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841.第841章 出人意料

  “想不明白?!币箵u光搖著頭,實在是太燒腦。

  溫亭湛也沒有給夜搖光解惑,而是拉起夜搖光,站起身牽著她的手往外走。

  “我們去何處?”夜搖光疑惑。

  “我心中雖然已有了答案,可尚有些疑點需要證實,我們去一趟京兆府?!睖赝ふ坷箵u光出了門,就牽出了絕馳。

  帝都是最大的一個都城,狀元府距離府衙有不小的一段距離,夜搖光和溫亭湛騎著絕馳,也是用了一刻鐘。

  “溫大人,您可來了,我們大人可是正念叨著您呢?!睖赝ふ恳幌埋R,府衙似乎早有人在翹首以盼,看到溫亭湛,連忙上前接過韁繩遞給身后的衙役,而后親自將夜搖光和溫亭湛領進去。

  “趙大人?!睖赝ふ坎艔奈迤?,而京兆尹乃是正三品,相差不是一星半點,就好比金丹期距離煉虛期一樣的遙遠,自然要躬身見禮。

  “允禾,快別多禮,你可是我的救星?!壁w賄在溫亭湛的面前可是一點架子也沒有,別說現在有求于溫亭湛,就算不求,也不敢擺譜。溫亭湛不僅是褚帝師的關門弟子,他現在是侍講學士,每日都能夠見到圣上,而且自他入朝以來,陛下每日都宣他講讀文獻,據說圣眷優渥。

  “這是內子?!睖赝ふ恳娳w賄將目光投向夜搖光,當日聞喜宴趙賄并沒有去,他到現在都沒有見過夜搖光,雖然猜到可以不好貿然開口。

  “趙大人?!币箵u光也是很標準的按照柳氏所教的行了禮,雖然她不耐煩這些,可她是溫亭湛的妻子,自然是代表著溫亭湛,而且她并沒有覺得行個禮是多么掉面子的事情,這是這個時代的習性,代表著前世已經沒落的文明禮貌,趙賄看著已過四旬,就當尊重長輩行個禮也沒什么。

  其實最要是本朝除了非常正式的場合,除了見到皇帝,基本都不會動不動行跪力,對女子更加優越,基本很多時候見到皇帝也不是行跪禮。夜搖光除了對下跪有些排斥一點,其他都無所謂。

  “溫夫人?!壁w賄果然很圓滑,他不會不知道溫亭湛和夜搖光沒有大婚,但是溫亭湛介紹她為內子,趙賄就喚她溫夫人,而后非常有禮貌的移開了目光。

  以她的容貌,再沒有可以隱藏的情況下,趙賄只是初時本能的驚艷之后,就目不斜視,可見在女色上趙賄很正派,難怪溫亭湛看得上他。

  趙賄將他們引進內堂,此刻衙門無人鳴冤,趙賄原本正在愁求溫亭湛幫忙的案件,自然是沒有其他比較緊急的事情,便親自招待他們。

  寒暄了幾句,趙賄才道:“允禾此刻登門,可是有了線索?”

  要知道他今早才決心聽顧元生的話將案錄什么的送到溫亭湛的手中,看著這個時辰,滿打滿算,溫亭湛也最多將所有的東西過目了兩遍,他不信苦惱了他快半個月,刑部已經開始催他備案的案子,溫亭湛都沒有去調查,就這樣看了兩遍就能夠破案。

  事實上,趙賄不知道溫亭湛就抽了半個時辰的功夫看了一遍。

  “我想讓大人派個人陪我去一趟死者家中,我只需要問幾個問題,便知曉這個案子兇手到底是何人?!睖赝ふ恳膊缓?,既然要用對方,他喜歡的對方絕對的忌憚他,害怕他,信服他。

  趙賄一驚,可惜他是京兆尹不能離開府衙,要是有人在期間擊鼓鳴冤告狀可不好,雖然心里癢癢,想要跟著去一探究竟,可他還是忍住了,招了招手讓人去將京兆少尹章憲,親自陪同夜搖光和溫亭湛去了死者的家中。

  溫亭湛首先點名要見的死者的雙親,其后點名要見的是死者的書童,最后見了其母房中管事嬤嬤。問案的時候夜搖光不好在場,故而問了些什么,夜搖光并不知曉。但是溫亭湛只用了半個時辰,就帶著幾份供詞離開了死者家中。

  “如何,允禾,你可知曉誰是兇手?”在京兆府焦急等待的趙賄看到溫亭湛回來,連忙急不可耐的迎接了上去。

  “趙大人莫急?!睖赝ふ亢攘艘豢诓柚笮Φ?,“這并非一起誤殺案?!?br/>
  趙賄和少尹章憲對視一眼:“那是謀殺案?”

  夜搖光挑眉,可溫亭湛依然搖了搖頭,不是誤殺、不是謀殺,難道還是……

  見幾人都是瞪大了雙眼,溫亭湛明白他們都想到了,于是頷首,正要開口說什么之時,他和夜搖光同時感覺到腳步聲靠近,他的目光不由往向后面的隔間。

  趙賄見溫亭湛沉默無聲,目光后面,他不解的對自己的護衛使了一個眼色,那護衛走到后面,很快就走出來低聲在趙賄的耳邊說了句。趙賄頓時干咳了兩聲:“溫大人但說無妨?!?br/>
  既然趙賄不介意,溫亭湛也不在乎多一個人聽見:“這事兒要從死者的書童說起,他與那妾室購毒的丫鬟乃是同鄉,因著一個是正房少爺身邊的人,一個是妾室身邊的人,旁日里極少私下聯系,但念在同鄉之誼,在大事上還是多有照顧,比如那丫鬟遭負心人拋棄,這書童便沒有少寬慰,察覺這丫鬟有了輕生之念,便對她多加留心,才知曉了她買了毒藥,而書童因著幾番阻撓也沒有將這丫鬟勸住,故而心事重重,自然就落入了死者的眼中,他旁敲側擊將前因后果了然于心?!?br/>
  “供詞上有府中的下人看到死者的書童與這妾室的丫鬟爭執,這也是被指向妾室毒殺死者的重要證據之一,原來他們竟然不是爭執,而是書童在勸住丫鬟輕生!”趙賄拳頭砸在自己的掌心,頓時覺得這才是合情合理,激動的看著溫亭湛,“允禾,快快快,這死者明知道有毒,他又是如何中毒?”

  “因為他想殺一個人?!睖赝ふ炕氐?。

  “誰?”幾人同時問出聲,章憲道,“難道是其母?若是如此,他怎會中了自己下的毒?”

  然而,溫亭湛給了他們一個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答案:“不是其母,而是其父?!?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贵州快三精准预测 股票指数怎么计算 吉林快3宗合走势图 体彩11选五输钱太快了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pc幸运28猜测软件 北京配资炒股 排列5开奖直播现场直播 佳永配资实盘还是虚拟盘 四川快乐12助手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