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43、四十三顆星星

作品:予我的星辰 | 分類:其它小說 | 作者:百里笑容

  車子開進席瀾總部大門, 繞著幾個重要區域跑了一圈。巡邏的保安看一眼車牌,知道是本家的人, 便沒有上前阻攔。經過工廠那邊, 外面有一大群人稀稀拉拉的聚集, 打扮得奇形怪狀, 聊得熱火朝天。車后座的男人看見了,隨口問:“這些人是干什么的?”

  “應該是設計師大賽的入圍者, 席總監邀請安排了他們來總部參觀的活動?!敝砘卮?。

  “哦?!蹦腥诵α诵?,“她也入圍了?!?br/>
  向助理要了平板,他把郵箱打開, 看到那封總裁辦下發的文件——那是一個女孩的簡歷,除了姓名和年齡, 設計師是她唯一的身份。席瀾集團上下都收到了這封郵件,不管是認不認識沈千星, 日后在對外宣傳的時候,只有這一種說法。

  助理見他有些走神,輕聲開口:“少爺,咱們現在上去嗎?”

  “當然?!毕⑹掌鹕蚯堑恼掌?,目光轉向那座辦公大樓, “不是說他回來了?”

  車子開到寫字樓下, 席宣廷從專屬電梯上去, 出來就看到兩個正襟危坐的助理。小徐見到他,刷的站起來,還拍了邊上的李淮一下, 有些慌張地對席宣廷說:“大少爺,您來了?!?br/>
  席宣廷沖緊張兮兮的她一笑:“需要預約?”

  “不!不是……”小徐結結巴巴地說,“只是……副總現在有事忙……”

  “他不是剛回來?”席宣廷笑容不變,但感覺兩個助理的反應有點微妙,再一看辦公室大門緊閉,里面一片漆黑,不禁收斂了表情。

  “誰在里頭?”

  小徐覺得太尷尬了,她不知道席宣廷會突然過來,沒有任何準備,感覺自己今天過后可能會被拉出去祭天。李淮見她實在為難,替她開口:“是太太?!?br/>
  席宣廷“哦”了下,視線落在落鎖的玻璃門上,助理適時地開口:“少爺,不如我們先去見席總裁?”

  過了幾秒,席宣廷嗯了一聲,轉身回電梯。

  小徐送走他們,下意識做了個擦汗的動作,嘴里嘀咕著:“大少爺怎么不打聲招呼就過來了?!?br/>
  “席總的內部改革方案剛開始推行,阻力很大,我們這趟去澳洲就是狠抓原料這塊的成本問題。市場和設計是最不受約束的兩個部門,必然是反應最大的?!崩罨囱院喴赓W地說。

  “那大少爺是來找席總麻煩的?”小徐聽著就覺得壓力山大,忍不住問,“太太來多久了?”

  “快兩個小時了?!?br/>
  小徐的臉蹭一下就紅了,先前接到里面的命令,不準任何人進來打擾,然后她就發現辦公室內燈光次第變暗,窗簾自動合上,大門落鎖,里面就再無聲息傳來。在席瀾工作近三年,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何況身邊還有個男同事,這兩個小時幾乎令她窒息。

  好在半個小時后,門終于開了,里面吩咐送茶。小徐泡了兩杯茶進去,辦公桌后只有席默琛一個人。她還沒來得及匯報,席默琛親自端了茶水進小房間。門沒有輕輕合上,只留下一條縫,小徐聽到里頭有輕微的說話聲。

  “喝點水?!?br/>
  “你是不是還要工作呀?”女孩聲音很小,“我好累,想先回去了?!?br/>
  “晚點我帶你回家?!?br/>
  “我不要坐你的車……”

  男人似乎笑了下,耐心地問:“那你想坐誰的車?”

  “我自己開車來的?!鄙蚯钦f,“我以前開的那輛被你放進新家的車庫了,你忘記啦?”

  “放這兒吧,我讓人開回去?!?br/>
  女孩的聲音悶悶的:“你不許我開車嗎?”

  “不是?!毕〉吐?,“你歇一會兒,我處理完這點事,馬上帶你回去?!?br/>
  不一會兒,他走出來,發現小徐還在,語氣莫名:“有事?”

