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25、二十五顆星星

作品:予我的星辰 | 分類:其它小說 | 作者:百里笑容

  夜風微涼, 四下寂靜無聲,只有男人的喘息縈繞在耳邊。不知過了多久, 席默琛終于從那種頭腦發昏的狀態里恢復過來, 盯著懷里人微微泛白的臉頰, 用極低的聲音喚她的名字:“沈千星……”

  結婚兩年多, 沈千星真沒見他沖自己發過這么大脾氣,她垂著眼睛, 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席默琛見她仍然不敢看自己,慢慢靠近,幾乎要把唇印在她臉頰上。他捏緊拳頭, 忍了忍,啞著嗓子說:“你怕我?!?br/>
  沈千星閉上眼睛, 濃密的睫羽輕輕顫抖著。

  “你不要沖我發火?!彼÷暤卣f。

  “你不要對我說剛剛那種話?!毕∽⒁曋W爍不定的眼睛,沉聲, “我是你丈夫,你不要對我這么說話,沈千星,我要被你氣死了?!?br/>
  “只有你們男人的尊嚴是尊嚴嗎?你看藍菲大腿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我會被氣死……”她有點緊張, 卻又十分倔強, 低聲說著話, 跟他對峙。

  席默琛無言以對。

  他親自嘗過這種滋味,可以想象,她以為自己出軌那天, 痛苦程度肯定是遠勝于他今天晚上的。

  “反正我是沒有看男人大腿的?!鄙蚯钦f,很有底氣,一點不心虛。

  席默琛無奈:“我就看過那一次,因為韓助理那段時間經常身體不舒服擅離職守,不小心放她進來了,其實我沒注意她大腿長什么樣,我只記得你的?!鳖D了頓,他又低聲說,“以后不會發生這種事了?!?br/>
  沈千星沒什么反應,也不知道她信不信,過了一會兒,她還被人高馬大的男人堵著,忍不住提醒:“你還不走?!?br/>
  席默琛收回手,慢慢退后一兩步,視線卻沒離開過她的臉。

  “你讓我進去坐坐?!彼嵋?。

  沈千星顯然不太樂意,蹙著眉頭,但她還沒把拒絕的話說出來,席默琛搶先一步說:“不然我不走了?!?br/>
  “……”她不知道席默琛哪兒學來的無賴作風,分開這段時間,他去無賴學校培訓了么?

  “跟你聊點事?!彼掷m加碼。

  沈千星糾結了一會兒,見他一本正經的樣子,還是放他進了門。

  席默琛狀似淡定地進屋,其實心里有顆一直懸著的石頭放下了。

  不就是死纏爛打么,他好像會了。

  沈千星早上出門匆忙,客廳里還有幾個沒拆完的快遞箱。席默琛進來看到地上凌亂的樣子,微微皺眉,十分不放心她一個人的生活,但他沒表現出來,撿起個拆了一半的盒子,沒話找話:“買什么了?”

  沈千星沒理他,默默地把東西搬開。

  “錢夠用嗎?”席默琛的視線跟隨她移動,“我給你的卡都沒帶走?!?br/>
  沈千星還是沒理,把沒拆的箱子都搬到墻邊,堆起來。

  “我讓鐘叔把你的衣服和化妝品之類的送過來,你怎么沒要?”

  “你進來坐吧?!鄙蚯鞘帐俺隽艘粭l道,頭也不抬,“你就是來找我說這件事的?”

  席默琛見她終于接了話,似乎可以展開交流了,隨手把盒子往柜子上一放,可惜沒放準位置,盒子啪一聲摔了下去,里頭的東西掉了起來。

  此刻,他用手摸著胸前的圍巾,語氣莫名:“我系了你送我的圍巾,洗過四遍,已經干……”最后幾個字沒說完,他的表情逐漸收斂,眼神凝重地看著地上那個東西。

  沈千星正在墻邊整理東西,沒注意他的反常,聽了這話有點無語:“已經升溫了,你小心捂出痱子?!?br/>
  什么洗過四遍,她再也不想看見那條圍巾,就當喂狗了。

  她說完以后,男人沒接話,客廳一度很安靜。

  她覺得有點不對勁,轉過頭,發現席默琛直勾勾地盯著某個地方,表情震驚且有種……被雷劈的懵逼感。她順著他視線看過去,只見地上有個粉色的盒子,上面的圖案不可描述,遠遠的,她認出了兩個廣告詞。

  ……震動……防水……

  沈千星:“…………………………………………………”

  看都不用看單子,她就知道是誰寄來的。

  黃!馥!雯!

  你!死!了!

  原來她那天說的什么“幸?!笔钦f這個東西?。?!

  沈千星“啊”了一下,驚慌失措想去撿,但席默琛已經彎下腰,把盒子撿起來,然后他還拆開了,把里面的東西拿了出來!拿了出來!

  “席……席……席默??!”她臉色漲紅,結結巴巴地阻止,“你快放下!”

  男人沒聽。

  他舉著那根東西仔細瞧了瞧,微藍的眼眸透著十分復雜的情緒,看著它,他不禁聯想到上次沈千星跟自己說的話。

  “……我沒那么多經驗?!彼菚赫f。

  他平時做的太不夠,所以……?

