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1842章 中肯的評價

  夜搖光微微一怔,她沒有想到這一層。

  不由反思:“是我太想當然,若是換了是我,我定然為著道義也要對高寅關懷一些。卻忘了男女大防,有些時候得界限劃清一些,否則當斷不斷,必受其亂。阿湛,我總是沒有把男女之間想的過于復雜?!?br/>
  這真的是她的弱點,在她的心里男女之間是有純粹的友誼,卻忘了高寅原本就是對雷婷婷有情的男人,如果雷婷婷再不生疏些,以后和離之后,高寅只怕會傷的更深。

  “你生長的環境和我們不同?!睖赝ふ繉捨科拮?,“你身在世俗之外,世外之人將這些看得平淡,也不會特別的避諱,更是奉行行的正坐得端,不計較外人的眼光,這樣活得灑脫些,也沒什么不好。婷姐兒是深受世俗禮教養大的孩子,她自然是謹慎些?!?br/>
  “阿湛,這世間怎么會有你這么好的夫君?!币箵u光心里暖暖的,偏頭靠在他的肩膀上,“你總是能夠包容我的一切,我的任性,我的堅持,我的原則,甚至我的疏忽?!?br/>
  偏頭親了夜搖光一口:“因為這世間有你這么值得我好的夫人啊?!?br/>
  抬頭嗔了溫亭湛一眼,夜搖光又輕嘆一口氣:“你說婷姐兒,日后可如何是好?”

  “在她放下關昭的那一刻,她也捂死了自己的心?!睖赝ふ恳彩怯行z惜。

  這三個孩子,溫亭湛最心疼的就是雷婷婷。并非雷婷婷曾經養在他家,而是最可憐的就是這個孩子。她若是可以沒心沒肺一些,忘了父親的慘死,就可以和關昭恩恩愛愛的歡度余生。

  有些人大抵會以為雷婷婷是自作自受,關昭并非害死他父親的元兇,何必矯情得放不下?

  可她是個有良心有孝心的孩子,她的眼里不止男男女女的那一點情,縱使關昭也是被利用,但她必須清楚的認識到,看到關昭她就避不開的要聯想到父親是被碎尸而死。

  她做不到不去想,所以她理智的克制住自己的感情,哪怕是撕心裂肺的痛,她也干脆果斷的斬斷,以免日后他們倆朝夕相對,她既不能去責怪他,又無法釋懷,更不敢表現出來引起關昭的愧疚,讓他們彼此成為一對怨偶。

  要放縱沉溺在情與愛之中很容易,但要清醒和理智的對待卻很艱難。為了不當誤關昭,她選擇用這樣的方式。溫亭湛知道,如果當初不是黃堅逼得緊急,高寅的婚事已經迫在眉睫,雷婷婷又恰好是那個能夠拯救高寅的人,雷婷婷是不會選擇嫁給高寅。

  她不會利用一個人去對付另外一個人。

  但形勢將他們都逼到了這一步,她現在同樣理智冷靜的在用自己的態度,不讓高寅沉淪。

  “是我誤會她了?!币箵u光態度誠懇,“晚些時候,我去尋她道個歉?!?br/>
  雖然她是長輩,但做錯就是做錯??蓜e真像溫亭湛說的,她心里有了結,覺得夜搖光不理解她,和高寅和離之后,不敢回來,找個寺廟出家了可咋整?

  溫亭湛也沒有覺得,夜搖光去認錯有什么不對,家人之間設計原則問題,還是要對錯分明,認錯并不是多么羞恥的事情,如果能夠讓彼此更加融洽與溫馨,那一點面子重要么?

  饒是溫亭湛和夜搖光來了,高寅回來的也很晚,天都漆黑一片,才看到一身就棉襖,褲腿都挽得老高,這么冷的天穿得竟然是草鞋,全是泥巴不說,腳趾頭都凍得發紫。

  這和夜搖光看到的那個穿戴整齊,出生書香世家,渾身透著一股子傲勁兒的公子哥真是大相徑庭,若非親眼所見,夜搖光都不相信高寅能夠做到這一步,看得她都心疼:“先別行這些虛禮,快去洗個熱水澡,晚些時候我讓來看看你?!?br/>
  這要是不把雙腳的寒氣拔出來,肯定會落下寒癥,年紀輕輕只怕就會關節疼,再上一點歲數就有罪受了。

  高寅行了禮,就快速的回到屋子里,他這副模樣也實在是不好見客,尤其是相當于岳父岳母的溫亭湛和夜搖光。

  等到高寅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個時辰之后的事情,夜搖光和溫亭湛一直沒有讓廚房上菜,見到他回來才讓雷婷婷吩咐動手,就是希望高寅也能夠吃上一頓熱乎的飯菜。

  “怎么能夠讓侯爺和夫人等我……”高寅還在走廊,刻意壓低了聲音,看著飯菜往屋子里端,他低聲對雷婷婷說道。

  雷婷婷只是搖了搖頭,她是在夜搖光家里住過的人,就算這距離,也是逃過他們的耳朵。

  果然一跨進門檻,就聽到夜搖光道:“我們都不餓,吃飯要一塊兒吃才香?!?br/>
  夜搖光都這樣說了,高寅也只能謝過夜搖光和溫亭湛的心意,四人其樂融融的用了晚膳。

  溫亭湛才開口道:“我和搖搖此來,是為著東三省總督汪德力……”

  汪德力的事情肯定還沒有傳到東北三省,溫亭湛少不得要把事情簡略的說一遍,在高寅目瞪口呆之下接著問:“你既然已經來了沈河區,可有對他有所了解?”

  雖然不是直系上峰,但總督府就在沈河縣,溫亭湛覺得以高寅的細致,不可能完全不理。

  “侯爺,這事兒實在是匪夷所思?!备咭遄昧似讨蟛诺?,“汪大人我見過兩次,一次是金秋剛剛上任之際,正逢三省巡兵圍獵,汪大人也邀請了我,在獵場上汪大人勇猛剛烈,馭下也是頗為公正。第二次則是我有一日在茶樓里偶然遇上,上去打了個招呼,當時街道上正好有惡霸欺民,汪大人直接將人拎回了總督衙門。我也打聽了一些,就我打聽出來的信息,汪大人不但治軍嚴明,懲惡凌厲,甚至時常有善舉,受他惠及的百姓不少,且絕非作假,您現在告訴我這些,我實在是難以相信這是兩個人?!?br/>
  聽到高寅言辭間對這個汪德力多有推崇,夜搖光詫異無比,當初她也問過這個汪德力如何,溫亭湛說不好不壞,但這已經是溫亭湛給出的很高的評價。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想炒股怎么开户 炒股入门基础知识 广东11选五计划一中一 二六三股票 交通银行理财产品 陕西十一远五开奖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真准网 青海快3今日开奖号码 广东快乐十分在线投注 重庆幸运农场预测下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