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540.第540章 湛哥之策

  夜搖光這一覺睡得很沉,等她醒來的時候她耳邊有潺潺的水聲,夜搖光猛然坐起身,他們在地宮之中,哪里來的水聲?

  “搖搖,你醒了?”一直守在夜搖光的身邊的溫亭湛見夜搖光醒來連忙湊上前,抓住夜搖光的手。

  夜搖光先是看了看四周,他們還在地宮之中,處在一個圓形的宮殿,宮殿的頂部非常的高,這一次沒有石階,而是隔了一個圓形的水池,這個水池約莫十尺寬,是一種銀色的水,像水銀。然后是象牙砌成的石臺,石臺上竟然是一個噴泉。

  “我們此刻在何處?”夜搖光收回目光看著溫亭湛。

  “你昏睡的太久,我們已經過了十幾重地宮?!弊谝箵u光身旁的戈無音嘴往前方努了努,“這個石臺外有一個散靈大陣?!?br/>
  散靈大陣,就是會將所有進入其中蘊含著靈與氣的人散盡修為,夜搖光看著這個大陣,只怕陣法一啟動,那些銀白色類似水銀的液體就要飛濺開來,被散盡了氣的他們,根本沒有辦法躲開,也不知道這水濺到人的身上會是一番怎樣光景。

  夜搖光看了看沿著宮殿角落坐下的人,似乎他們一行人少了不少人。

  順著夜搖光的目光,溫亭湛猜到了夜搖光心中所想:“在暗道之時便有兩位長老沒有走出來……”

  夜搖光想到驚險的暗道,她身上揣著虛谷贈送的法寶玉扣,還有虛谷的符紙,都抵不住那不知活了多少年的陰鬼靠近,固然是因為身處在那個環境,對法寶有抑制的緣故,可不得不承認暗道之中的陰氣,走過一次,哪怕是云笠這個大乘期也不想走第二次。

  人多的時候還好,可以分散一下陰氣還有隱藏在其中的鬼王注意力,一旦人少那么落在最后的兩人很可能是無法抵擋住陰氣的猛烈攻擊。其實夜搖光不知道,這樣的結果還是后來虛谷強硬再度撕開鬼墻,從新又進入一次,才將這么多人給帶出來,否則損失將會更加的慘重。

  過了暗道之后,就沒有遇到類似暗道那樣可怕的地方,所以他們帶著昏迷的夜搖光一路走到了這里,期間獲得了不少寶物,可一進入此地之后,最先就連溫亭湛都沒有察覺這里的奧妙,研究了超過所有長的時間,都沒有能夠道破這個地方的玄機,最后又有兩位其他宗門的長老與虛谷一道打頭陣,可誰知一進入進去三人身體驀然一空,才察覺不對,就連虛谷也是拼了不顧內傷強行掙脫出來,好在虛谷掙脫出來,否則下場也會與那兩位長老一樣,被那銀白色的黃泉水給腐蝕的連骨頭渣子都不?!?br/>
  夜搖光聽了之后,就皺眉看向那個陣法,看了一會兒盤膝打坐養傷的虛谷恰好睜開了眼睛:“丫頭,你醒了?”

  “你可還好?”

  “你可還好?”

  兩父女幾乎同時問出了口,而后都笑出了聲,虛谷道:“一點小內傷,方才得了兩枚靈果,此時已經無礙?!?br/>
  夜搖光點了點頭:“我也沒事,睡足就好?!?br/>
  她身上那些外傷溫亭湛早就給她處理好了,她并沒有受內傷,只不過是疲乏過度,自然是休息夠了就好。

  說完,夜搖光將目光落在云非離的身上,遲疑片刻才問道:“云公子,你可還好?”

  “托夜搖光之福,我沒事?!痹品请x笑道。

  夜搖光看著他臉色也正常,于是點頭:“多謝云公子救命之恩?!?br/>
  云非離怎么也是化神期的修為,若非云非離擋下,她只怕要被虛谷的力量打的五內俱損,說是救命之恩實在是不為過。

  “夜姑娘不必介懷,我也是為大局著想?!痹品请x輕聲道。

  夜搖光滿眼疑惑,為大局?

  只見云非離垂下眼簾輕笑:“夜姑娘若是誤傷于真君手中,真君必然心神大亂,只怕我們幾人也未必能夠從暗道之中全身而退,再則沒有了真君領路,我們必然要被困死在地宮之中?!?br/>
  暗道他們不可能再走回去,那是不要命的做法。若是不從暗道再退回去,沒有了虛谷,他們根本走不到這里,只怕已經全部殞命。這一路走來的驚險,已經超越了他們有的活了上百年之人的認知。

  雖然云非離這樣的解釋很說的通,但是夜搖光卻覺得有些不對勁。換了她,可不會為了大局連命都不要就去救一個只有幾面之緣,非親非故之人,她有點搞不懂云非離的想法。

  最后只能歸結于云非離的的確確是非常之人,但還是道:“無論如何,日后云公子若有需求,我力所能及,決不推辭?!?br/>
  “若是這般夜姑娘會心寬一些,那么我便記下,日后但有所求,定然不會忘記夜姑娘?!痹品请x見此便道。

  “好?!币箵u光心里的確因為這個承諾而松了一口氣,便轉頭看向虛谷,“老頭子,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在何處?”

  “若我推算無誤,應該很快就到中心處?!碧摴然卮鹨箵u光的話。

  “這個局,當真無法破除?”夜搖光看著素雅大氣的石臺,流動著的銀色液體在光亮的宮殿內折射出銀白的光芒,格外的令人美麗動人,就是這樣美好的一個東西,卻能夠殺人于無形。

  “我有一策?!睖赝ふ客蝗婚_口道。

  所有的目光都往向溫亭湛,夜搖光頓時反扣住他的手,她似乎已經明白他要說什么。

  低頭反握住夜搖光的手,溫亭湛道:“搖搖,我們現在沒有退路,要么從這里退回去,但必須得再走一道暗道,就算是義父逐一一個個將我們分別送出去,也會耗盡義父的修為,可若是不破除這個局面,我們就必然要困死在這里,你們能夠撐得上幾個月甚至幾年,可我不行?!?br/>
  他是一個凡人,不吃不喝他最多可以稱得上五日。

  “湛哥兒……”夜搖光緊緊的拽著溫亭湛的手,輕輕的喊了一聲。

  “放心,我從不為沒有把握之事?!鄙焓峙牧伺囊箵u光的手,溫亭湛低聲安慰她。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上海配资公司 搜索吉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河北11选五全部规则 海南环岛赛直播 在线配资 体育彩票排三开奖历史 如何开期货配资公司 兑换现金的棋牌游戏 股票每日推荐网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