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390章 :反問

  麒麟公子為何不說一聲?

  這一句話,所有人都錯愕了,對方是宣麟的親姨母,何以到逃出來,見到人之后,還不曾開一句口?求救一聲?那可是活生生的一條生命,就算是陌生人也不可能忘記,為何親姨母卻忘記了?

  夜搖光想要開口,卻被溫亭湛給攔下,垂下的寬大袖袍內,溫亭湛的手抓住夜搖光的手,輕輕的捏了捏。

  宣麟的臉上看不到任何情緒,非常自然的說了一句:“大火起前,姨母已經喪命,火勢熊熊,麟不能因著姨母的尸身,而讓活人犯險?!?br/>
  去救了火的都知道火勢比較大,如果進去救人,有去無回的可能是交大,大家點了點頭,明白宣麟的意思。

  而那人又詫異:“已經喪命,麒麟公子的姨母怎么會在公子的屋內喪命?”

  “姨母系自裁?!毙牖卮?。

  大家都是一陣驚訝,抬尸的護院在宋山長的耳邊有說了什么,宋山長點了點頭:“荀夫人確然是自裁,這是宣家的家務事……”

  “宋山長?!边€不等宋山長說完,那人就站出來,對著宋山長作揖,“此事關系到一條人命,總不能聽麒麟公子一人之言,雖說荀夫人乃是麒麟公子姨母,的確是家事,可荀夫人并不是宣家簽了賣身契的奴仆,天理昭昭,律法嚴明,學生等人希望宋山長能夠給大家一個交代,為何麒麟公子的姨母會在麒麟公子的屋子內自裁,總要有個因由?!?br/>
  宋山長蹙了蹙眉,這是岳鹿書院發生的事情,他作為岳鹿書院的確有理由給所有人一個說法,于是將目光投向宣麟。

  宣麟突然抬眸,深沉而又睿智的目光看向那人:“這位同生凌然正氣,道教人心生欽佩,不知如何稱呼?”

  “金山書院金珂?!苯痃婊氐?。

  “金同生既然如此關心麟之家事,麟也不好有所隱瞞?!毙朊嫔谷?,“姨母受奸人所蠱惑,欲置麟于死地,恰好允禾來尋麟,允禾博學廣識,識破姨母杯中迷藥,麟質問于姨母,這時大火突起,姨母才知蠱惑她之人也欲要她之性命,母親身中姨母所下之迷藥,麟行動不便,姨母幡然醒悟,為了讓允禾只顧及我們母子二人,故而當場拔出麟之匕首穿胸而過?!?br/>
  宣麟的話除了小元氏下迷藥以外全都是假話,但他偏偏說的不急不緩,說到最后面上已經有了沉痛之色,大家都能夠感同身受。這番話說的滴水不漏,小元氏死前也要擺宣麟一道,她所用的自殺匕首乃是宣麟的獨有之物,曾經作為宣麟依賴如母的人,她自然是能夠輕易拿到。這才是這個事情最大的致命點,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在溫亭湛去尋宣麟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商議出了所有對策。

  元氏中迷藥,宣麟沒有阻止,第一是不希望元氏看到小元氏陰險的嘴臉,第二就是為了這一步,只需要去找個大夫去查一查,就能夠查到元氏體力的確有迷藥,而小元氏沒有中迷藥,相比不能行走的宣麟,和沒有中迷藥的小元氏,誰能夠害誰不言而喻。

  至于為什么阿奇會說溫亭湛還沒有進屋就被人叫走,這的的確確真尤其是,是做給旁人看,只不過連阿奇也不知道,為的就是造成一個時間差,溫亭湛在事發當時并沒有在場,只是辦完事又折回來,恰好撞見小元氏對宣麟行兇這一幕。

  這是他們兩商議出來的結果,因為無論小元氏做了什么,終究是宣麟的姨母,而且書院學子中毒的事情不能暴露出來,否則對宣家的質疑就會一浪一浪的掀起,這件事情將會沒玩沒了,也會牽扯出更多無辜的人,他們才會這么費心思得到解藥。

  宣麟的話讓金珂目光一變,顯然沒有想到事情和旁人告訴他的出現了這樣的分歧,于是只能頗為愧疚的對宣麟一作揖:“是在下莽撞,還望麒麟公子勿怪?!?br/>
  “無妨,人命關天,金同生所言也在情理之中?!毙氲暤?,“只不過麟有一疑問,請金同生解惑?”

  金珂眉心一跳,還是道:“公子請問?!?br/>
  “麟之隨從,武藝高強,曾在五十余暴徒手中救麟于危難,世人皆知,不知金同生可知?”宣麟問道。

  金珂現在如果答不知就太假了,因為這件事傳的非常的廣,這件事其實就是小元氏所說的雇兇刺殺宣麟的事件,阿奇身負重傷護住將五十多個殺手殺死,后來遇上了路經的巡撫大人,巡撫格外震怒,故而下手徹查,才會令這件事廣為人知,一時間麒麟公子有神人相助的事跡因為麒麟公子本身的神秘色彩也被人津津樂道。

  “在下略有耳聞?!苯痃嬷荒苡仓^皮道。

  “想必諸位也略有耳聞?!毙雽χ娙说?,在場的人無比點頭,“故此,諸位才會未見阿奇在麟之身側,想到被燒死之人乃是阿奇,到時候金同生見解非凡?!?br/>
  那樣武藝高強的人,就連溫亭湛提著兩個人都逃出來了,怎么可能跑出來?他們的的確確沒有想過那燒死之人乃是阿奇,只當做是縱火的兇徒,要不是金珂莫名其妙的來了那么一句話,甚至自動認為是不是兇徒不止一個,阿奇在知道溫亭湛能夠將宣夫人和宣麟救出來之后,就去追擊兇徒了。

  可是為什么金珂的想法會和他們不一樣呢?真的如同麒麟公子所言是金珂心細如發?不,他們都是代表各大書院來參加文賽的人,沒有一點腦子是不可能獲得這樣的資格,他們都在想金珂方才的言行,似乎有意無意的就想要暴露出死者,那么溫亭湛來了,金珂怎么知道死的是宣麟的姨母呢?如果金珂不知道,怎么會這樣的引導大家?

  一下子眾人看向金珂的目光就非常的耐人尋味。他們日后都是要躋身官場,腦袋不會轉彎的肯定有那么一兩個,但大多數人還是品味出了這是一場針對宣麟的陰謀。又聯想到宣麟說他姨母是被人蠱惑……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安徽快3预测一定牛遗漏 配股资格 一定牛陕西十一选五 福彩3d图谜丹东全图 河内一分彩开奖结果 吉林快3投注技巧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结果一定牛 今日股市最新消息上证指数上证指数2020年预测 北京pk赛车软件下载 美国股票配资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