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34、三十四顆星星

作品:予我的星辰 | 分類:其它小說 | 作者:百里笑容

  深夜, 宅邸內外逐漸安靜下來,還能聽到外面的蟲鳴。草長鶯飛的季節, 萬物復蘇, 沈千星那顆沉寂的心也被這個簡單的親吻驚醒。

  她剛看完席默琛的畫里, 那個小黑點對抗外界的壓力和痛苦, 感覺有點心酸,忽然被男人摟在懷里親了, 而且他這次的親吻和以往都不相同,以前是夾雜著欲/望的吻,目的性很強, 十分霸道,這次只是輕輕地貼上來, 有點癢,她驚呆的一瞬間, 他又親昵地啄了啄她的嘴角,就把人放開了。

  “不反感?”席默琛在觀察她的反應,見她沒那么抗拒,心里那顆想向她靠近的種子蠢蠢欲動,“那我抱你了?!?br/>
  他估計是擔心機不可失, 說完就把還沒回過神來的沈千星打橫抱起來, 往兩人的房間走。

  一回生二回熟, 一天被他公主抱了兩次,沈千星下意識就摟住他的脖子,然而, 她一剛做這個動作就感覺太親密了,盡力蜷縮著身體不敢動。

  “我自己可以走?!彼粗腥诵愿械南掳?,很不自然地說。

  要按以往的習慣,席默琛指不定就譏諷她腿瘸了還逞強,但一想到陳恕說的那番話,他忍住了,換了副平和的語氣:“你的腳不方便,下樓梯很危險,還是讓我抱你回去?!?br/>
  沈千星也沒想到他說話這么溫柔,明明他白天還發了脾氣的。

  “我腳又沒斷……”她辯解,但說得很小聲。

  席默琛假裝沒聽到,她也沒再說了。

  沈千星被他抱回房間,路上遇到傭人,看見他們趕緊退到一邊,恭敬地稟報:“少爺,老夫人讓我給少夫人準備了宵夜?!?br/>
  “送到房間來?!毕》愿?。

  “好的?!?br/>
  他把沈千星抱回去,對方一骨碌滾進被窩。不一會兒,傭人把宵夜推進來,在床上搭了個小桌板,方便沈千星吃飯。

  她白天睡了很久,一直沒吃東西,此刻也顧不得許多,坐在床上吃宵夜。她吃飯的時候,席默琛去浴室洗澡,出來的時候見她還沒吃完,就在一邊看著。

  她吃得很慢,很細,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粥。

  席默琛看了一會兒,就忍不住皺眉。

  他不懂為什么她吃飯永遠這么慢,時間寶貴,全花在吃飯上面是很浪費的。沈千星察覺到了他的目光,抬頭看一眼,果然發現男人又跟個嚴肅的教導主任一樣,兩只深邃的眼睛緊緊盯著自己,面色不善。

  “這個女人吃飯還是怎么慢?!彼路鹇牭剿谛睦镞@么說。

  他看不慣,又不好當面說出來,換做以前,沈千星壓力會很大,但她現在打算不管他,不但沒有加快節奏,反而吃得更慢了。

  看不慣就看不慣好了。

  沈千星花了大半個小時,終于把宵夜吃完。席默琛上前幫她收拾小桌板,交給外面的傭人,回來見她呆坐在床上,有點出神。

  “在想什么?”

  沈千星:“吃撐了……”

  席默?。骸啊?br/>
  沈千星認真想了一下,吃飯速度太慢也不行,胃不容易有飽的感覺,一不小心就吃多了。她掀開被子下床,扶著墻走來走去消食,見席默琛杵在那兒,忍不住問:“你不是睡客房嗎?”

  席默?。??

  席默?。骸啊?br/>
  一時半會兒哄不好。

  “你這個情況不方便洗澡,我幫你?!彼f。

  沈千星脫口而出:“我不洗澡!”

  她可沒忘記他前段時間欲/火焚身的樣子,還幫她洗澡,想什么呢!他們現在還是分居關系,分居關系!以為一個凄凄慘慘的童年就能打動她嗎?

  席默琛深深地看著她:“那換衣服?!?br/>
  他步入衣帽間,從她衣櫥里挑了件連衣睡裙出來,給她放床上。沈千星一看那條裙子是吊帶的,又薄又短,皺眉說:“我要穿褲子?!?br/>
  席默琛又去找了套兩件式的睡衣睡褲,想了想,勾出抽屜,拿了條蕾絲內褲出來,一起放在床邊,順便把裙子收走了。

  沈千星面紅耳赤,迅速爬上床,用厚厚的被子蓋住身體,換好了衣服。

  扔出去的衣服被席默琛撿起來,他摸了摸那條藕粉色的裙子,做工還挺好,再一看那個躲在被子里窸窸窣窣換衣服的女孩,有點無語。

  有什么好躲的,他又不是沒看過。

  還把他當賊防。

  沈千星換好衣服,把被子掀開喘氣,冷不防對上一張靠近的臉,嚇了一跳。席默琛坐在床邊,和她不過十幾厘米的距離,一雙淡藍的眼眸盯著她。

  “我跟你道歉?!彼f。

  他突然這樣說,讓沈千星有點摸不著頭腦。

  “道什么歉?”

