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24、二十四顆星星

作品:予我的星辰 | 分類:其它小說 | 作者:百里笑容

  “刺啦——”剪刀劃破膠帶, 沈千星麻利地拆開個快遞箱。自從前兩天在茶話會碰見席默琛,她剛剛平復下來的心情又被攪煩, 就在工作室貓著, 黃馥雯看她實在太悶, 約她今天出門去看畫展。臨出門前, 沈千星去把近日買的快遞抱回來。

  門口傳來一陣鈴聲,她放下剪刀, 從貓眼里一看,頭發半數花白的老管家站在她門口。似乎知道她故意躲著席家的人,鐘叔淡定地在外面催促:“少夫人, 請開一下門?!?br/>
  沈千星見他這樣,知道他不會輕易離開, 只好開了門。

  鐘叔拎著幾個大箱子站在門口,對她說:“少夫人, 你上次搬走的時候留下了很多衣服、香水、鞋子、包,我給你送過來了?!?br/>
  沈千星看看地上那幾個大箱子,又看看鐘叔一臉漠然好像不太情愿來找自己的樣子,問:“席默琛讓你來的?”

  老管家沒吱聲。

  沈千星:“他最近是不是吃飽了沒事干?”

  “……”鐘叔神情嚴肅,“少夫人, 一個女人怎么可以在外人面前這樣說自己的丈夫?!?br/>
  沈千星無視了他的訓教, 指著那些箱子說:“這些東西價值太高, 你還是拿回席家吧,我不要了?!?br/>
  “這些都是你的東西,就算你和少爺真的離婚了, 也是要交還給你的?!辩娛孱D了頓,說,“如果你堅持不肯要,可以親自跟少爺說,不過你要先把他的電話和微信從黑名單里放出來?!?br/>
  沈千星蹙眉,這話聽著怎么像是席默琛讓鐘叔來要她的通訊方式?她打定主意不理這個家伙,當著鐘叔的面帶上門,順便給保安打了個電話,頭也沒回地走了。

  一把年紀的鐘叔被晾在那里,氣得吹胡子瞪眼,不一會兒保安過來趕人,看見業主的老管家杵在那兒也傻眼了。

  沈千星按約定時間趕到畫廊,那邊黃馥雯在等了,看見她來,忙招手:“幫我在入口處拍幾張照,我要發微博裝逼?!?br/>
  沈千星照辦了。黃馥雯發完微博,兩人一起進了展館,漫無目的逛了一會兒,忽然聽沈千星問:“你有沒有離婚的經驗???”

  “對不起,我連結婚的經驗都沒有?!秉S馥雯狂笑,“干嘛,你跟席默琛分割財產的時候出問題了?”

  “我哪有什么財產啊……”沈千星皺眉,“我就是覺得,他好像打定主意要反悔了?!?br/>
  最明顯的一點,就是席默琛對她的態度變化,比分居前上心多了。他明明是個大忙人,幾天見不著人影,跟她說話的時候,仿佛多說一個多余的字就會損失幾百萬,最近兩次丟下工作來找她,一副要讓她回心轉意的樣子。

  但,讓她回去又有什么意義呢?席默琛并不需要她這個妻子。

  黃馥雯也很不解:“我不明白,他以前對你又不好,你們兩個也沒什么感情,他為什么揪著你不放???”

  “我不知道,他……又不喜歡我?!鄙蚯钦f著聲音就低了下去,心里一陣酸澀。

  “他是不是怕離婚的消息傳出去,會對公司股票造成影響???”黃馥雯想到一個理由。

  “這倒是有道理?!鄙蚯钦f,“但我們可以悄悄地離啊?!?br/>
  “那你找律師催他?!?br/>
  沈千星點點頭,上網查了一下離婚相關的東西。黃馥雯怕她沉浸在負面情緒里,給她看上次在酒吧玩架子鼓的視頻,說:“快看,網上好多人夸你帥?!?br/>
  她只拍了沈千星的背影,底下很多評論,還有人機靈地問:“是不是上次來直播間的小姐姐???”

  “這個小姐姐聲音聽起來嬌滴滴的,會化妝又溫柔,還有這么帥氣的一面,媽媽,我喜歡她!”

  “那個520呢,快把人喊過來,你有情敵啦哈哈哈哈!”

  沈千星看了評論,被那些彩虹屁逗笑了。正聊著,她突然被角落里的一幅畫吸引了,忍不住走過去細看。沈千星看得出神,沒注意身邊有人靠近,直到有個溫潤如玉的男聲傳過來:“小姐喜歡這幅畫?”

  她轉過頭,對方年紀不大,目測不會超過四十,眉眼溫柔,風度翩翩,有一種藝術家的氣質??吹剿D過來的剎那,對方愣住了,盯著她的臉細細打量。

  沈千星有點不好意思,指著畫上的風景說:“這是奧爾索普莊園,戴安娜王妃的故居,這個湖就在莊園旁邊。我以前讀大學的時候去過一趟倫敦,也用素描本畫了這個地方,真奇妙,我和這位畫家居然選了一模一樣的角度?!?br/>
  “我能看看你的畫嗎?”對方似乎很有興趣。

  “送人啦?!鄙蚯怯悬c臉紅,“我是自學的素描,水平不行,和畫家不能比?!?br/>
  對方溫和地笑了笑,伸出手:“認識一下,我叫夏栩?!?br/>
  “沈千星?!?br/>
  夏栩剛握住她的手,聞言,力道突然加重,他盯著沈千星的眼睛,問:“沈?”

