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2465章 天裂焰火

  “阿湛你看,猙據說有麒麟的血脈,用我們的說法它就是麒麟的變異種,因為性格和麒麟的柔善不同而被驅逐,但它的火焰和火麒麟是一樣,火麒麟這里有記載,其火焰乃是天裂焰火,這天裂焰火據傳是天裂開迸濺的火焰,可焚燒真神的元神,將神都能夠燒得煙消云散?!?br/>
  夜搖光將兩處的記載翻出來攤在溫亭湛的面前,“我懷疑,它一定是分了一縷元神出來,只不過由于十方陣對它身體的束縛和壓制,元神不能遠游同時還很虛弱,而卞言真君之所以將它封印在雪山,是因著雪山長年寒靈浮動,對它有消減之能,它才會蟄伏起來,不敢輕舉妄動。不過每逢破星日它還是忍不住要借助元神吞噬天之力?!?br/>
  “此書在萬仙宗,想來卞言真君對猙極其了解,才會有法子將之鎮壓,他選擇雪山未必沒有防止猙分神而出的可能,只不過卞言真君或許沒有想到猙要么就是在被他鎮壓之前就已經分出一縷微薄的元神,要么就是在后來尋到了法子分裂出了一縷元神?!睖赝ふ宽樦箵u光的思路,他也越發的認可這種可能性。

  “我們去尋師兄,不能再等下去?!币箵u光眼皮跳得厲害,作為一個風水師她從來不相信什么眼皮跳動是得財或者遇災的理論,但這會兒是真的有些不安。

  猙如果真的有一縷元神一直在外面,那么她到了般若寺,探查了十方陣,一定被猙看在眼里,這么狡猾的兇獸,夜搖光覺得它很可能會想到她是沖著它而去,就算它不將夜搖光的實力看在眼里,可夜搖光一走這么久,它未必不會聯想到夜搖光是去搬救兵。

  它若被激怒,或者想出什么陰招,那真的是不堪設想的災難!

  夜搖光迅速的將兩個兒女帶入了空間,和溫亭湛去尋了瑯霄真君,簡單說了她的想法:“師兄,你先和幾位真君留下,晚一日再來,若我猜想是真,那么猙就有一雙眼睛藏在暗處監視我們,它能夠將兩位大師殺害,雖然有可能是借助破星日的天之力,可我們不能低估它的實力,這么多年它潛伏著只怕已經不是昔日剛剛分裂出來那么脆弱,我們一道出現會引起它的警覺,它極有可能會弄出什么手段將我們各個擊破,我有生命空間在手,我們夫妻先一步回去探查清醒,你們等我傳音?!?br/>
  一則幾位真君還需要時日來調息,二則夜搖光希望她能夠不驚動猙,悄無聲息的潛回去探一探虛實,所以她覺得這個方法是最穩妥的方法。

  “好,我們等你的傳音?!爆樝稣婢c頭,如果真的是夜搖光猜想的那種可能,他們提前暴露的確很危險,猙是上古妖獸,又經歷了遠古混戰,就連神都不放在眼里,哪怕它現在再弱,他們也不能掉以輕心。

  就這樣,夜搖光帶著五鉤飛神槍一家子先趕回了般若寺,卻沒有想到在山腳下就遇上了駐扎的明諾大軍,明諾這次帶了七百人過來,其中五百人個個都精銳之兵,剩下的則是負責移塔挖寶藏的雜兵。

  “怎么會來得如此之快?”夜搖光也就去玉家緣耽擱了一日的功夫,按照推算他們應該明日才能夠抵達,可如今已經安頓好,顯然是今天一早就到了。

  “搖搖,我先和明諾匯合?!睖赝ふ刻嶙h,“你在空間里跟著我便是?!?br/>
  他是世俗之人的氣息,引不起猙的忌憚。

  “嗯?!币箵u光選了一個地方,將溫亭湛放出來,溫亭湛走了一里路就避開了暗哨,到達了他們扎營的地方,被士兵給攔下來。

  不過溫亭湛給出了自己的印鑒,就被恭敬的迎了進去,明諾正好在和人商議事情,一聽通報立刻走出來迎接,兩人在大帳口遇上。

  “明王爺?!鄙矸萆?,明諾比溫亭湛尊貴,于是溫亭湛行了禮。

  “明睿候請進?!泵髦Z立刻將他給迎進去,“明睿候一路勞累,辛苦?!?br/>
  “皇命在身,不敢耽擱?!睖赝ふ亢芸蜌?,因為大帳里還有個人,整個穿得很講究,一看就是達官顯貴,他的眼神頗有些倨傲,溫亭湛自然是認得,“孔大人?!?br/>
  這人是太子妃娘家孔氏一族這一代被著重培養的對象,他是太子妃的侄兒孔峒,今年三十有五,現如今被任命正四品左通政,馬上通政使就要升遷,據說他升任正三品的通政使呼聲極高,他可是蕭士睿的表哥呢。想當年,溫亭湛也在通政司任職過。

  “明睿候,可讓我們好等?!笨揍己芊笱艿男辛藗€禮,然后不陰不陽的開口。

  “是么?本侯早兩日便已經在此,且上山見過了普燈大師,難道不是本侯等了你們兩日?”溫亭湛睜著眼睛說瞎話,不過他的確早就來了這里,并且也見過普燈大師,這是事實,“明王爺與空大人先去蘇州,由蘇州趕往此地,也用不著近半月吧?”

  為何用了快半個月的時間,溫亭湛門清,他故意讓明諾拖時間,但明諾也是聰明的人,他肯定不會讓責任落在自己身上,于是孔峒就因為貪杯好酒而誤食不干凈之物,一路上拖拖拉拉,為了顧及他的身體,這才耽擱了這么久。

  孔峒正是因為知道責任在他這里,他并不想承擔,一來了這里就派人去打聽,沒有發現溫亭湛的蹤跡,這才想要先發制人,以后有人追責,也怪不到他的頭上,卻沒有想到溫亭湛竟然早就來了,并且還有般若寺的和尚做證人,令他臉色青白交加。

  孔峒此次作為清點財物之人,權利不小,明諾雖然不喜歡他,但也不想這個時候就讓他不知好歹被溫亭湛收拾:“是我們在路上出了些事兒耽擱,侯爺既然已經上了般若寺,可知般若寺是個什么情形?”

  “般若寺在深谷山腰,其所極是陰寒,常人極難抵御?!睖赝ふ孔匀灰膊痪局环?。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宁夏11选五网站投注 新疆十一选五走势图 辉煌娱乐电玩城 每日免费股票推荐 青海11选5走势图 彩票平台top排行榜 2012上证指数 群英会开奖今天结果 股票市场 云南快乐十分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