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10、十顆星星

作品:予我的星辰 | 分類:其它小說 | 作者:百里笑容

  車子緩緩開往席家老宅,沈千星坐在席默琛身邊,還覺得這一切很新奇。她偷偷觀察男人那張驚心動魄的俊臉,按捺住內心的歡喜,假裝十分淡定,仿佛對方來接過自己無數次的樣子,用很自然的語氣跟他拉家常:“你今天不忙嗎?”

  “加了下班?!蹦腥苏Z氣冷淡,不及她一半熱切。

  沈千星一點不介意他的態度,他接話了,這就是一個良好的開頭。她嘴角控制不住微微上揚,開心地說:“你工作這么辛苦,還特意來接我回家???”

  一不小心說話語氣就過了,好像在撒嬌。

  果然,席默琛轉過頭,輕輕看她一眼,并不打算接話,不僅如此,沈千星還從他的眼神里讀出了一點無語。為了不讓場面冷下來,她又找了另一個話題:“我剛剛出來得急,忘記跟三嬸說我回去了?!彼粗腥?,“默琛,你能不能幫我跟她說一下?”

  席默琛“嗯”了一聲。

  又沒了。

  車里安靜下來,但離家還有半個多小時的路程。沈千星打算再努力一把,試著跟他商量:“默琛,你下次來接我的話,可不可以提前告訴我?這樣你就不用在外面等那么久了?!?br/>
  席默琛似乎沒想到她會有這個請求,看向前排的韓莉可,語氣略顯玩味:“韓助理沒有通知你?”

  “有的有的?!鄙蚯且娝蝗徽覄e人茬,解釋,“但是……我不知道你什么時候到,下次能告訴我具體時間嗎?”

  “太太,我在電話里跟您說了席總九點會到?!表n莉可插話,語氣莫名,“是秀場環境太吵,您沒聽清吧?”

  沈千星一愣,她完全不記得有這回事???韓莉可只在傍晚給她打了個電話,說席默琛可能會來接她回家,還沒等她問清楚就掛了,全程不超過十秒。

  沈千星想反駁,卻發現席默琛正看著自己,他那涼涼的眼神和表情無聲地傳達了一個意思,仿佛在說,韓莉可作為一個高級助理,這種小事怎么會出錯漏?記憶力有問題的明顯是她。

  這讓沈千星原本到嘴邊的話又了咽回去。除了負責開車的司機,三個人都沒再出聲,各看各的,仿佛坐了一車木乃伊。

  回到家,傭人剛領著他們進來,席宣懿就從樓梯走下來了。他今天很閑,早早地回了家,這會兒正在打電話。

  “人已經到家了,我剛在樓上就看到車了?!毕策呎f邊走向席默琛,把手機遞過去,“默琛,我爸想跟你聊聊那個什么設計師大賽的事?!?br/>
  沈千星的耳朵豎了起來。

  她想了解這個比賽,以前跟在席總裁身邊,截止對方出國前,她還不知道三叔要舉辦設計師大賽的事,今天在秀場聽人提及,她心里有股隱隱的沖動。

  如果席默琛會參與這個項目,那她是不是可以……

  席默琛就走到一邊去講電話,席宣懿看沈千星傻愣愣地杵在這兒有點礙眼,說:“默琛和我爸有公事要談,你還在這里干什么?”

  席默琛聽見聲音轉過來,對上沈千星的目光,示意:“你先回房?!?br/>
  沈千星只好先上樓,陪席奶奶說了會兒話。

  席宣懿的父親席爍在席家排行老三,席夢格外看重這個弟弟,讓他做了藝術總監,負責全部設計工作,是席瀾品牌不可或缺的靈魂人物。席默琛跟他聊了快半個小時,回房的時候已經十點多了。他的手機在口袋里嗡嗡作響,“收購席瀾討論組”的兩個成員在深夜開著會。