  沈千星見他文質彬彬的,沒想到會這樣冒失,趕緊把手抽出來,點了下頭。夏栩自知唐突,忙說“抱歉”,又忍不住問:“沈小姐是哪里人?”

  沈千星含糊地說:“就是S市人呀?!?br/>
  夏栩察覺到了女孩的地方,不由再次道歉,換了別的話題,沈千星漸漸放松下來,跟他聊了一會兒。黃馥雯并無多少藝術細胞,看畫的時候心不在焉的,陡然看見沈千星和一個男人站在一起,男俊女靚,而且男方看起來很平易近人的樣子,吃驚地想:“桃花運就來了?看來以前席少爺很擋人運勢啊?!?br/>
  快逛完的時候,沈千星過來找她,說:“那邊有位夏先生想請我們吃飯,你愿意去嗎?”

  黃馥雯意味深長地笑起來:“當然……去啊?!?br/>
  *

  席瀾集團,寫字樓高層。

  三位西裝革履的經理從辦公室出來,長舒一口氣,大步離開了。小徐目送他們走進電梯,壓低聲音對李淮說:“看他們的樣子,好像沒挨罵耶?!?br/>
  “你緊張什么?”李淮笑笑,“做錯事的又不是你?!?br/>
  “哎呀,因為我要去給席總送東西?!毙⌒煦卣f,“你不知道,他這幾天發脾氣的次數比以前多多了,我每天都膽戰心驚的?!?br/>
  為什么一個那么帥的小伙,脾氣卻這么暴躁呢?

  小徐嘆氣,把精心包裝好的袋子拿出來,進辦公室之前被李淮攔下,對方遞來一個平板,說:“幫我把這個給席總?!?br/>
  小徐把東西都帶進去了,對正在辦公的男人說:“席總,您的圍巾洗好了?!?br/>
  席默琛停下筆,看一眼她手里的袋子,問:“洗了幾次?”

  “四次?!毙⌒靹幼骱茌p地把東西放桌上,順便把平板遞過去,“李助理讓我把這個交給您?!?br/>
  席默琛讓她出去,把平板拿過來,看見上面有個網站,banner圖上顯示了品牌的名字:sun&star。

  ……還有網站?

  席默琛不禁翹起了嘴角,瀏覽了一遍網站內容,原來在他不知道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沈千星設計過很多作品。網站展示了部分設計師比較滿意的成衣,最顯眼的就是那件火焰裙,那個明星用完就把它還回來了,禮服底下顯示如果需要可以聯系工作室,而其他的衣服全部被標了“已售”。

  這個網站設計得并不專業,以席默琛的敏銳度,一眼就看出這個銷售量有問題,但他還是覺得……很有意思。宣傳圖的那些模特除了趙蔓和黃馥雯,其他都很假,但沒關系,品牌雖然小,只要膽子大,總統都買它,還會吹牛呢沈千星。

  席默琛不禁摸出手機,然而他還待在對方的黑名單里。聽到機械冰冷的系統聲,他收斂了笑意,把手機放下,繼續滑動網站頁面,看見一條眼熟的圍巾。

  他頓住。

  “你為什么要把圍巾給你的助理?”她說,“你知道嗎?那是我送給你的?!?br/>
  ——那是我親手給你做的。

  坐不住了。

  席默琛拎起袋子,取了手機鑰匙出門,兩位助理立即站起來,小徐猶猶豫豫地開口:“席總,太太的離婚律師打電話來了……”

  男人猛地停下腳步,倏然回頭,眼睛瞇著,語氣十分冰冷:“……什么?”

  小徐低下頭作鵪鶉狀。

  席默琛緊緊捏著手里的東西,怒道:“讓他滾!”

  他下到停車場,直接把車開到沈千星住的小區。夜幕降臨,路燈依次點亮,郊區人煙稀少,來往的車輛和人流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小區門口,女孩從一輛豪車里下來,和她一起的還有個陌生男人。

  兩個人面對面說了點什么,沈千星微笑著沖對方揮手,轉身走進小區。

  席默琛把車停在路邊,兩只手緊緊抓著方向盤,微藍的眼睛盯著那個背影,幾乎泛出血色。

  她曾全心全意為他付出,現在……真的鐵了心要拋下他?

  不,他不允許。

  沈千星剛走到別墅門口,耳邊傳來一個森冷的聲音:“沈小姐,我們的離婚手續還沒辦完,你知不知道,你剛剛那樣做是在給我戴綠帽?”

  她詫異回頭,看見男人一步步走上臺階,向她逼近。夜色里,那雙藍眸沉得可怕。

  沈千星愣了一下,想到自己剛從夏先生的車里下來,微微蹙眉。她只是坐別人的車回家,又沒有和男人進酒店,也沒看男人大腿,這算哪門子綠帽?再說了,離婚手續沒辦完,不是他在拖嗎?

  “如果這是綠帽,那我給你多織幾頂?!彼f,“給民政局提供我們感情破裂的證明……”

  “沈、千、星!”席默琛突然逼近,拳頭重重砸在門上,發出砰的一聲巨響。

  沈千星沒見他發過這么大的脾氣,嚇得縮在墻邊,兩只眼睛的飄忽不定,不敢再看男人的表情。席默琛將她圈在門和自己懷抱之間,劇烈喘息著,她都能感受到來自他的灼熱呼吸。她小臉煞白,似乎真被他嚇到了。男人幾乎是咬著牙,隱忍住內心洶涌的情緒。

  他是頭一回,被女人氣得昏頭了。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