  “這不是我的……”沈千星臉紅得滴血,拼命捂住雙頰,嗚咽著說,“你不要誤會……那個……你別看了……”

  “寶貝兒,小伙伴是德國進口,比你的混血老公只強不弱?!毕暮凶永锬贸鲆粡埣垪l,面無表情地念出來。

  呵……什么玩意兒?

  他今天晚上持續受到男人自尊方面的挑戰,頭頂都快被氣冒煙了。

  “你閉嘴!”沈千星聽不下去了,沖過來搶走他手里的東西,胡亂往盒子里一塞,扔進墻角。

  “星星?!毕膺^頭了,大腦反而歸于平靜,他看著渾身發抖的女孩,鎮定地開口。

  沈千星側著身子對他,自耳尖到臉頰乃至脖子都是一片通紅,快要羞死了。

  “不是我的……”她都快哭出來了。

  席默琛剛往她那邊走了一步,沈千星跟看見瘟疫一樣迅速后退,十分窘迫地喊:“你別過來!”

  男人不得不停下腳步。

  隔著一段距離打量她,席默琛不知道她有什么好害羞的,她跟自己早就是合法上/床的關系。不過,席默琛第一次注意到,原來她很容易臉紅,開始害羞的時候,她的耳朵尖尖還會過早地將她出賣。

  她……是很可愛。

  無論長相、身高,容易在他面前臉紅的習慣,還是乖順聽話的性格,都無準精準地擊中了他的喜好。除此之外,她還有一把盈盈細腰和兩個能被他握在手里的小腳丫,這一切都悄無聲息地吸引著在他內心潛伏的野獸。

  想讓她回來,回到家里,回到……他的懷抱。

  “你緊張什么?!彼_口。

  沈千星只覺得他的目光像有了重量似的,上上下下掃射自己,任何一個部位都不放過,入侵感極強。他是不是在腦補什么?他在腦補什么?!

  “你還不快點走!”她急切地催促。

  “我的話還沒說完?!毕】粗?,冷靜地說,“你留在家里的衣服、包、鞋子都是為你量身定做的,別人穿不了,所以我讓鐘叔拿給你,明白嗎?”

  沈千星咬著嘴唇。

  “我會讓他把東西再送過來,你老實收下,分居就罷了,別跟我玩什么老死不相往來的把戲?!毕±^續說,“還有家里給你配的車,我也會讓他送過來,這些東西都是你平時要用的,你好好收著,聽到沒?”

  沈千星定了定神,問:“這算是分割財產嗎?”

  “什么分割財產?”席默琛怒極反笑,“少跟那些不靠譜的律師接觸,真要打起官司來,就你找的那些人,沒有一個是席瀾法務部的對手。他們接你的案子,是想幫你從席家分點財產出去,填滿自己荷包罷了,呵,我怎么會讓他們如愿?”

  沈千星渾身冰涼,聲音輕顫:“我也不要什么東西的……”

  “你別老想著離婚的事!”席默琛真怒了。

  沈千星果然被震住了,她垂下頭,低聲說:“你是不是……怕離婚的消息影響公司股票……”

  “重點不是離婚!”席默琛猛地打斷她,大步走上前,看著沈千星,沉聲,“什么股票,什么離婚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和你!星星,我不想和你離婚?!?br/>
  沈千星怔怔地看著他:“你反悔?”

  “我反悔?!毕∩钗豢跉?,坦白承認,“你是很適合做我妻子的人,我不打算放你走?!?br/>
  “可是我不……”

  她的話沒說完,席默琛握住她纖細的雙肩,低下頭,在她額角輕輕落下一吻。

  “先別急著拒絕我,你給我一點時間,我會盡力做好一個丈夫的職責?!?br/>
  沈千星看著他,男人深邃的眼眸映出她的影子,他長著討人喜歡的精致臉龐,系著她親手做的圍巾,語氣是前所未有的認真和溫柔。

  “還有……”席默琛低頭湊到她耳邊,灼灼熱氣噴出來,再次染紅她的耳尖。

  沈千星身體僵硬。

  “你那個玩具……”他近距離觀察她身體的細微變化,低聲說,“沒我好用?!?br/>
  他松手,離開了別墅。

  直到他坐進車里,客廳還是靜悄悄的。他不管沈千星是什么反應,總之,他下定了決心。

  沈千星搬出席家以后,有朋友陪著,有事業繼續著,連手動式老公都有了,而他失去的不僅是一個同床共枕的女人,還有被她無情收回的關心和愛。連日來的不適應讓他明白了,他不能讓沈千星就這樣走掉。

  他知道,沈千星嫁給自己是有所求,但如今,他也想從她身上得到一些東西。既然如此,這段婚姻為什么不能繼續?

  他偏要留住她。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股票分析师待遇 七乐彩开奖结果今天 正规网上股票配资平台 以前玩的一款app赛车的 股票融资余额是什么意思 排列3跨度振幅走势图 佳永配资_网贷门户 江西体彩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实时行情软件 pc蛋蛋幸运28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