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1817章 扼殺于萌芽

  “永嘉知府……”溫亭湛輕聲呢喃,十三年前永嘉乃是縣,桑聚便是在那里任職,后來永嘉設郡,關于現任永嘉知府的資料一下子跳躍到了他的腦海里。

  狀告知府,的確是需要告到他這個布政使面前,但溫亭湛卻沒有多說什么:“沈姑娘,這是有證據,要狀告永嘉知府?”

  “不,小女要狀告永嘉鄉紳陶永山,欺行霸市,蒙騙老幼謀不義之財,致使無辜百姓有家歸不得,流落街頭,風餐露宿。龍泉縣知縣欺善怕惡,收受賄賂。永嘉郡知府裝聾作啞,不聽百姓疾苦?!鄙蛑ルp腿一跪,從懷中取出了狀紙,雙手高舉過頭遞給溫亭湛,附上的還有一塊布,布上全是血手印,應該是苦主所印下,“請溫大人做主?!?br/>
  溫亭湛接下:“你的狀紙本官收了,事情是否屬實,本官會詳查,若需傳召,自然會派衙門之人去傳召你?!?br/>
  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沈知妤按照道理應該順勢告退,但她站起身,目光落在溫亭湛的身上,完全不避諱夜搖光在場,終于問出了壓抑在了她心口的問題:“溫大人,恕小女冒犯,小女一直不明白,在那日晚宴之后,溫大人卻沒有傳喚小女?!?br/>
  這話問的,夜搖光有些詫異,不像是沈知妤這種高水準的人應該問的問題,她直接問:“為何要傳喚你?”

  “夫人和大人那夜,難道不是再等著有人試探溫大人關于蒹葭姑娘的之事么?”沈知妤笑得從容,“那日試探的人是小女,溫大人就不懷疑小女和韶華流金有關聯么?難道就一點不好奇,小女為何要試探大人么?”

  “呵……”不用溫亭湛回答,夜搖光低聲輕笑,“正因為試探的是沈姑娘,所以無需問?!?br/>
  “為何?”沈知妤看著夜搖光。

  “沈姑娘乃是江浙商會會長,按照沈姑娘的年歲,韶華流金的掌舵人只怕夠做沈姑娘的父親,應該和沈姑娘沒有多少交情。如此神秘莫測的人,就連榮家少爺都不知,我想他也應該不會特別對沈姑娘刮目相看?!币箵u光平靜的目光與沈知妤對視,“以沈姑娘今時今日的身價地位,向來也是不會甘愿屈居人之下。因而可以排除沈姑娘與韶華流金有干系?!?br/>
  “可我確實幫他們做了事兒?!?br/>
  “商人重利?!币箵u光輕笑,“沈姑娘自己都說了,你自幼喜好黃白之物。若是換做是我,有人出了天價,讓我去問一個對于我而言無關痛癢的問題,我也是樂意為之。而他們既然尋了沈姑娘,就意味著和沈姑娘接洽的人也定不需要他們的掌舵人出面。將沈姑娘傳來問,又能夠問出什么呢?韶華流金的某個管事么?這些,我想蒹葭比沈姑娘知道的更多?!?br/>
  沈知妤沒有說話,而是對夜搖光行了行禮之后,無聲的離開。

  等到沈知妤的身影消失,夜搖光才用手肘碰了碰溫亭湛:“你真是不解風情,人家姑娘等著你,你也不滿足一下?!?br/>
  “我的風情不都給了搖搖,搖搖難得體會的不夠深刻?”溫亭湛的目光變得沉凝。

  夜搖光見好就收,她現在月份大了,可經不起折騰,而且上次和那家伙斗法,她的精神力損傷的厲害,現在都是虛有其表。

  “再說了,搖搖以為她只是相見為夫么?”溫亭湛勾唇,“正如搖搖所言,商人重利,她會接下韶華流金的委托成為那個試探人,便是打著主意等我傳喚她,一來二去對于商人而言足夠做些文章,拿下許多的便利。一個一言一行都透著利益算計的女人,這樣的女人很不討男人喜愛?!?br/>
  “那你們男人喜歡什么樣的女人?”夜搖光目光危險的看著夜搖光。

  “別的男人我不知道,為夫獨好夫人這一口?!睖赝ふ啃Φ们檎嬉馇?。

  “算你識相?!币箵u光輕哼兩聲,目光落在他手上的東西上,“明天我們啟程么?”

  “我預定的計劃,只會為你一個人而改變?!睖赝ふ繉|西收拾好,“旁人沒有這個魅力?!?br/>
  “那你手里的這事兒怎么辦?”夜搖光疑惑,“這可是你分內的事兒,人家都告到你的面前來了,你還有置之不理的道理么?”

  “衛荊?!睖赝ふ繐P聲喊了一聲,才對著夜搖光笑道,“還有一個人也管?!?br/>
  “侯爺?!?br/>
  “將這些東西交給岳大人,就說我請他去龍泉游玩?!睖赝ふ亢敛豢蜌獾膶⑸蛑サ臓罴?、證物都推給了岳書意。

  眼睜睜的看著衛荊離去,夜搖光不可思議道:“你不但物盡其用,你還人盡其用啊你!”

  岳書意作為九州巡撫,他有巡查天下百官之權,任何地方有官風不正,他都可以插手,甚至越過當地官員直屬上司的權利。

  “恰好他來了,且又閑著,給他尋點事也不為過?!睖赝ふ客耆珱]有覺得自己過分,“我這是為了避嫌,這沈知妤是個見縫插針的主兒,我偏不給她搭上我東風的機會?!?br/>
  “為什么?”夜搖光就不明白了,“人家好端端一個姑娘,雖然借東風這種事的確有些不光彩,但只要她沒有行不當之舉,你借點名聲怎么了?而且你借人的名聲還少么?怎么到了沈姑娘,你就油鹽不進,欺負一個女孩子很好玩?還是很有成就感?雖然我知道她告狀,純屬是想要那塊地,可在我看來無論目的什么的善舉,只要不損人就是值得宣揚。你為何這般看不上人家?”

  “我就是看不得這世間有女人和你肖似,尤其是還是神韻?!睖赝ふ空f得理直氣壯。

  夜搖光捂臉,一副被他打敗的頹廢模樣:“我親愛的夫君,咱能理智一點好吧?人家也不是故意,這應該算是難得的緣分,而且我還蠻欣賞她一個女人,在這世道走到這一步。你不許刻意刁難她?!?br/>
  “為夫可沒有刁難她?!敝徊贿^是不搭理她,和她劃清界限罷了。

  已經在他不知不覺之中除了個尚玉嫣,這樣的錯誤,他不會犯第二次,有些東西就應該斬斷于萌芽之前。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广东十一选五仼一预测 有闲钱该买房还是理财 正规的彩票软件 四川金7乐查询 北京时时彩开奖官网 浙江十二码走势图真准网 七星彩app哪个好 炒股配资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图 辽宁快乐12玩法与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