里戳。雖然他說的句句是實話,但這話從他嘴里說出來,就格外令沈千星難堪??v然心里對他有千般寬容萬般喜歡,她也沒法表現得像從前一樣百依百順。

  席宣懿感覺氣氛有點令人不適,不過他對沈千星的事向來是看好戲的態度,也沒打算幫忙圓場,只想早點打發了她,于是插嘴:“默琛長途跋涉應該累了,我這里還有事忙,今天不回家里睡了。沈千星,你先陪默琛回去,讓他好好休息?!?br/>
  沈千星花了幾秒鐘平復心情,抬頭去看席默琛,剛好對上男人的視線。

  席默?。骸斑^來?!?br/>
  微藍的雙眸注視著女孩,魅惑之術發動。

  沈千星在心里反復告訴自己“他好討厭的”,兩只腳卻誠實地走了過去,乖乖站在他面前。

  席默琛微微抬高胳膊。

  沈千星注意到他的動作,卻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席默琛垂眸看她,不解釋,也不催。兩個人陷入謎一般的對視。

  過了一會兒,沈千星終于從這令人窒息的場面中反應過來,往側邊挪動了一小步,輕輕挽住他的胳膊。純手工定制的西裝摸起來質感很好,在如此近的距離,她還能嗅到從他身上傳來的淡香,冥府之路的尾調,有種奇異的緩和心情的效果。

  席默琛摸出電話,邊吩咐助理來接邊往宴會廳外面走,聲音很低,不是必要的話他就不會多說一個字。走了幾步,他感覺胳膊被人箍得越來越緊了,與此同時,耳邊傳來沈千星小聲的抱怨:“你走慢一點?!?br/>
  她個子嬌小,今夜來晚宴找人,踩的是十幾公分的高跟鞋,再加上身體不舒服,每走一步都很費神。席默琛本就足足高她一個頭,步子又大,長腿一邁開就不是依人的小鳥能跟上的。發現男人沒有顧及自己的覺悟,她只得牢牢抱著他的胳膊,生怕被落下了。

  席默琛放慢腳步,側過頭,輕輕瞥她一眼,問:“你沒吃飯嗎?”

  沈千星被他噎了一下,本想跟他爭論爭論,結果一抬頭就對上那雙迷人的藍眼睛,那兩抹微藍如水滴般澄澈透明,垂下來看向自己的時候,夢幻得不像話。她那一刻想說的話還沒出口就被遺忘在了腦后,幾秒后,男人收回視線,沈千星回過神來,但話題已經結束了。

  她有點氣,氣他,更氣自己不夠冷靜。

  不過席默琛雖然嫌她走路沒力氣,但沈千星說了讓他慢點,他還是聽了。兩個人走出宴會廳,低調的代步車從夜色里緩緩駛了過來。助理懷抱平板下車,將高跟鞋踩得又穩又快。她先向席默琛鞠了一躬,飛快拉開車門,然后就安靜站在一邊,夜風掀動她的裙擺,如一朵搖曳的鳶尾花。

  沈千星的視線不受控制地在助理身上來回打量,很明顯,對方個子比她高,容貌不輸一般小明星,全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子強烈的知性氣質?!鞍兹諌粜〗恪苯衲曜罨鸬目诩t用在助理唇上,很好地詮釋了這個色號為什么被稱作斬男。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雖然一身高定,但款式和顏色都偏保守,小黑裙讓她幾乎和夜晚融為一體。她今天代表公司而來,不愿在藍菲面前輸了氣場,特意用了一支深色口紅,想讓妝容看起來更成熟,但她現在有些后悔了。

  就這么一會兒工夫,沈千星的心情變換了好幾次。在她魂游太虛的時候,席默琛已經抽離了胳膊,在助理的引領下坐進車里。助理關了門,轉身看向沈千星,左看右看,不禁皺眉:“沈小姐,席總的外套呢?”

  “外套?”沈千星回過神來,她還真沒注意這個東西,“是不是落在里面了?”

  “我有十分要緊的公事向席總報告?!敝肀е桨?,神色略有幾分歉意,對沈千星說,“能麻煩沈小姐回去取一下嗎?”

  “好?!边@點小事不是什么問題,沈千星沒有多想,點頭應下。

  她重新回去晚宴廳,席默琛在車里坐了一會兒,聽見助理從前排上來了,側頭,在窗外看到一個漸行漸遠的小小黑影。

  他擰眉:“她干什么去了?”

  助理面帶笑容:“您的外套落在里頭了,太太回去幫您拿,還不讓我跟著?!?br/>
  席默琛聽了,臉上沒什么情緒,靠著背開始閉目養神。

  幾分鐘后,沈千星找到外套回來了,助理遠遠看見她,迅速下去幫忙,這回還殷勤地幫她拉開車門。

  這一來一回吹了冷風,沈千星的腦袋越發沉了,完全沒有跟男人交流的心思,一上車就自顧自找安全帶。她坐過來的那一刻帶來了些許寒意,席默琛睜開眼睛,轉過頭看她一眼,突然開口:“這個顏色不適合你?!?br/>
  沈千星:?

  “口紅?!毕≡u價完畢,又閉上了眼。

  沈千星:“……”

  好,他成功點炸了她的小宇宙。今天一整天發生的都是讓人不爽的事,沈千星忍了又忍,這會兒實在控制不住了??粗磉吋倜碌哪腥?,她趁腦袋正暈乎的時候,第一次當著他的面回懟:“怎么,我看起來像比你年長三歲的大姐嗎?”

  某個人剛好比她年長三歲。

  席默琛一動不動,他顯然聽到了,但沒有搭理她。如果沈千星觀察得足夠仔細,還會發現男人微哂了一下。

  她現在就感覺一拳頭打在了棉花上,這讓人很是氣餒。沈千星嘟嘟嘴,默默翻了個介于白眼和非白眼之間的微妙眼神,結果從后視鏡里看到助理驚詫的表情,她秒變無事發生的樣子,眼睛一閉,世界與她無關。

  司機眼觀鼻鼻觀心,等所有人坐好就開始出發。車子平穩地起步,沈千星靠在那兒,疲憊和倦意如潮水般襲來,她本來只打算稍微休息一下,沒想到直接睡了過去,還是死沉的那種。不知過了多久,她隱約聽到有人叫了自己名字,然后就在一片璀璨燈光的背景下看到男人清雋的側影。

  和在時尚晚宴不一樣,現在的席默琛就在她面前,觸手可及,每一根發絲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的。六樓的老宅燈火通明,透過窗戶玻璃照進來,席默琛坐在車里,半邊身子在光里,半邊在黑暗處,輪廓分明的臉部線條十分迷人。

  沈千星呆呆地看著他,還沒睡醒的大腦有些失神,有點分不清眼前所見到底是現實還是夢境。忽然,男人低頭看了眼腕表,十分冷淡地開口:“總共四十分鐘的路程,能睡三十九分鐘,比我年長三歲就這么虛了?”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