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30、三十顆星星

作品:予我的星辰 | 分類:其它小說 | 作者:百里笑容

  席家老宅, 六層樓房燈火通明。

  宅邸內外是前所未有的安靜,傭人們抱了一百二十分的警惕, 屏氣凝神, 步履匆忙又小心, 生怕任何一個環節出錯, 引起主人家的注意。S市的所有席家人都聚集在一樓,除了席奶奶以外, 其他人都拘謹了不少,即便是在喝茶聊天,也沒有往日輕松悠閑。

  客廳氣氛肅穆。

  席默琛把外套交給門口的傭人, 走進來的時候聽鐘叔在跟家主匯報:“少爺回來了?!?br/>
  男人那邊走過去,三個大沙發拼成個凹字, 琳達和席宣懿分坐兩邊,席奶奶在中間, 快過生日了,老人臉上很是喜慶,她身邊坐著一兒一女,正在陪她說話。

  兒子是席爍,女兒年紀則年長了許多, 她就是席家實際意義上的主人, 席夢。

  席夢今年六十多歲了, 頭發染得看不見一絲銀白,被發網和簪子攏得整整齊齊。她身上穿的是一件寬松的中式對襟大衣,斜斜靠著沙發, 一條腿翹起來,正在剝橘子,碩大的紅寶石戒指和翡翠手鐲熠熠閃光。

  聽到鐘叔的聲音,她略略抬眼,往走上前的年輕男人投去一瞥。

  平心而論,席默琛長得并不像自己母親,他的外貌更多的遺傳了那位不知名的生父,眉眼深邃,鼻梁挺拔,性感優美的下頜線,再加上那雙任何人見了都會稱贊漂亮的微藍眼睛,和任何一個席家人都不相同。席夢是純正的東方人,年輕時候又美又颯,恃才傲物,后來隨著年齡增長,漸漸變成了冷漠威嚴的掌權者。

  母子兩個差了三十多歲,圈里私底下傳他們與其說是母子,不如說是祖孫,一看就有很多代溝。

  琳達本來很小心地附和他們說話,感覺氣氛有異,乖乖閉上了嘴巴。

  “母親?!毕≌镜较瘔裘媲?,微微低下頭。

  席夢掰了片橘子送到席奶奶嘴邊,嘴角有一點似有若無的笑。她沒說話,席奶奶高興地開口了:“默琛回來啦!今天你媽媽回來了,快過來坐,跟我們一起說說話?!?br/>
  席默琛沒動,而是看著席夢。

  “叫他做什么,他從小就不合群,也不會說話,盡會掃興?!毕瘔艨匆矝]看兒子一眼,只對席奶奶說,“媽,你吃?!?br/>
  “哎呀,小夢,你不要對默琛這么嚴厲嘛!我們默琛是一個多么帥氣的小伙子,被你教的,性格又悶又不愛玩,每天就知道工作工作,生怕什么時候出個錯惹你生氣,跟個沒有感情的機器人似的?!毕棠桃话褗Z過女兒手里的橘子,十分不滿。

  “我對小孩兒們都一樣,什么時候就只對他嚴厲了?”席夢看了一眼沉默不語的兒子,轉而把注意力放到另一邊的席宣懿身上,唇邊笑意濃了些,“宣懿就跟我親,宣廷也不怕我,明明是他自己的問題,賴我這個做母親的干什么?”

  “席總手把手教我設計,我不跟您親跟誰親???”席宣懿笑瞇瞇的。

  “你遺傳了你爸的天賦,我才愿意教你?!毕瘔粽Z氣淡淡,“不像默琛,萬千挑萬選的好基因,到了他這兒,只有這張臉能看,除此之外,一無是處?!?br/>
  “哎呀?!毕棠膛牧讼瘔粢幌?,嘖道,“外面都說你繼承了你爸的才華和性格,但是你這張嘴呀,跟他一點都不像!你說你,就不能再跟你爸好好學學嗎?”

  他們說話的時候,席默琛一言不發的站著,臉上看不出悲喜,仿佛游離于家庭氛圍之外。

  “姐,默琛這幾年對公司很上心……”席爍笑著開口。

  “哼?!毕瘔敉蝗怀料履?。

  席爍立即住口,表情訕訕,不敢再說了。

  席奶奶有些訝異地看向席夢,女人懶懶地起身,高跟鞋噠噠,從卷發藍眸的年輕人身邊走過,輕飄飄地吐出兩個字:“過來?!?br/>
  “讓我檢查檢查,你這段時間有多么上心?!迸穗x開客廳。

  席默琛跟著她上樓,席夢扶著樓梯把手,走了幾步,突然問:“沈千星呢?”