  小徐站得離他有三米遠,只想在額頭寫上“我什么都沒聽到”,恭敬地回答:“大少爺來找過您,現在他去了總裁辦公室?!?br/>
  “行,我過去找他?!毕』氐睫k公桌,喊了李淮,讓他準備相關資料,末了,又對小徐說,“我太太在休息,不要讓人打擾,她有什么需要,你都照辦?!?br/>
  “明白?!?br/>
  席默琛走后,沈千星歇得不安穩,因為知道這里是男人的辦公場所,不是家,于是翻來覆去的,沒多久就爬起來了。她看了眼鏡子,大概知道席默琛不想讓自己一個人回去的原因。這個時節升溫很快,她衣裳單薄,隱約可見男人下重手以后的痕跡。眉眼昳麗,雙唇紅艷,比平時添了一分嫵媚,人看著沒什么精神,卻莫名有種慵懶的風情。

  結婚以后,她容顏沒什么變化,身段是成熟了點。

  沈千星梳理了下妝容,悄悄打開門,見外面空無一人,大膽走了出去。她跑到席默琛辦公桌前研究了一下,本想讓小徐幫忙去樣品部拿件外套和絲巾過來,但沒太搞懂那些按鈕怎么操作,遂放棄?;氐侥腥伺R時休息的小房間,她打開那個小小的衣柜,突然看見一條熟悉的圍巾。

  深灰色的羊絨圍巾,她跟農場主要了一頭羊一整年的毛,就織了這一條,現在規規矩矩掛在男人的衣柜里,打開柜子就能看到,換季了也沒收起來。

  想起他說洗過很多遍,沈千星把它取下來,展開,當個小披肩圍起來。

  一個小時后,男人面無表情走出電梯,李淮跟在后面,低聲跟小徐說:“麻煩備點潤喉藥?!?br/>
  辦公室的門緩緩合上,席默琛手里拽著一疊文件,正要往地上摔,忽聽一聲響亮的“嗝”,打破了空氣的寂靜。

  他動作凝滯,循聲望去,只見一個嬌小的身影坐在會客沙發上,身上披了條眼熟的圍巾。她一手拿著芒果,一手拿著水果刀,茶幾上堆著果皮,都吃一半了。顯然是被男人進門的聲音驚動,她錯愕地抬頭,睜著又大又亮的眼睛看過來。

  對上那雙冰冷的藍眸,沈千星心口一窒,同時覺得剛剛那個飽嗝有點丟臉,這一情緒激動,又來了一個。

  嗝。

  席默琛滿腹怒氣被人硬生生掐滅,取而代之的是無語和好笑。他把文件扔一邊,快步走過來:“沈千星,你是傻子嗎?趁我不在的時候,你都吃成這樣了?”

  沈千星秀眉蹙起來,小聲嗶嗶:“吃你點水果怎么了?!?br/>
  先前還說芒果是給老婆帶的特產,她吃就吃了,他發什么脾氣,是不是有毛病。

  席默琛擰眉:“你下午已經吃了一個了,吃太多肚子會涼?!彼阉掷锏臇|西搶過來,冷眼,“忘了你會痛經?”

  沈千星不太高興:“我無聊?!?br/>
  一句話把男人體內剩余的那點火星子給滅了,還澆了盆水下去。席默琛閉了下眼睛,冷靜地說:“回家?!?br/>
  伸手把人拽起。

  沈千星被他摟進懷里,一路帶著往停車場去。席宣廷的車在他們后面,視線聚焦在女孩裸露的白皙小腿。傍晚天色陰暗,她腳踝處有細碎的閃光。

  他怎么不知道,她喜歡戴這種腳鏈?

  助理和司機在一邊不敢喘大氣,實在因大少爺火氣沒散出去,轉眼又見到了三少爺。先前兩個人在會議桌上相爭的一幕還浮現在助理眼前,他戰戰兢兢地開口:“少爺,我們回去吧,夫人說您今天回了S市,剛好可以和蔣小姐見一面,我看時間差不多了……”

  席宣廷半晌沒吭聲,直到前面那輛車消失很久,他點頭:“走吧?!?br/>
  沈千星被席默琛帶去吃晚飯,男人話很少,后面十幾分鐘基本是在看她吃。沈千星不喜歡這種感覺,想著下次再也不要來跟他吃飯了?;厝サ穆飞?,席默琛靠著椅背閉目養神,沈千星往他臉上看一眼,過一會兒,又看一眼。

  “看什么?”第三次看過去的時候,男人突然睜開眼睛,捕獲了她的視線。

  沈千星表現得很鎮定:“看你有沒有被鬼上身?!?br/>
  席默?。??

  仔細一想,這好像是句罵人的話。他認真求教:“什么意思?”

  按照以往的習慣,沈千星多半不想搭理他,但想到黃馥雯說的,她跟席默琛的很多問題就出在沒有好好溝通上,于是說:“你今天對我的態度忽冷忽熱的?!鳖D了一下,她壓低聲音,稍稍靠過去,在他耳邊說,“你是不是覺得我被用完以后就不用關心了?”

