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23、二十三顆星星

作品:予我的星辰 | 分類:其它小說 | 作者:百里笑容

  席默琛從她的眼神里讀出了一點類似“你來干什么”的信息, 但他無視了,還往她耳邊湊近了點, 又恰好控制在不會讓女孩出現生理性反感的距離, 用打商量的語氣說:“三百萬的賭注呢, 我想貢獻一點建議, 你看可以么?”

  第二次,可以么?

  這男人可從來沒有在任何事情上征求過她的意見。

  沈千星還在愣神間, 紀云熙看著又一次出現在沈千星身邊的席默琛,臉色大變:“席少爺……”

  這是設計師的茶話會,他怎么會來?又怎么會……用這么溫柔且小心態度的面對沈千星?他們都分居了, 私家偵探告訴她,沈千星被席家送到一處閑置的別墅, 跟被打入冷宮沒什么兩樣。

  席默琛的態度在看熱鬧的眼里,又是十分不解和好奇。紀云熙信誓旦旦地說席家把沈千星趕出門了, 現在一看席默琛對沈千星的樣子,這不是把女人趕出家門,而是對老婆謹慎小心怕被惹對方生氣吧?

  就男人這個溫柔親密的樣子,他們想知道究竟是誰在傳沈千星被席家厭棄的謠言……不過片刻,大家看向紀云熙的眼神就變得微妙了。

  她是不是真在心里以為只有自己能做席太太, 所以什么話都說得出口?

  正想著, 席默琛眼神淡淡地看向紀云熙, 語氣機械而冰冷:“紀小姐,你表姐是我妻子,按理你應該稱呼我為, 表姐夫?!?br/>
  紀云熙看著他,這個男人是沈世玲幫她在高中時候就定下的目標,見到本人之前,她只見過一張模糊的側面照片,成年不久的席默琛皮膚精致得不像個男人,藍藍的眼睛深邃動人,還是少女的她一下子就被迷住了。她知道嫁豪門是為了利益,但如果有個豪門公子是席默琛這樣的,她一百個愿意!

  可是,她肖想了千萬遍的男人從來沒有屬于過她。就連現在,他都和沈千星分居了,卻還是一副要維護對方到底的樣子。紀云熙受不了了,冷笑道:“表姐夫?你們不是……”

  “我惹你表姐生氣了,她不太理我?!毕〈驍嗨脑?,目光重新回到沈千星身上,像是說給在場的人聽,又像是說給當事人聽,語速很慢,每個字都值得推敲,“但她還是我妻子?!?br/>
  沈千星對上他的眼神,面無表情地想,這是在暗示嗎?想威脅她不要透露離婚的丑聞?

  她轉開視線,無視了這個話題,自顧自說:“我不會聽他的?!彼蚨ㄖ饕?,心一橫,按下了紀云熙那邊的牙齒,同時閉上眼睛,看那排牙齒會不會落下來。

  兩秒鐘,沈千星提心吊膽,全場鴉雀無聲。

  她小心翼翼地睜開眼睛,發現鯊魚玩具一動不動,有些后怕地把手縮回來。

  席默琛似乎有些遺憾,自言自語地說:“原來我猜錯了?!?br/>
  沈千星忍不住橫他一眼,這個男人,突然跑過來裝什么裝?幸好她沒聽他的鬼話,不然就被害慘了。

  席默琛目不轉睛,將她的一系列眼神和表情全部收進眼底,不知怎么的,他勾起唇角,輕輕地笑了下。

  被她嫌棄了。

  好像上回也是。

  但他并不覺得失落,相反,他這會兒感覺比前幾天輕松了很多,好像有一團遲遲發泄不了的煩躁被她一眼瞪沒了,取而代之的是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少許安心。

  “到你了?!鄙蚯菍o云熙說。

  紀云熙的表情徹底變了。

  她看看那個紋絲未動的鯊魚嘴,再看看一副劫后余生模樣的沈千星,氣得嘴唇顫抖?,F在所有人都等著看她的好戲,面對那一束束或嘲諷或譏笑的目光,紀云熙胸口劇烈起伏著,感覺自己像個小丑一樣,出盡洋相。

  另一邊,琳達伸長脖子看了半天熱鬧,冷哼一聲坐回來,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終于,姚夫人笑瞇瞇地把后面半句話說完:“我就說嘛,要是你們家默琛真跟沈小姐分了,怎么會主動來找我要茶話會的邀請函?!?br/>
  聞言,琳達瞪圓了眼睛。

  就為了一個沒錢沒勢又眼高于頂的女人,默琛他……也太慣著沈千星了!現在好了,這個女人明顯騎到他頭上去了,恐怕以后會更加沒規沒矩,不像個名門太太的樣子。

  她們這邊說著話,紀云熙終于受不了被所有人嘲笑的壓力,她怒視著沈千星,狠狠跺腳:“??!”