  他還在斟酌詞句的時候,女人冷笑:“還在鬧脾氣是吧?那她最好別回來了?!?br/>
  她本來就不需要席默琛的回答。

  男人嘴唇緊抿。

  目送兩人一前一后進了書房,客廳里的席爍一家人松了口氣。席奶奶不滿地說:“小夢總是這樣,到家才幾個小時,又把默琛拎過去談工作了,就不能多陪我一會兒嗎?”

  “媽,您別氣,姐姐向來都是這樣的,您要讓她不顧工作專心玩,她心里才難受呢?!毕癄q安撫席奶奶,“我和老婆孩子都在,我們陪您說話?!?br/>
  席奶奶心情稍有好轉,又問:“星星呢?我過兩天生日,她回來嗎?”

  這話一出,琳達表情變得微妙起來。席夢剛到家就問了沈千星的下落,她可不敢隱瞞,席夢聽了冷笑連連,至于沈千星以后能不能回來,那可不一定了。

  *

  幾天后就是席瀾老太太壽宴,雖不是大生日,但席家依然幫她辦得很盛大。今天也是如此,但凡和席家交好的家族都被邀請了。席家老宅原本坐落在偏僻的郊區,平時路上少見擁擠車流,這天從早上開始,路面就擠滿了豪車。紀云熙捏著邀請函坐在車里,外面熟悉又陌生的景色從她眼前飛掠而過,她心里忐忑不安,同時又很興奮。這個地方她兩年多以前來過,然而上次和沈千星打賭失敗,她消沉了一段時間,根本沒奢望過自己還能收到席家的邀請函。

  “看你那副緊張不安的樣子,就跟沒去過宴會的土包子一樣,少在這里丟人!”沈世玲看不慣女兒的樣子。

  “今天不一樣!”紀云熙回嘴,“我聽說席總裁回來了,圈里很多20歲以上的適婚女子都被邀請來參加宴會,名單還是席總裁親自擬定的!我早說沈千星跟席默琛分居了,至今還一個人住在離席家好幾里外的地方,席總裁一直不喜歡她,如果席總裁有意讓他們離婚,那我就有機會嫁進席家了!”

  “那你就抓緊機會,別再給我失手了!”沈世玲指著她腦門罵,“沈千星在我們家寄住了幾年,我每次把最好的東西給你,把差的留給她,就這樣你還老是輸給她,我都替你臉紅!”

  “她有什么比我強的?不就是仗著幾分姿色被席默琛看上了?”紀云熙恨恨地說,“她什么都比不過我,有什么好得意的,沒了席默琛撐腰,她沈千星什么都不是!”

  “行了行了,光會說有什么用?你今天只要在席總裁面前好好表現,別的都不用想?!鄙蚴懒峋従徴f,“沈千星最好連來都不要來?!?br/>
  “我知道了,媽。你看我身上這件旗袍,襯得你女兒我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的,不比那個兩年都生不出一個屁的沈千星好多了?反正長輩們肯定喜歡我這樣的?!?br/>
  “你小肚子呢?”沈世玲淡淡一瞥,紀云熙今天確實下了很大功夫拾掇自己,紀家最貴的戰袍都拿出來了,華麗的手工刺繡貼著女人豐腴的胴體,十分惹人遐想。

  “看不見就行了,你別操心這個,煩不煩?!奔o云熙不高興地撇撇嘴,轉過頭一看,忽然變了臉色:“……沈千星!”

  說話間,紀家的車已經抵達席家老宅大門。這棟建筑有上百年歷史了,幾經翻修,連同宅子前后的草坪和湖泊,足有數千平。來赴宴會的車都排在大門外面,客人們紛紛下車,給門口傭人的遞請帖,依次入場。紀家的車堪堪行至門前,邊上就來了輛奧迪A8,沈千星一襲藕粉色裹胸連衣裙,大方秀出小香肩和精致的鎖骨,細膩如瓷的肌膚在陽光下仿佛會發光。

  在紀云熙的印象里,沈千星又瘦又柴,也就腰和小腿夠細能吸引男人的注意。沒想到跟了席默琛兩年多,原本并不具備優勢的胸部長到了C與D之間,流線漂亮還帶著一絲小性感。紀云熙是服裝設計師,她研究過人體,知道女孩子的胸不是越大越好看,更重要的是比例。沈千星個子不算高,身材卻堪稱完美,全身上下沒有一絲贅肉,明明是結了婚的女人,卻還散發著一種清純的少女感,驚艷出塵又有幾分誘人的成熟,幾個男人眼睛都直了。

