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2675章 廣明嘗恩

  電光擊打在了金色的屏障上,在屏障上交織著最后消失無形。

  夜搖光這會兒是個瞎子,她等了一會兒沒有等到加劇的疼痛,便伸出手,繼續攀爬。

  每上升一階梯,就是一道雷劫,等到夜搖光到了倒數第二步的時候,兩股紅得能夠將夜空吞噬的雷電擊打而來,打在了金色的屏障之上,那金色的屏障出現了龜裂的跡象。

  懸浮在夜搖光頭頂上的避雷珠也光芒一暗,幾乎是一瞬間就驚動了在永安寺的廣明。

  盤膝入定的他驀然睜開了眼睛,那一瞬間與溫亭湛一模一樣的眼睛,有金色的光芒一閃而逝,他的指尖掐出兩個佛印,金色的佛力在他指尖運轉流動,結出了一個?d,金光璀璨。

  這個?d中間,有一個金色的虛影珠子,他將佛力注入其中。

  夜搖光好像是緩了一會,視力終于漸漸的恢復,雖然看的很模糊,但不妨礙她看的面前只剩下最后一步,她欣喜的險些落下眼淚,完全看不到兩旁的雷電之光是血色與紫色疊加。

  欣喜之下,她似乎有了更多的力量,雙手撐著階梯,將自己整個身體躍了上去。

  就在滾落在最頂端的一瞬間,四股雷電如失去束縛的野獸,從兩旁咆哮著,沖著她狂奔而來,那巨大的雷鳴聲,讓夜搖光的耳朵一瞬間失去了知覺,只有大腦里嗡嗡嗡的聲音不斷回響,她的心里驀然襲來一股子從未有過的絕望,那是死亡的感覺。

  電光在她身體匯聚的前一瞬,已經被強勁的雷電之力震碎的避雷珠突然開出了一朵蓮花。金色的花盛開在夜搖光的頭頂,四股雷電之力驀然溫和下來,竟然沿著蓮花環繞。

  像被攪動的水一般溫和,一點點的圍繞著金蓮,一絲一縷被金蓮吸納,最后化作了力量,從金蓮之中灑落,落入夜搖光的身體里,讓她虛弱得仿佛已經沒有知覺的神魂一點點充實起來。

  她的元神這會兒,就像泄了氣的氣球,被一股非常溫和的力量輕輕的填滿。

  恢復了元氣,她抬眼看著這一幕,看著那朵金蓮,這朵金蓮夜搖光見過,在渤海陣眼夔螭的時候,廣明身下的那一朵。后來她問過源恩,源恩說這是廣明的佛脈。

  “廣明……”夜搖光不由落下了眼淚。

  而在永安寺的廣明,將這道就連渡劫期真君也必然灰飛煙滅的雷電化解之后,他就面無表情的收了手,抬眼源恩已經站在他的面前。

  “何時能放下?!?br/>
  “不曾再拿起,何來放下?”

  “方才是為何故?”

  “當年溫夫人贈千葉蓮華之恩?!?br/>
  源恩看著廣明,他真的是前所未有的頭疼,夜搖光的幾個孩子,要說和溫亭湛像,那絕對是眼前這個,大有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架勢,做什么都是這么的理直氣壯。

  偏偏不但是他,就連上蒼也抓不出他的過錯。

  那天雷劫本就是為了護衛天書而存在,這世間無人能夠取到天書,偏偏廣明贈了避雷珠,還自己施法,若知道他還有后招,源恩說什么也得阻攔。

  如今廣明施法,還真說不出錯來,父母恩他償還了,可當初夜搖光為了他尋找千葉蓮華,以自身血將花催開,不僅僅是救了廣明,也救了蒼生,對佛門有大恩。

  他說他不是徇私,只是報恩,誰還能說不是?

  源恩不發一言轉身離開,他驀然響起了昔年也是在這里,他說溫亭湛是癡兒,溫亭湛對他的答辯,這對父子,實在是太像。

  罷了罷了,只要他懂分寸,但凡行事能夠堵得住佛道的嘴,不影響他的修為,便由著他。

  金色的蓮花消失不見,雷光也漸漸退去,夜搖光的元神得到了填充,雖然沒有恢復到全盛,她也有力氣支撐自己,這時一束光,落在了夜搖光的身上,她仰頭望著這一束光。

  光暈之中,有一本巴掌大極小的書,搖曳著金色的星光,緩緩的落下來。

  夜搖光伸出手,那書落在夜搖光的掌心,沒有任何重量,就那么懸浮著,靜靜的躺著。

  “師妹,快回體!”瑯霄真君看到呆呆的夜搖光,連忙提醒。

  夜搖光這才回過神,看著四周的一切開始消失,連忙意念一動,回到了身體里。

  從身體里醒來,夜搖光猛然坐起身,她連忙攤開掌心,那本暈染著光暈的小書又懸浮出來。

  “是真的,是真的!”夜搖光情不自禁喜極而泣,她第一次體驗這種感覺。

  直到瑯霄真君他們追來,她才擦了擦眼淚,迅速的整理好自己的情緒,起身下榻:“師兄,我這就離開,改日我再帶阿湛來向諸位致謝?!?br/>
  “我們本就是一門,何須言謝?你快去吧?!爆樝稣婢仓酪箵u光是一顆都等不了。

  夜搖光便離開進入空間,迅速的趕往帝都,剛好到了帝都,天就微微發亮,夜搖光看到不少朝臣已經趕往宮里,她連忙去尋岳書意,卻聽岳湘齡說,岳書意已經去了宮里。

  這是早朝時間,看來興華帝已經緩過氣來,不過兩日的功夫,興華帝倒是很快。

  夜搖光是直闖勤政殿,沒有想到外面竟然有兩個修煉者,他們攔下了夜搖光。

  “我不想與你們動手,你們替我傳報,就說我尋到了明德太子殿下散落在外的骨血?!币箵u光冷著臉看著這兩個人,他們在這里,說明溫亭湛已經被押到了大殿中。

  兩人面面相覷,不過還是打發人去通知。

  其實關于明德太子的骨血,雖然傳得沸沸揚揚,興華帝又這樣對溫亭湛,大家都已經心照不宣,可興華帝要處死溫亭湛來遮掩這個秘密,溫亭湛也不反抗,這個時候他們再來捅破,那就是自找死路。

  所以到現在都沒有人說明德太子還有其他骨血,更應該捂得死死的夜搖光,卻這么堂而皇之的挑破。

  興華帝看著溫亭湛,又想到溫亭湛行事頗為詭異,懷疑其中真有內情,而且他身旁有的是人,元奕這次更是將元鼎請來,也不怕夜搖光使詐,便讓人將夜搖光請上來。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江西时时彩中奖号码 云南11选五技巧与规律 福建快三基本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出号走势图 彩乐乐 快3开奖结果查 极速时时彩是个国家的 电脑炒股软件哪个最好 江苏11选5有什么规律 能放大的陕西11选5链接 快3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