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1559章 明諾與圣女

  女人的妒火來的真的是莫名其妙,再次見到?!ぜ?,明諾是有驚艷的,但再沒有了那種男人看女人的心思,他處處以禮相待,時時對他的妻子強調,這是他的救命恩人,除此以外別無其他,但終究沒有得到他妻子的信任。

  他們已經有了三個孩子,她卻不,他這個作為孩子的父親,竟然相信了西苑他繼母的鬼話,對他下了蠱,旁人說那是讓他對她一心一意的蠱,她就毫不猶豫的用在了他的身上,他從來沒有想到他一直信任的枕邊人,同床共枕十年的妻子,竟然對他下了致命的蠱。

  若非?!ぜ嗉皶r察覺,不顧重傷未愈的身子替他將蠱蟲用她體內的母蠱所控制,只怕他早已經成了一堆連皮都剩不下的白骨??伤械男M,乃是苗疆最霸道的一種蠱,這蠱是追殺?!ぜ嗟呐淹揭餐瑯诱`以為他與?!ぜ嘀g有著不可告人的關系,想要下到他的身上,再傳入?!ぜ嗟纳眢w里,這個蠱蟲恰好是克制?!ぜ嗟男M蟲。

  ?!ぜ嘀乐蠓浅5睦⒕?,她不顧女人的清白想要從他的身體里將蠱蟲給吸走,被他嚴詞拒絕,最后?!ぜ嗑谷慌芑亓嗣缱?,將苗族的圣物盜出來,用苗族的圣物將他的蠱蟲引出來,她曾經再三向他保證,這只蠱蟲不會對她有損,可最后她竟然變成了這番模樣。

  夜搖光從來沒有想到故事竟然是這樣,她凝眉輕聲問道:“元奕是不是有辦法救她?”

  “是明睿候告知溫夫人對么?”明諾聲音平淡,“他的確有法子?!?br/>
  “條件呢?”夜搖光追問。

  明諾卻閉口不言。

  “咳,咳咳……”這時候難耐的輕咳聲響起,?!ぜ喑粤Φ膾觊_了眼睛。

  明諾迅速的轉身從桌子上的食盒里端出了湯藥,輕輕的坐在了床頭,小心翼翼的將?!ぜ喾銎饋?,聲音輕柔帶著輕哄:“來,喝藥?!?br/>
  ?!ぜ嗑谷粵]有看到夜搖光,她的眼中仿佛只有明諾,滿是皺紋的臉洋溢起幸福的笑容,看著明諾就著他的手喝了藥,喝完藥?!ぜ嗖趴吹揭箵u光,有些疲態的眼里先是詫異,后是沉思,隨后她笑了:“是明睿候夫人么?”

  “桑?!币箵u光輕喚一聲,“我從湘西而來?!?br/>
  ?!ぜ嗍莻€極其聰明靈透的女子,她的眼中綻放出一絲光亮,夜搖光突然提到這個絕對不是無緣無故,除非是去了苗寨,否則沒有人能夠查到她是湘西苗族的姑娘:“夫人,你、你可有見到,我的爹娘?”

  “見到了?!边€一起過了新年。

  ?!ぜ嗑o繃的神色松了松,才問道:“他們,他們可好?!?br/>
  “除了想見你,擔心你,一切都好?!币箵u光回答。

  ?!ぜ嗑o緊抓著被子的手徹底的松開,她有些愧疚有些欣慰:“我知道,族母,族母是個賞罰分明的人?!?br/>
  沒有因此,而牽連她的爹娘。

  看著這樣的?!ぜ?,夜搖光是真的不知道該說什么,她甚至有些心疼她。

  “阿諾,我想和溫夫人單獨說會話?!鄙!ぜ鄴暝鴮γ髦Z道。

  明諾立刻為她在身后墊起了一床柔軟的錦被,故意弄得松軟一些,動作輕柔的扶著她靠著,用眼神詢問她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見她搖了搖頭,才走出了石室。

  “溫夫人,我聽阿諾提起過你,你是他少年時的救命恩人,明睿候對他也多有幫助?!鄙!ぜ嗤箵u光道,“侯爺定然在惱阿諾對么?”

  夜搖光沒有說話,其實能夠讓溫亭湛有情緒的人不多,每一個都是溫亭湛當做自己人的存在,雖然明諾不像聞游他們,時常和溫亭湛聯系,除了必要的宴會基本是見不上面。但其實是因為明諾的身份特殊,他是只忠于陛下的明王繼承人,若是和溫亭湛走得太近,對他和對溫亭湛都不好。

  可從上次溫亭湛知曉明諾和元奕走得近之后,很明顯的表現出來不高興,夜搖光就知道明諾其實和溫亭湛的私交應該很好,夜搖光又想到了第一次在琉球島,在蘭縣,在瑤族外的軍營……

  “咳咳咳……”?!ぜ嗤蝗幻土业目人云饋?,夜搖光見她咳嗽的厲害,就上前順了一股五行之氣在她的身體,?!ぜ嗍孢m了些,才對夜搖光笑著道謝,“多謝,溫夫人?!?br/>
  “你到底是怎么了?”夜搖光看著她灰暗的臉,不由自主的問。

  “我體內的母蠱已死?!鄙!ぜ嗾f的很輕,聽不出是不在意還是惋惜。

  夜搖光是知道的,類似于圣女這樣的存在,她們的身體里都有一只從出生起就養在他們身體里的本命蠱,這只蠱可以幫助他們修煉,延長他們的壽命,甚至有些還能夠令其青春不老。但隨著這只蠱的深根發芽,就成了她們的生機,人死蠱未必會死,但是蠱死人必亡。

  夜搖光搭上她的脈門,發現她果然是生機大量的流失,且五臟六腑俱損,身體運轉的器官都已經衰弱的和她表現出來的年齡一致。

  “溫夫人,我其實已經無力回天,我也不信元奕能夠救我?!鄙!ぜ喾次兆∫箵u光的手,她殷切的看著夜搖光,“溫夫人,阿諾他沒有朋友,他交心的只有明睿侯爺一人,我還記得年關的時候,他接到明睿候的信時,他很忐忑,看完信之后他很痛苦,我認識他這般久,第一次見他伶仃大醉。溫夫人,阿諾他是受皇命靠攏元奕,他有苦衷……”

  夜搖光眉頭一凝,陛下到底要做什么,夜搖光覺得越來越費解。

  “溫夫人,我想求你一事?!鄙!ぜ酀M目渴求的看著夜搖光,她另外一只手顫抖著拿出了一個四四方方巴掌大的錦盒,錦盒帶著鎖,四周嵌著零碎的寶石和珠玉,這個錦盒只是靠近夜搖光,夜搖光就感覺到了一股神秘的強大力量,“這是,我們族中的圣物,請溫夫人替我將它送回去?!?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湖北快三推荐号码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前三 湖北11选5一定牛预测 山西快乐十分钟直播 中国福利彩票快3直播 2010年股票分析 河内一分彩前二技巧 江西快3开奖号码分布图 长城配资 pc幸运28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