  婚前,沈千星就算有機會參加宴會也是作為紀云熙的陪襯,婚后,她遵循席家的傳統和審美,穿衣十分保守,很少像今天這樣露出大片美背,讓人心猿意馬。她那條裙子下擺如一團紫色的霧,輕紗如云朵堆疊,有一種說不出的仙氣。紀云熙走的是復古港風,原本有信心成為宴會上最與眾不同的一顆明珠,現在見了沈千星,她再看自己,總感覺哪兒差了點。

  好像熟得有點過,她明明是未婚少女,卻被沈千星襯得像縱欲的少婦。

  “她都跟席默琛分居了,還跑過來干嘛!早知道我不穿旗袍了!”紀云熙氣急敗壞,她知道席默琛喜歡清純乖巧的,但今日宴會長輩云集,她不想把目的表現得那么明顯,也想讓席家長輩們注意到自己,特意選的傳統旗袍。但如果沈千星以這個形象出現在席默琛面前,那她不就完全沒存在感了?

  沈千星這段時間都在籌備那個設計師大賽,奶奶生日這天會舉辦宴會,她這回沒了席家的形象顧問幫忙,從禮服到妝容都是自己和美妝達人黃馥雯一起決定的?;舜蟀胩鞎r間精心打扮,李淮早早就開車過來接她了。她其實有點忐忑,因為這條裙子是她自己做的,別人都沒見過呢,也不知道喜歡傳統風格的奶奶會不會嫌她不得體。

  她在門口下了車,拎了禮盒準備進去,負責接待來賓的管家鐘叔發現她,快步走過來,低聲說:“少夫人,麻煩您在這里等一下,我先去通報?!?br/>
  沈千星愣了下,隨即想到在席家的人眼里,自己是被席默琛“逐出家門”的,表示理解,點點頭,安靜站在一旁。正在這時,一個人走到她身邊,嘖了嘖:“喲,少夫人連家門都進不去,你還巴巴地跑過來干什么?等著被羞辱嗎?”

  沈千星皺著眉頭轉向盛裝打扮的紀云熙,說:“云熙,你親口向我承諾以后不會故意出現在我面前,今天想反悔嗎?”

  “表姐,你搞清楚,我可不是故意來看你這張洗腳婢的臉的?!奔o云熙用燙金的邀請函扇了扇風,像一只高傲的公雞,“我是堂堂正正被席總裁請來的?!?br/>
  她打開邀請函,可以清楚看到上面的落款是兩個字:席夢。

  看到這個名字,沈千星悚然一驚,被支配的恐懼包裹住了內心。

  “母親回來了?”她有些驚訝,最近脫離了社交圈,席瀾官方也沒什么動靜,她還不知道這個消息。

  “原來你連這個都不知道,那想必你更不知道席總裁知道你跟席少爺分居,今天請了很多名媛千金來席家,要給席少爺挑選下一任席太太咯?”紀云熙笑得千嬌百媚。

  沈千星冷靜地看著她。

  “干嘛,你不信?”紀云熙指著席家大門后草坪上的眾多佳麗,對她說,“看看那些女人,一個個打扮得跟狐貍精似的,給老太太祝壽要穿成這樣?”

  沈千星順著她的手勢看過去,里面多的是巧笑倩兮的妙齡少女。

  “表姐,我勸你清醒點吧!”紀云熙說,“席總裁本來就不想同意你跟她兒子的婚事,現在你還跟席少爺分居,她是鐵了心要把你換掉!”

  *

  席默琛快天明時分回到家,今天是奶奶壽宴,他只睡了幾個小時就起來了。起床以后,他第一時間通知李淮去接沈千星,看著鏡子里那個面容疲憊的年輕人,他用冷水洗了把臉,把積攢了幾天的胡茬刮干凈,仔細打理了自己。

  站在衣櫥前,他思考一會兒,給李淮發了條信息,問他沈千星今天穿什么顏色。

  藕粉。

  席默琛看著那兩個字,琢磨半天,感覺有些費勁,最后通知傭人:“請蔡先生過來?!?br/>
  蔡先生是席家的形象顧問,平時主要負責席家女眷對外活動的形象設計。席爍和席宣懿都是搞藝術的,都有自己獨特的審美,而席默琛作為幕后管理者,幾乎不在大眾眼前出現,穿衣風格十年如一日,單調又統一。

  蔡先生還在忙著給琳達做頭發,收到消息,馬不停蹄趕過來,幫席默琛挑選衣服。

  席默琛耐著性子讓他折騰,不時看一眼手機,問李淮他們人到哪兒了。

  “席總,太太走了?!?br/>
  席默琛臉色微變,一把推開要給自己修眉的蔡先生,迅速下樓。

  “給我攔住她!”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