  “我很多時候說話沒顧及你的心情,經常以自我為中心,不會站在你的角度去想問題,做決定的時候也很少聽你的意見,星星,我為這一切向你道歉?!毕≌J真地說,“過去兩年多,我對你不好,讓你傷心了?!?br/>
  沈千星驚呆了。

  他怎么會說這種話?不是什么“不準離婚”、“你給我老實一點”,把問題和責任都推給她,他居然真的反省了自己,知道自己從不站在她的角度考慮事情,這讓她有點不習慣。

  “為什么……”她問,“突然這么說???”

  “因為我不想睡客房?!?br/>
  沈千星:“……”

  席默琛跟她對視,見她滿臉震驚的樣子,誠懇地告訴她:“我說的是實話?!?br/>
  ——知道你說的是實話,可太委婉了。

  “剛剛的那些也是實話,我今天仔細想了一下,發現以前確實做的不好,你罵我大男人主義是對的。但是星星,你當初選擇了我,也跟了我這么久,可不可以再堅持一下?我現在知道自己很多地方做得不對,我會慢慢改的?!毕☆D了頓,說,“在你之前,我沒結過婚,也沒談過戀愛,我不知道怎么樣對你是好的,你給我點時間,我能學會的?!?br/>
  沈千星從沒見他這樣心平氣和地跟自己說這么多話,態度也很真誠的樣子,和以前吵架的時候完全不一樣,她反倒有些束手束腳了。

  實不相瞞她有點動搖,但覺得就這樣軟化也太便宜他了,萬一他只是說說,根本改不了呢?他從出生開始就是高高在上的大少爺,現在要求他事事考慮自己,對他來說很難吧?

  “如果你早點這么說……”沈千星別開臉。

  “希望不會太晚?!毕∵@回耐心很足,“我現在向你道歉了,今天晚上可不可以不去客房睡?”

  沈千星不知道。

  其實這是他家,她根本沒底氣趕他走,可是……

  “我不會做什么的?!蹦腥撕孟裰浪谙胧裁?。

  沈千星還在猶豫。

  他自言自語:“雖然是有段時間沒做了,但如果你不同意,我不會強迫你。我剛剛說以后會多聽你的意見,這種事也一樣?!边^了一會兒,他又說,“正好你可以考驗我一下,看我能不能做到?!?br/>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沈千星終于被他說得煩了,板著臉說:“那……我只是暫時接受你的道歉,如果你沒有做到前面說的那些,我還是會跟你離婚的?!?br/>
  如果在以前,她不僅得到了席默琛對誤會的解釋、不放棄自己的決心,還有這么誠懇的道歉,她估計會感動得無以復加,甚至為對方交付一切,但經過這次的事情,她好像“得寸進尺”了,端著架子和尊嚴,不斷想從他身上得到更多。

  但她到底想從他那兒得到什么呢?她也不知道,但如果席默琛真能做到他剛剛說的,至少給她普通人婚姻里應有的那些,她或許能再堅持一下。

  “好?!毕⌒廊粦?,拍拍枕頭,“睡覺?!?br/>
  這個男人大概真的是為了在自己床上睡覺,一得到允許,他立即關了床頭燈,安安心心躺下,很快進入睡眠狀態。他老老實實躺在那邊,只剩沈千星一個人坐著,她忍不住懷疑剛剛發生的那一切是不是真實的。

  他道歉,說那么多話,就是在她身邊睡覺?

  沈千星轉頭看他,男人眼睛閉著,胸口有節奏地起伏,她忽然想到他今天說的,很多天沒睡個好覺了。沈千星想來想去,覺得自己應該是可憐他,才讓他在這里呼呼大睡的。

  他的名字真是取對了,從小就沉默寡言,又不被母親喜歡,和普通人相比,他還少了個父親。爺爺和母親才華橫溢,他卻沒有什么藝術天賦,畫的畫沒人看得懂,還被母親責罵不要浪費時間,過去二十多年前,他一直很努力地讀書,幫忙管理家里的公司,盡力想從別的地方彌補不足。然而,從席夢對他的態度可以看出,無論他怎么做,都沒能讓自己的母親滿意。

  雖然家里的傭人和公司的員工都很尊敬他,把他看成席家最重要的繼承人,表面風光無限,但他內心似乎還像小時候的那副畫一樣,一個黑點游走在雜亂的線條邊緣,身邊無人相伴。

  真要算起來,沈千星是跟他關系最親密的人了,伴侶伴侶,指的是能互相扶持走一輩子的人。

  如果她真跟他離婚了,他又是孤苦伶仃的一個人了。

  沈千星勉強說服了自己,輕輕躺下來,把被子分給男人一半。她關了燈以后閉上眼睛睡覺,和席默琛隔著一段距離。外面的風從兩人身體間的巨大縫隙透進來,沈千星覺得裸露的那半邊肩膀不太舒服,正想應該怎么調整的時候,男人突然靠過來,把手輕輕放在她腰上。

  沈千星嚇了一跳,頓時不敢動了,暗中觀察他是不是想搞什么小動作,然而沒有,他好像只是不想讓冷風進來。沈千星聽著他沉穩的呼吸,打算把他的手拿開,但想了想,還是沒動。

  她漸漸有了倦意,這時卻突然聽到男人在耳邊說話。

  “沈千星,你喜歡過我嗎?”

  他聲音很低,而且有點啞,不仔細聽就錯過了。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