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389章 :還有后招

  小元氏動作太快,溫亭湛都來不及阻止,這個時候宅子突然從外面著火。而且火勢非常的迅猛,似乎潑了油一般,火苗掃過,所有的地方都快速的點燃,溫亭湛來不及想其他,走到宣夫人的面前,說了一聲得罪,就將宣夫人扛起來,然后另一手夾住宣麟的肩膀,一腳踢開已經熊熊燃燒的大門,從里面沖了出去。

  明明是在院子里,這么近的距離,但他卻如同鬼打墻一般怎么也沒有走出去。

  這邊夜搖光已經走到了陣法的最中央,突然看到宣麟的宅子燃起了大火,心里一緊,好在她很快就看到溫亭湛奔出來的身影,心里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又見溫亭湛在原地打轉?,F在她能夠看到溫亭湛,溫亭湛卻看不見她,她能夠聽到溫亭湛的聲音,溫亭湛卻聽不見她的。

  “夜公子,起火了!”阿奇驚叫一聲,就想要沖過去,可他才一個縱身,就被一股力道給彈了回來,要不是夜搖光眼疾手快將他拉住,只怕不知道要飛出去多遠,扶住阿奇,“你現在出去,將圍上來的人攔住,不論你用什么理由,一定要攔住他們來救火?!?br/>
  “這是為何?”阿奇不解。

  “你剛剛沒有感受到嗎?”夜搖光面色冷沉,“這是一個八位陣,一旦人群蜂擁而至,就會陷入陣法中,很多人或許會被絞死在陣內,一旦這種事情發生,陣法被打亂我就無法救出你家公子,就算救出來,你家公子這個害人妖孽的名聲也休想逃得掉!”

  這才是真正的毒計,如果好心來救火的人死在這個陣法中,扯上了人命,尤其是文人的命,事后再如何解釋,也難堵悠悠之口,自古文人最難纏,而宣家本就是文壇中的神話,經此一事,只怕要跌落泥里。

  夜搖光這下算是明白了,這場預謀針對的從來不是宣麟,而是整個宣家,否則哪里來的這么多奇門異士,恐怕宣麟泄露天機之事無可挽回也有這些人在暗中做手腳的緣故。沒有時間多想什么,夜搖光將阿奇給扔出去,而后就在原地盤膝而坐。

  她和溫亭湛有過神識交流,她不知道在她沒有接觸到溫亭湛的情況下,能不能做到,將紫靈珠取出來,催動了五行之靈,快速的用神識呼喚溫亭湛。

  溫亭湛終于發現院子里的不對勁,他聽了下來,正在冥思要如何破開這個陣法,他雖然看過幾本涉及的書籍,但真的說不上精通,恐怕在布陣上,他還不如陸永恬。

  眼見身后的火光已經沖天,如同一跳火龍一般在他的身后騰飛而起,隨時都有可能張開大嘴將他給吞噬,就在此時他的耳邊響起了夜搖光的聲音,他都懷疑是不是他的幻聽,想到午間還信誓旦旦的說不會將自己置于險地,今日若是他不平安出去,只怕不能善了了。

  “湛哥兒,凝神……”

  仔細的聽,今日不是幻聽,溫亭湛大喜,連忙凝神靜氣:“搖搖?!?br/>
  “按照我說的往前走,我就在你的前面等你?!?br/>
  “好?!?br/>
  溫亭湛從來沒有想過這是不是如同蕭士睿當初在河邊一樣中了**的術法,他覺得這世間如果有人可以用夜搖光來迷惑他,那么這個人絕對不是人,而是神,他非常相信這是夜搖光的聲音。

  于是他沉斂心神,每一步都跟著夜搖光所述的走,雖然如同螞蟻一般緩慢,但他依然不焦躁,縱使身旁已經有后方的燒毀的帶著火苗的木頭砸落,他也依然面不改色,他相信既然夜搖光能夠看得見他,就知道他身處于什么樣的地方,若是有危險她一定會第一時間提醒他。

  就這樣,溫亭湛帶著兩個人,終于在房屋轟然傾塌的一瞬間,與夜搖光匯合,夜搖光快速的接過宣夫人,然后拉著溫亭湛就一個縱身而起。

  而身后的火屋撲倒下來,火焰沖天而起,夜搖光和溫亭湛跑到宣麟小院子的小門時,就見幾個黑衣人將門給死死的抵著,已經有嬴天書院的學子因為焦急翻上了墻頭看到了黑衣人。

  夜搖光靈機一動:“你們快開門,否則就休怪我不客氣!”

  黑衣人中也有脫了外袍,隨便撤了一塊布蒙面的阿奇,阿奇快速的給幾個人使了一個眼色,他們一瞬間就飛奔不見,這時候房門自然被撞開了,一大批的人沖了進來,帶頭的還有嬴天書院的山長,和岳鹿書院的宋山長,看到溫亭湛和夜搖光帶著宣麟和宣夫人不由松了一口氣。

  “快,快去救火!”宋山長連忙阻止端著水,提著水桶,扛著大水盆的學子和護院沖進去救火。

  而嬴天書院的山長則派人過來攙扶宣麟,至于宣夫人就沒有幫忙了,畢竟宣夫人是女人,于理不合,不是誰的根夜天樞似的,只有‘十一歲’,宋山長只能吩咐夜天樞將宣夫人送到自己的院子,由其妻女來照料。

  大家都在關心著火勢,索性火勢雖然大,但還是在眾人齊心協力之下被撲滅,除了宣麟的小院子,其他房舍也沒有受到牽連,原本松了一口氣的眾人,卻在最后護院抬出一具尸身后,不由心又沉重了起來。

  看了看在場的人,嬴天書院的人都知道是宣麟的姨母,尸體被白布遮擋住,抬尸的人在宋山長的耳邊低聲說了什么,宋山長的臉色一變,目光微妙的看了看宣麟。

  “這……這是麒麟公子的隨從?”他們一直記得麒麟公子因為行動不便有個隨從形影不離,宣麟是被溫亭湛送救出來,卻沒有見到宣麟的隨從阿奇。

  夜搖光和溫亭湛都不著痕跡的掃了那突然出聲的學子一眼,有點眼熟,今日在飯堂似乎和那個黃演眉來眼去了幾下的人。

  “不,是麟之姨母?!毙胫肋@是后招準備上場了,他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認。

  “???那為何適才麒麟公子不讓我們進去救人?”果然,那人突然驚呼,“雖說火勢大,但我們如此多的人,總能想辦法,麒麟公子為何不說一聲?!?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福彩3d钱王预测 高频彩票论坛 新疆11选5官网 玩湖南快乐十分有什么好方法 天津快乐十分奇偶走势图 江西十一选五最新技巧 燕赵福利彩票排列7 河北十一选五稳赚技巧 体彩排列5开奖结果 江西十一选五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