  【陳?。篬圖片]】

  【陳?。航裉炷∪ソ铀倚⌒切橇税?,在門口被拍了,照片傳我這來了,小星星真漂亮啊?!?br/>
  【陳?。鹤尭邕^來瞅瞅,這兩個人站一起,默琛像不像那種拐賣未成年少女的變態?話說上次我就想問了啊,@席默琛你夫人有一米六嗎?】

  【陳恕撤回了一條消息?!?br/>
  【陳?。汗€挺恩愛的?!?br/>
  【蘇少爺:誰知道上車以后還有沒有話說了?!?br/>
  席默琛本來不想搭理陳恕那個神經病,但蘇讓的話勾起了他聊天的興致,他打字問:【你們平時跟自己女人聊什么?】

  【陳?。菏裁炊剂陌?,夫妻之間要多溝通才能增進感情,不然你把人家娶回來只是為了睡覺嗎?】

  【蘇少爺:嘖,摸著你們的良心回答這個問題?!?br/>
  陳恕的話讓席默琛陷入沉默。他和沈千星很少交流,除了性生活,平時連親密的接觸都很少有。兩年多了,他們一直相安無事。

  【陳?。鹤尭缒氵@是在拷問男人本性??!老實說吧,就算是為了睡覺,兩個人也要多溝通,營造氣氛懂不懂?默琛,你平時可以給小星星買點玫瑰花,準備個燭光晚餐什么的,人不開心了就送禮物,還有很重要的一點,要多關心女人心里想的事情,這樣她們就會有一種被寵愛以及你真的很在意她的感覺,把女人哄開心了,男人在床上也開心啊?!?br/>
  【蘇少爺:你說的頭頭是道,但學長可能會覺得有點復雜?!?br/>
  【陳?。核贾澜永掀呕丶伊?,不再是你認識的那個席少爺了,對現在的他來說根本就是手到擒來?!?br/>
  【陳?。耗?,你為什么不說話?】

  【陳?。骸?br/>
  【陳?。哼@樣,我教你招很簡單的,你知道女人每天都要擦身體乳吧?】

  席默琛擰著眉頭看他們聊天,眼前不覺浮現出一個掩在粉色紗帳后面的纖細人影,掀開簾子的剎那,兩條曲線優美的小腿出現在面前,女孩的杏眼眨啊眨,愣愣地仰起小臉望向他。

  他在記憶里搜尋,那時候沈千星手里好像是抓著一瓶乳液狀的東西。

  【陳?。耗憧吹剿诓辽眢w乳,要主動上去幫忙,如此這般這般如此,后面的不用我說了吧?要是還不懂,我只能請大家看毛片了?!?br/>
  ……

  蘇讓在那里笑,席默琛不想再跟他們扯淡,收了手機進房間。

  沈千星喜歡坐在床上擦身體乳,小腿一條直一條曲,身體弓著,擦得很專心。他進來的時候,她小聲地跟他打招呼:“你回來啦?!?br/>
  席默琛走到床邊,低頭看了她一會兒。沈千星在按摩小腿,過了一會兒,她覺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對勁,剛要問他看什么的時候,男人忽然將她手里的身體乳拿過去了。

  她有點錯愕。

  席默琛攤開手掌,往手心擠了一坨。

  ——啪嘰!

  他沒掌握好力度,一大坨乳液掉了出來,還是個便便的形狀。男人沒想過,這居然還是個技術活。他看看沈千星勻稱的小腿,陳恕說什么“去幫她涂”,他一點都不想。

  “別涂了?!彼f。

  沈千星一頭霧水,她只是在臥室里擦一擦身體乳,哪兒惹他了?

