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2008章 六丁六甲陣

  果然,這位執念成癡的姑娘沒有辜負夜搖光的期待,大概到了子時,夜搖光和溫亭湛都能夠看到門上一個黑影如同鬼魅一點點的形成,隨著她的凝聚,擺在圓木桌上的燈盞微微的晃動,但沒有撲滅的趨勢,到底她不是鬼魅。

  有了頭兩次的失誤,夜搖光渾身五行之氣流轉,將她和溫亭湛包裹住,耐心安靜的等待。

  那抹黑影似乎凝聚的很吃力,夜搖光猜想應該是她的身子越發的不好了,大概凝聚了小半個時辰,她才從屋子外飄出進來,飄進來的是一股氣力,溫亭湛根本看不到,他只能看到窗戶上的黑影仿佛定格不會動。

  而夜搖光的目光隨著那一股氣力目光落在了床榻前,明明是一股無形的氣力,夜搖光仿佛能夠看到她坐在了床榻上,目光眷念的落在了吳啟佑的身上,貪心的一再看著他依舊風華獨絕的容顏。

  “搖搖……”溫亭湛一直盯著窗戶上的黑影,發現黑影有變淡的趨勢,連忙用神識提醒夜搖光。

  夜搖光回過神看了一眼,五行之氣縈繞而出,指尖手訣變幻,瞬間隱藏在掛畫之中的符篆飛了出來,一張隔空連著一張,將屋子全部包裹起來,黃色的符篆閃動著銀色的符力將屋子籠罩,那一股念力下意識的要縮,卻飛不出,當她貼在窗門之上時,恰好融入了夜搖光的符篆之中,夜搖光手腕一轉,手訣又是一變,就將之困在了符篆之中。

  抬手間,就將符篆抓到手里,轉頭對溫亭湛道:“把吳先生喚醒吧?!?br/>
  夜搖光將屋子里的東西收拾妥當,又將收納了念力的符篆取出來,劃破了指尖滴了兩滴血進去,溫亭湛恰好走出來看到這一幕,臉色一變上前,心疼的抓住夜搖光的手:“搖搖,你這是作何?”

  “她的念力已經薄弱,證明她已經時日無多,如今這股念力被我所困,不能回體她的身體將會大受傷害,我擔心她等不到我們去尋她?!蹦盍κ且还删裰?,人的精神力就是生氣,生病和衰老的人精神會差,就是因為生氣流失。

  “讓弟妹受累?!边@是已經穿戴好的吳啟佑走出來,臉上有些愧色。

  “先生無需如此,受人之托,忠人之拖。這件事既然我答應了先生,自然要做到盡善盡美?!币箵u光將手從溫亭湛的手里抽出來,“不過一滴血,不足掛齒。不過為了讓我不失血過多,我們只怕要連夜啟程去尋她,若是她……我們便再也不能尋到她?!?br/>
  夜搖光這是留了她一口活氣,才能夠順著她的氣息去尋人,一旦這位姑娘死了,那么屬于她的活氣就會瞬間消散,符篆也是留不住。

  吳啟佑明白夜搖光的意思,他連忙去將自己的兒子叫醒,吩咐了寫東西,簡單的裝了行李,就和夜搖光夫婦離開,好在夜搖光現在修為大漲,天麟也跟著變得更加強大,擴寬伸長睡一個人都沒有問題,站著三個人也是綽綽有余。

  前方符篆在飄浮引路,夜搖光渾身五行之氣將天麟包裹,在寒夜之中,風雪絲毫不能侵入,可是越往前越是風雪交加。

  “我們進入了東三省?!焙谝估镆膊挥绊憸赝ふ康姆轿慌袛?,他側首問站在他身后的吳啟佑,“先生可有來過?”

  “來過,二十五年前,我來過東三省,還在長白山迷了路?!眳菃⒂诱\實的回答。

  幾乎是吳啟佑的話音剛落,符篆已經飄飛入長白山的山脈之中,夜搖光一怔。

  進入了山脈之內,風雪就更加勢不可擋,就算是黑夜里,夜搖光也能夠看到滿目的白。

  且符篆還在一路的深入,夜搖光納悶,這種地方應該不會住著人才對,可若是妖靈之物,應當不至于落到這等境地,尋一個人還需要執念,它們可是有法力的存在……

  心里困惑的夜搖光跟著符篆在一個高山之上尋到了一個木屋,這個木屋很是怪異,因為它明明很簡陋,但矗立在高山之巔,暴風雪之中竟然比那扎根深處的參天大樹還要穩。

  “有陣法?!币箵u光一眼便看出來這小小的一間屋子布置了陣法,才能夠保護它不受風霜雨雪的侵蝕,她立刻取出羅盤,“是六丁六甲陣!”

  六丁六甲陣,乃是道教之中的一種護法神將,是最具守護的陣法,也可以說是茅山宗門的鎮山之寶,這是正統的修煉者還會的陣法,里面住的竟然是一個宗門姑娘?

  這個陣法設在這個地方,夜搖光可不敢去強攻,到時候整個山脈都要受到影響,這可是大罪孽,她將符篆抓回手里,指尖按住符篆,獨特的聲音在風雪之中顯得有些空靈:“前輩,晚輩緣生觀夜搖光,尋前輩執念而來,帶前輩所思故人,還望前輩出面一見?!?br/>
  “咳咳咳……”屋子里一串急促的咳嗽聲,顯然是突然被什么給刺激到了,好一會兒她才平息下來,聲音沙啞還蒼老,“你們走吧,我在這世間依然無親無故,何來故人一說?!?br/>
  夜搖光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是這樣的態度,無親無故何以執念成癡?既然人已經登門,為何又要拒之不見?這到底是哪門子事兒啊,夜搖光轉身看著吳啟佑:“先生,我確定屋子里的人,便是入你夢之人,可她不愿見我們,這屋子外有極強的陣法,我若是強行破入,高山之巔必然震蕩,會牽連無數無辜的生靈受累,只能請她開門讓我們進去?!?br/>
  “弟妹,可否讓我下去?!眳菃⒂娱_口道。

  夜搖光帶著他們倆飄然落地。

  吳啟佑走到房門前,直到感覺到一股阻力才停下腳步:“姑娘,在下姑蘇吳啟佑?!?br/>
  姑娘,在下姑蘇吳啟佑。

  一模一樣的話,屋子里的女人瞬間淚如雨下,二十五年前他們初見時,他對她說的第一句話也是這一句。

  “姑娘,在下并不記得與姑娘有何故舊,但在下不以為姑娘會尋錯人,還請姑娘能夠出來相見?!?br/>
  吳啟佑彬彬有禮客氣的聲音,又讓女人一顆顫動的心冷卻了下來。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上海快三500期 辽宁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炒股步骤 海南飞鱼历史开奖 杨方配资怎么样 体彩云南11选5怎么玩 吉林快三投注网站 云南时时彩正规吗 福建快3开奖走势图今天的 海南飞鱼游戏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