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843章 叫我溫夫人

  “就是家常便飯,溫夫人一定要賞臉?!壁w賄連忙對夜搖光道。

  這個狡猾的溫狐貍!把什么都推到她的頭上,她是女眷,到時候要么就讓女眷單獨招待她,要么就是兩家人同桌,這個家伙肯定是知道若是留下吃飯,怎么都會遇上那位趙小姐,才會讓她來決定。

  “既然趙大人如此盛情,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奔热挥辛嗣珙^,就要早早的掐滅,她何懼有之?干嘛要躲!

  “那允禾,溫夫人請?!壁w賄高興的將他們請到了府衙后面的內院。

  然后連忙吩咐下人去把他的夫人請出來,然后他的夫人不出意外的攜帶了一個妙齡少女,約莫二八年華,容貌談不上貌美,棱形臉尤為突出,眼睛很清亮,可是卻是偏小的單眼皮,胭脂色的唇瓣,并不算特別挺直的鼻子,生在肌膚格外的白皙,擱在前世就是那種看起來冷靜淡漠的女強人,從她的姿態和行走的步伐可以看出她是一個極其自信,才華內斂的女子。

  “這是內子,這是小女?!壁w賄連忙介紹,“這是今科狀元郎,如今侍講學士溫大人,這是溫大人的夫人?!?br/>
  “趙夫人?!睖赝ふ亢鸵箵u光對趙夫人行禮,然后與趙微瀾見禮:“趙姑娘?!?br/>
  “溫大人?!壁w微瀾行了禮,卻是對夜搖光換了一個稱呼,“夜姑娘?!?br/>
  夜搖光幾不可見的揚了揚眉,溫亭湛的眼底冷光一閃而過。

  趙賄也覺得有點尷尬,但其實溫亭湛和夜搖光還沒有大婚,自己的女兒這樣稱呼也沒有錯,如果他當場呵斥顯得有些小題大做,且若是真的爭論起來,反而是讓夜搖光難堪,于是瞪了趙微瀾一眼,就道:“溫大人,溫夫人,我們這邊請?!?br/>
  晚膳設置在花園之中,原本趙賄邀請章憲,可章憲早已經有約,所以就只有趙賄一家三口和夜搖光夫婦。既然只有兩家人,而彼此的夫人都在,也就沒有男女分開。

  飯用到一半之時,趙微瀾舉起酒杯:“今日在后堂聽到溫大人的分析,溫大人細致入微,斷案如神,小女萬分佩服,在此敬溫大人一杯?!?br/>
  溫亭湛卻沒有放下手中的筷子舉杯:“趙姑娘廖贊,本官尚未及冠?!?br/>
  趙賄一家三口都是一愣,不知道溫亭湛怎么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

  溫亭湛很是善解人意,他的目光滿是柔情的看著夜搖光:“內子嚴令,湛弱冠之前不飲酒?!?br/>
  坐在溫亭湛旁邊的夜搖光借著桌子的遮擋,伸手狠狠的擰了擰溫亭湛的大腿:這個混蛋,每次招惹的桃花,都拿她出來頂缸!

  “夜姑娘對溫大人,管教甚嚴?!壁w微瀾狀似玩笑的說道。

  “阿湛自三歲起一切大小事務都歸我管,這管著管著也成了習慣?!币箵u光也不介意趙微瀾的綿里藏針,直言道,“這男子不怕管,就怕不管,若是不關心何來操心?趙姑娘還未出閣自然是不懂?!?br/>
  “小女似乎記得夜姑娘和溫大人也尚未成婚?!壁w微瀾面露疑色。

  “趙姑娘豈能與我相提并論?”夜搖光這話說的很是輕蔑,偏她眼中盡是自嘲之色,“趙姑娘乃是趙大人和趙夫人千嬌萬寵養大的大家閨秀,出入奴仆成群,飯來張口衣來伸手。我不同,自幼便父不詳,是婆母養大,和阿湛說的好聽些是少時夫妻,說的不好聽就是童養媳。不過老天總不會讓一個人太倒霉,幸得爹娘將我當親生女兒養著,趙姑娘恐怕不知道,娘一直喜歡女孩子,幼時在家中我可比阿湛得寵,故而自小他什么都歸我管。唔,我和阿湛很早以前就換了婚書庚帖,只不過缺了一個我這種生在鄉野并不看重的大婚儀式罷了。其實依我看,這個儀式不要也罷,可是誰讓我好命攤上了阿湛這么好一個夫君,他不想委屈我,也不允許旁人看低我,故而硬是要補辦一場。故而,趙姑娘可以喚我溫夫人,無需避諱?!?br/>
  要說口才,也不看看夜搖光做的是哪一行,雖然她不是那騙人的神棍,但從來只有她不想說,沒有她說不來。一番連消帶打的言辭,可謂字字含刺,扎入趙微瀾的心窩。對待敵人她從來不手軟,更遑論是情敵!

  趙微瀾的果然滯了滯,看自己女兒吃虧趙夫人才道:“也不曾聽聞溫公子與夜姑娘要大婚的消息,不是定在何時?”

  “這呀……”夜搖光苦惱道,“這都要怪阿湛,我說既然是個儀式,那就隨便擺兩桌邀請相熟之人來做個見證便好,可阿湛硬是要去永安寺,向源恩大師請期,說是這人生僅有一次的大喜事,自然要格外重視。這下可好了,源恩大師給我們請的是明年之期,還有足足一年,日子還長,我和阿湛都是出生鄉野,沒有大戶人家的講究,也就沒有宣揚?!?br/>
  “源恩大師??!允禾可是用了心,這源恩大師哪是那般容易見得著,更別說是為了合姻緣,訂婚期這等事,只怕源恩大師已經幾十年不曾為此開過金口?!蓖耆珱]有看懂女兒心事的趙賄稱贊道。

  “哪里哪里,我幼時乃是內子養大,吃的穿的都是內子操持而來,如今我可獨當一面,自當如烏鴉反哺,盡我所能,予她最好?!睖赝ふ磕抗馊缤梢匀诨┑呐?,柔柔融融的看著夜搖光。

  “竟然是明年,我聽聞夜姑娘仿佛比溫大人還年長三歲……”趙微瀾說著也仿佛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聲音弱了下去。

  “趙姑娘無需介懷,我已過雙十年華這不是秘密,是人都有這么一朝,遲早的事兒犯不著避諱?!币箵u光非常落落大方的說道,然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好在,老天待我不薄,到沒有讓風霜染了我的鬢發,歲月也不曾在的臉上留下痕跡,沒事我還可以裝一裝嫩?!?br/>
  “哈哈哈哈,說不定為夫垂垂老矣,我的搖搖依然如此貌如天仙?!睖赝ふ恳卜路鹗切那橛鋹?,非常旁若無人地真性情夸贊一聲。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山西11选5分布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11选5中奖规则 北京十一选五结果查询 江西福彩快3是真的吗 ok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河北11选五一定牛跨度 河南快三今天专家预测 福建11选5任选五中4 福建快3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北京pk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