  席默琛心一跳,猛地拽住她的手腕,眼神凌厲:“不許說這種話!”

  沈千星被他低吼了一嗓子,下意識瑟縮了一下,倒沒有被嚇到或者生氣,過了會兒,她放柔了聲音,說:“那你就是因為別的事情心情不好了?”

  席默琛用力扣著她的手,一動不動注視她的眼睛,感覺心驚肉跳的。陳恕說他以前不夠尊重沈千星,他最近在有意識地改正,剛聽沈千星那話說的,他以為她要翻臉了。

  但沒有,她問他是不是心情不好。

  席默琛把她的手拉過來,放在手心把玩,幾秒后,他開口:“工作上的事?!蹦竽笏菩牡娜?,他又說,“我能搞定?!?br/>
  沈千星:“哦?!?br/>
  到家下車,席默琛把人打橫抱起,低頭看女孩那張眉清目秀的臉,好心教她:“剛剛那種話,下了床就不要再說了,知道么?”

  沈千星:“……”

  還教起不可描述的東西了。

  沈千星莫名想笑,沒有繼續跟他扯,垂下眉眼,無聲地表示順從。玄關處一堆禮盒,亂七八糟的,沈千星自己住的時候沒那么多東西,她皺眉:“這些是什么?”

  “禮物,你不是說都要了?今天讓人送過來的?!?br/>
  這么多。她一點都不想整理。

  “請個阿姨?”男人找機會提議,“我有時候不在家,或者你以后出去工作了,家里總得有個人打理?!?br/>
  這話他提了幾次,但沈千星總是不確定兩個人是否會一直生活在一起,就沒有答應。今天可能是看東西多了,她也累,便松口:“好?!?br/>
  “我會處理?!毕Q了鞋子,沒讓她下地,抱著人上去洗澡。

  兩個人輪番洗漱完,席默琛出來看到沈千星趴在床上玩手機,兩只腳一晃一晃的,過去拍了她屁股一下。沈千星一驚,手機都掉了。

  “你給自己抹藥沒?”他眉頭緊擰。

  沈千星往身上拉了下被子,結結巴巴地說:“抹、抹了?!?br/>
  席默琛今天也累了一天,沒太顧得上許多小事,但看她眼神閃爍,好像又在搞什么小陰謀,就把手伸過去。

  “我看看?!?br/>
  沈千星面紅耳赤,試圖用被子遮掩,但架不住男人力氣大,還是被他看了。

  “行了,睡吧?!彼麢z查完,用紙巾擦了擦指尖,掀開被子躺進來。

  沈千星背對他繼續玩,豈料男人又靠過來,一只手箍緊她的腰,鼻音很重地問:“你參加那個比賽,每次進組都要封閉一個月?”

  “嗯?!鄙蚯屈c頭,他應該看過策劃案的,高強度的真人秀,一個月錄四其,每期比賽都只有不到一個星期的創作時間,包括主題發布、設計、選料、制作成衣,還有模特試衣、做造型以及彩排也要花很多時間,可以說是非常緊張了。

  心里有點不爽是怎么回事?

  其實她以前也是一個月才能見他一次,有時候他忙或者借口忙,兩三個月都未必見得到面。她那時候……就是這種感覺嗎?席默琛突然抓住她玩手機的那只手,撐起身子湊過去對她說:“星星……”

  啊哦。

  被看到了。

  席默琛那個姿勢剛好看到她的手機屏幕,又是一片血紅的背景,上面的文字詮釋了她今天的心情。

  “席默琛的狗脾氣成功滅絕地球上所有生物?!?br/>
  沈千星:“……”

  席默?。骸啊?br/>
  兩個人迷之對視。

  咳,她可以解釋的。

  其實她氣消了,只是單純覺得好玩而已……沈千星眨眨眼睛,斟酌著話語準備辯解,男人鄭重喊她名字:“沈千星?!?br/>
  有點歉意,有點無奈。

  沈千星以為他不高興。

  連名帶姓喊完,席默琛望著那雙閃爍的杏眼,改了主意。

  把她手機搶過來,重新開了一局,幾分鐘后,他把失敗的慘白屏幕給她看。

  “狗脾氣已被根除?!?br/>
  然后躺回去。

  沈千星看看手機,又看看他,默默拿回自己的東西,放到床頭柜。

  席默琛全程沒說話,枕著手臂躺在那兒,仰面看著天花板,像一坨巨大生物在發霉。沈千星覺得他情緒有點怪,心想他剛剛是道歉嗎?那她要表態嗎?

  猶豫了一會兒,她還是悄悄挪過去,主動抱住他的身體。很快,她腰上多了條男人的手臂。那些心里的小疙瘩,今夜似乎被撫平了。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