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539.第539章 云非離舍身相救

  虛谷,溫亭湛,甚至就連閃躲偷襲的夜搖光瞬間都呆住了,那一瞬間那一股剛猛的力量將夜搖光給籠罩,于暗道之中,將她的身影照亮,震驚的容顏煞白一片,四周的鬼魂都被飛擊的粉碎,而她也覺得仿佛一把天外飛來的刀,似乎要將她的一層皮給活活掀開,那一種恐懼已經讓她的靈魂都生不起反抗。

  “搖搖!”溫亭湛想要沖上前,卻撞上了出口殘余的勁風,被反彈了回來。

  說時遲,那時快,幾乎是在夜搖光已經沒有反抗余地的同一時間,在那一股殘余的力量打在夜搖光身上的前一刻,一抹身影擋在了夜搖光的面前,一雙鐵臂攬住了她。

  旋即一股溫熱的液體噴在了她的臉上,血腥之氣瞬間在她的鼻息蔓延開來,暗道黑下去的一瞬間,夜搖光已經看清了抱住她的到底是何人。

  云非離!

  夜搖光的心無比的震撼,她和云非離不過短短的一些交集,而且并沒有什么美好之處,為何云非離卻在這個時候擋在了她的面前,那可是渡劫期真君的力量,即便經過一重鬼墻卸去了大半,即便云非離現在已經是化神期的修為,那一股力量也足夠讓他殞命!

  然后來不及多想這些,云非離重傷,他無法凝氣護體,夜搖光迅速用戈無音送給她的長陵將云非離給包裹住,趁著出口還有虛谷殘余的力道,她也不知道哪里爆發的五行之氣,抱著云非離就猛然撞向已經開始又有被鬼魂密封的墻,手腕一甩,將虛谷給她的符紙化作了一團火焰,扔向還未形成完畢的火墻,看著一縷縷鬼魂被迅速的燒成灰燼,燃出一個小小的洞,她迅速的從洞中撞了出去。

  虛谷在火焰燃燒起來的一瞬間,就運氣抓住了夜搖光,可謂將夜搖光生生的給拖了出來,跑出暗道之后,夜搖光身上好幾道抓痕,有幾道深可見骨,但是夜搖光來不及顧及,她抱著云非離,對著虛谷大喊:“老頭子,你快看看他?!?br/>
  虛谷連忙蹲下身體,運足氣的掌心覆蓋在云非離的天靈蓋,一**五行之氣涌入了云非離的體內,約莫半柱香的時間才收手,而后嘆了一口氣:“他的傷,老頭子倒是能給他治好,可他體內涌進了大量陰氣?!?br/>
  暗道之中怨鬼無數,云非離重傷之時,涌入大量陰氣實屬意料之中。而云非離本身體內就是金木火三種五行之氣鍛造了他至陽體魄,也就比乾陽那種天生的純陽之人差了一點而已,如今大量的陰氣涌入,躥入他的四肢百骸,若是不及時將陰氣驅趕出來,只怕要成為一個廢人!

  這里有那個力量將云非離體內的陰氣拔出來的只有虛谷一人,可虛谷還得要接應在暗道之中的人,等到虛谷將暗道之中的人接應出來,只怕已經來不及。

  “都是老頭子被氣昏了頭?!碧摴纫魂囎载?。

  “與您無關?!币箵u光心急如焚,但理智尚在,虛谷其實已經非常有度,若非那一瞬間她被陰鬼之力撞了過來,毫無閃躲的空隙,她一定可以躲開,而暗道之中到底有多少無孔不入的陰鬼之氣,虛谷并不知道。

  “無妨,我沒事?!痹品请x這個時候蘇醒過來,他渾身冰涼,對夜搖光綻開了一抹微笑。

  “老頭子,這里交給你?!币箵u光突然目光一凝,他扶著云非離去了墻角一出,抬首對溫亭湛道,“湛哥兒把陽珠給我?!?br/>
  溫亭湛當即取下陽珠遞給夜搖光。

  夜搖光接過陽珠,將云非離扶起來:“我不會讓你有事?!?br/>
  這個人情她欠不起,云非離也非比常人,他是縹邈仙宗宗主的愛子,若是他為了她有個閃失,就算她背后有緣生觀支持,這件事也不能善了。

  盤膝坐在云非離的身后,夜搖光迅速的運氣,她的手訣變化非常的快,五行之氣猶如實質般交匯成了一個古老復雜的圖案,手腕一抬,將陽珠飛旋到那懸浮在云非離背后的圖案中間。

  雙手迅速的一轉換,那一個圖案就快速的旋轉,陽珠的純陽之氣迅速的散開,籠罩住了云非離的全身,這一股純陽之氣涌入,讓覺得渾身都快凝冰的云非離頓時一抖,瞬間感覺到他一點點流逝的生命力竟然有重新凝聚的跡象。

  而流躥入他四肢百骸的陰煞之氣,也瞬間的回流,匯聚到他的背部,密密麻麻的貼在他的后背上,脊梁骨都僵硬的沒有知覺,但是那陰冷的氣息在一層層的被吸走。

  這個時候,在暗道之中的戈無音已經被傷的快要凝不住氣,她咬了咬牙,想著方才沖出去的夜搖光,如法炮制的催動最后一點力,沖向已經開始密實的鬼墻,不過短距離被抓傷的疼痛,涌入進身體的陰氣,將催開的符紙扔向鬼墻。

  有了夜搖光在前,虛谷一看到變化,立刻運氣將鬼墻碎開一道口子,兩者力量相加,戈無音跳出來的反而比夜搖光更加的輕松,但依然是遍體鱗傷。

  接出了戈無音,虛谷就見到夜搖光在做什么,看著她竟然用古術法將云非離的體內的陰氣經過陽珠的煉化導入自己的體內,不由憂心。

  這時候夜搖光已經將云非離體內的陰氣全部出吸納出來,而后她再度取出了紫靈珠,吸入到體內有些浮躁并不能完全消化的力量,應該快速的用來催動紫靈珠,用紫靈珠水之靈,替云非離療傷,一圈圈的將體內暴躁的氣全部消耗干凈,夜搖光才收了手,而后整個人猶如水里撈出來的人,渾身被冷汗清透,她虛弱的往后一倒。

  站在她身后的溫亭湛迅速的扶住了她,看到倒在熟悉的懷抱里,夜搖光再也抑制不住疲倦,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而這個時候,陌欽也在陌荻的保護之下,先沖了出來,緊接著是給陌荻叔侄二人讓了路的云笠和云酉,陸陸續續的有人沖了出來。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最热门的网赌网址大全 1991年上证指数 广东快乐十分 走势图 广西快三手机app 最新个人投资理财产品 江西快三哪里可以购买 重庆幸运农场杀号技巧 下载app安徽11选5遗漏 配资盘 海南飞鱼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