  沈千星被她尖細的嗓子震得耳膜疼,提醒她:“紀云熙,我要的不是尖叫,是道歉?!?br/>
  席默琛伸手把桌上的鯊魚拿過來,按下最后一顆牙齒,啪嗒一聲輕響,上排利齒落下來。他一動不動,手指還留在那兒,因為有了心理準備,所以并未被嚇到,況且這種玩具其實不會真的給人造成多大疼痛。

  他保持著那個被鯊魚咬的姿勢去看紀云熙,正好對上她驚懼的目光,便說:“她要的不是你看我,是道歉?!?br/>
  被那雙微冷的藍眸盯著,紀云熙只覺得有一股難以言喻的壓力落到頭頂。沈世玲教了她千萬遍,不要得罪那些地位比她們高的人,所以……即便沈千星一無所有,出身比自己還不如,但有席默琛撐腰,她就得向對方低頭。

  “我……我對不起沈千星,是我……一心想取代她嫁給席家的少爺,所以三番兩次找她麻煩,我用我母親沈世玲的名義發誓,以后不會再故意出現在她面前?!奔o云熙咬著牙說完這些話,狠狠剜了一眼沈千星,怒道,“這樣你滿意了吧?!”

  沈千星沒什么反應,默默地加了一句:“別忘了去外面游泳?!?br/>
  紀云熙這輩子真是恨死她了,尤其看見她這副洋洋得意的樣子,恨不能把她的臉撕爛!然而,她現在被在場的人當個自打臉的笑話看,這事兒傳出去,整個圈子都會知道她的丑事。她根本無力和席默琛正寵著的沈千星作對,只好用力推開眾人,閉著眼睛沖出門外。

  撲通!落水了。

  至此,眾人像看足了一場好戲似的,心里那股隱秘的癮頭終于得到滿足,紛紛散去。席默琛側頭看身邊的女孩,然而對方的注意力并未在他這邊,確認紀云熙踐行賭約以后,她就將剛剛那種伸出小利爪的樣子收斂起來,左看右看,就是不看他,找到個空隙溜走了。

  席默琛凝視著她遠離自己,最終沒上去打擾。

  茶話會后半段,姚夫人請各位設計師參與品鑒剛剛學成歸來的兒子的作品,不用說,大家都知道這是賣面子的環節。席默琛坐在一眾富二代身邊,側頭問帶進來的新助理李淮:“我太太欣賞哪件?”

  李淮老老實實混進設計師堆里偷聽,回來打小報告。

  席默琛扯了扯領帶,面無改色給了個數:“訂了?!?br/>
  不久,沈千星聽說他花大手筆訂了件衣服,剛好是自己覺得不錯的,心里有點微妙。

  除了中途的小風波,茶話會總體氣氛還不錯。這天最幸福的就是姚夫人,來賓給足了她面子,被大家哄得飄飄欲仙。散場的時候,她格外關注席家一行人的動向,撤了原先安排的司機,一路把沈千星送進席默琛車里。

  席默琛自那天晚上靠著對沈千星身體的幻想紓解了欲/望以后,感覺自己智商突然暴漲,知道沈千星今天會出門,他換了輛沒開過的車。

  沈千星坐進來才看到他,第一反應就是要下去,然而司機立馬鎖了門,發動引擎,上路。

  “又跑什么?”男人正襟危坐,淡淡地說,“我送你回去,這也不行?”

  沈千星的腦袋往他那邊稍稍轉了一點,很快打住,再也不看。

  席默琛余光一瞥她木偶般的僵硬坐姿,以及就差沒把生氣兩個字寫在臉上的表情,莫名覺得好笑:“你又在罵我?!?br/>
  不是疑問,是肯定的敘述,還帶著一絲淡淡的嘲諷。

  沈千星跟沒聽到似的,別過臉看外面飛速掠過的風景。

  車里很安靜,席默琛能聞到從她身上傳來的淡香,有些陌生,她果然換香水了。

  無人區玫瑰。

  溫柔,冷冽,配一只急了會咬人的兔子。

  其實分開了不長時間,但席默琛覺得很久沒和她這樣一起坐在車里了。以前兩個人一起回家的時候,她也經常不說話,那時候席默琛的注意力并未全部在她身上,所以也就沒發現,原來身邊人的沉默和冷淡會在人心里造成這么大的疙瘩。

  靜謐的氣氛隨著車子開出十幾分鐘,被男人的再次開口而終結。

  “剛剛罵我什么了?”

  沈千星不知道這個人的腦回路為什么如此清奇,有時候像被隕石堵住,一條路沒通就轉個頭自顧自狂奔八百里,有時候又很執著于一個問題,慢悠悠地非要把事情說完。

  沈千星決定給他個痛快:“陰魂不散?!?br/>
  席默琛正色道:“我現在依然是你丈夫,而且我沒有死,找你談了幾次話,就被你定義成陰魂不散的惡鬼,星星,這不公平,下次不要這樣罵我?!?br/>
  “把我放到小區門口就行了?!鄙蚯菍λ緳C說,末了,她突然回頭看著一本正經的席默琛,“你剛剛叫我什么?”

  “星星?!蹦腥碎L腿交疊,稍稍側過頭賜予她對視的目光,一副大少爺的做派。

  “我聽別人都這么叫你,難道我不能?”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重庆时时专家在线人工计划 pk10技巧 稳赚买法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一定牛 大乐透彩票下载安装 广东快乐十分出号软件 河南省体育彩票官网 360配资 广东快乐十分一定牛开奖结果 排列五论坛交流区 三明期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