  “我不想吃到它?!蹦腥顺谅?,拿著瓶子進洗手間了。

  沈千星怔住,過了一會兒反應過來,臉頰慢慢變紅了。她拉過被子躺下,心想他什么意思,昨天不是剛做完……洗手間水聲嘩啦,席默琛在洗澡。沈千星打算問問他關于那個設計師大賽的事,強撐著精神玩了會兒手機。

  十分鐘后,她兩個眼皮打架,實在支持不住了。席默琛洗完澡出來,看見她都睡著了。沈千星整個人裹在絲滑柔軟的真絲被褥里,鼻子微微翕動,淺淺地呼吸著,手機滑落在枕邊,跟讓人操心的小孩似的。

  席默琛走到床的另一邊,動作很輕地進了被窩,順手把沈千星的手機撈出來,發現她又在玩那個游戲。她把世界毀滅了,全屏幕都變成了象征瘟疫的血紅色,彈出的窗口顯示兩個大字:“勝利!”底下還有一行小字:“席默琛的腹肌成功滅絕地球上所有生物?!?br/>
  席默琛垂眸看在枕邊呼呼大睡的女孩,心里感覺很微妙。昨天不是暗戳戳罵他狗男人?是不是被發現以后就心虛了,又假惺惺地拍他馬屁?

  這丫頭真是……

  “哄我呢?”他低聲問。

  沈千星睡得很熟。

  席默琛關了燈躺下,過了一會兒,伸手攬住女孩的腰。

  次日清晨,沈千星睡著睡著就感覺不太對,身上像壓了什么重物,不自覺開始喘息。她睜開眼,在晨光熹微間迎上一雙微藍的眸子。房間被厚厚的窗簾遮擋住,這雙眼睛在晦暗的光線里有幾分朦朧和迷幻,男人十分鎮定地看著身下的沈千星,動作沒停,好像在辦公室簽文件一樣自然。

  “我今天出差,四天后回來?!彼f。

  沈千星有點懵,所以……這就是大早上蹭她的理由?他前天晚上應該很盡興,怎么這次管不了一個月?她張張口,發出的卻是令自己面紅耳赤的聲音,窘迫地想換個姿勢,只聽男人低聲:“別動?!?br/>
  沈千星被弄得不太舒服,不聽話地掙扎,席默琛被她弄煩了,干脆把人翻過去,從后面壓住。

  灼熱的呼吸傳至沈千星耳邊,輕易染紅了她的耳尖,他聲音很有磁性,夾雜著幾分情動的嘶?。骸袄蠈嵰稽c,我負責動就行,乖?!?br/>
  沈千星本來是想罵他的,但這個趴著的姿勢讓她呼吸困難,還莫名其妙被他最后那個字安撫了,惱的是,這一瞬間的遲疑徹底讓她不能再說話了。

  男人晨起的精神特別好,不知過了多久,他終于意足地從她身上起來,收拾收拾出門。沈千星又疲憊地睡到了大中午,那會兒席默琛早飛去了G市,琳達還沒起,她陪席奶奶用了午餐,然后去黃馥雯的工作室。

  接下來的幾天,沈千星像陀螺一樣轉來轉去,陪琳達去富太太們的聚會、購物、SPA,還抽空完成了女明星定下的那套禮服。完工的那天,黃馥雯見她臉色不太好,建議:“你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沈千星站起來的時候頭有點暈,經她提醒才想起要去復查一下腦袋。外面飄著雨,她想了想,還是打車去了上次的醫院。

  G市那邊,開完會的席默琛走出來,眉宇間略微有幾分倦意。韓莉可和十幾位被精挑細選出來的骨干緊隨其后,男人側過頭來,問:“沈千星還沒聯系上?”

  韓莉可:“打她電話不接,不知道在忙什么?!?br/>
  席默琛皺眉,伸手,讓韓莉可把手機拿過來。他示意眾人等一下,獨自走到窗邊,聽了一會兒嘟嘟聲,在他耐心耗盡前,對面接了。

  “韓助理?”沈千星那邊的環境很嘈雜,聲音很輕,“有什么事嗎?”

  男人十分不悅:“是我?!?br/>
  沈千星愣了一下,這時護士出來喊:“34號!進來看醫生了?!?br/>
  席默琛的臉色沉下來:“你在哪兒?”

  五分鐘后,他收了手機,大步走向等候的眾人。大家見他表情似乎有些不太對,心里都有些緊張。席默琛走到隊伍最前頭,神色不善地盯著韓莉可。

  “韓助理,我太太上周出車禍的事,為什么我不知道?”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