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1034章:智者用腦

  面對女兒的指證,面對小舅子的質問,段拓索性將小舅子和女兒給軟禁起來。

  “段拓現在心急如焚吧?”夜搖光想想就快意,好在段拓沒有再出門,否則倒霉的事情還會接踵而來。

  “唔,很快就有人登門為他排憂解難?!睖赝ふ枯笭栆恍?。

  “什么人?”夜搖光先是眉頭一皺,待看到溫亭湛狐貍一般滿是算計的笑容,才沒好氣的問道,“你給他設局了?”

  “這得多虧夫人的相助?!睖赝ふ可焓謹堊∫箵u光柔軟的腰肢,“我讓陌大哥尋了一個人喬裝易容成為琉球王室的人,明日登門去忽悠他,將他的陰煞之氣給解了?!?br/>
  “你要給他按上一個通敵賣國的罪名!”夜搖光倒吸一口涼氣。

  “雖則段拓此人有能耐,且確然沒有賣國之心,可他觸碰到了我的逆鱗?!睖赝ふ棵寄壳謇?,“若他只是對小六幾個小懲大誡,給我這個憑空而降的監軍一個下馬威,我未必沒有理解他的心胸,可他卻下了殺手。想將我置身于萬劫不復之地,那就要做好自己萬劫不復的準備?!?br/>
  “我只是驚嘆你的深遠?!币箵u光可沒有覺著溫亭湛這樣做有錯。別人都欺到頭上,再跟他講仁義,那就是傻子!

  “我知?!睖赝ふ康拿嫔岷拖聛?,“明日我讓人為他去了煞氣,理由就是要陸永恬做交換,順理成章的把小六撈出來,至于安縣縣令那邊,自然是去尋他要人?!?br/>
  “你用什么名目讓他指定要小六?”夜搖光疑惑。

  “你們修煉之人,不是對特殊的生辰八字,特殊的命格之人都情有獨鐘?段拓并不知這其中的因由,隨便忽悠幾句便是?!睖赝ふ块e適的說道。

  夜搖光的唇角抽了抽,世人為何把地師叫做神棍,就是這么來的!

  不知夜搖光心中吐槽的溫亭湛接著道:“等小六被放出來,我就順利的讓人將之帶到琉球,金子也在琉球,當初我可沒有少讓它在琉球王宮挖地道,就讓小六趁機潛入琉球王宮,一則不讓段拓起疑,二則和我們倒是可以里應外合,三則坐實了段拓通敵賣國之罪!”

  “可是小六殺人罪不洗清,等到戰事結束之后,依然會被掀開……”夜搖光還是有些擔憂,畢竟這個辦法還沒有將小六的殺人罪洗干凈。

  “死的不是安縣縣令妾室的侄女么?”溫亭湛眼底幽寂的冷光一閃,“等到大戰結束之后,我會讓浙閩總督親自告訴他的好外甥,安縣縣令他需要指證誰才是真兇!”

  “你要動總督!”夜搖光目光一瞪。

  “我連封疆大吏之首的直隸總督都動的,還動不得浙閩總督了?”溫亭湛輕輕一笑,伸手撫摸著夜搖光柔順的長發,“我家搖搖不是想要岳書意第一站來這八閩么,但凡是我家搖搖所想,我自然盡力滿足?!?br/>
  “我、我不過一時氣憤的隨口之言……”她就是被段拓的做派給氣著了才會說出一句吐槽的氣話。

  “夫人總是金玉良言,解我困憂?!睖赝ふ宽槃葺p柔的說道。

  夜搖光老臉一紅,這完全不是她的功勞,她也不敢認,于是不得不轉移話題:“岳書意這才剛剛任九州巡撫,一上任就對上了浙閩總督會不會太高調了?”

  這樣會讓岳書意接下來更加的舉步維艱,越是官大的人心中越恐懼,就越會對岳書意不利。

  “雖說我要讓岳書意對上浙閩總督?”溫亭湛無奈的笑道,“岳書意不過是去了浙江一帶,浙閩總督可是有個寶貝兒子在浙江任縣令呢,而且一做就是八年的縣令?!?br/>
  “八年?”夜搖光立刻品味出來貓膩。

  有個官居總督的老爹,且還在自家老爹的領地,他竟然做了九年的縣令?這簡直不合常理,那么這位縣令絕對不是升不了,而是不想挪窩。

  試問一個縣令有什么值得一個人一當就是八年么?給知府都不換?

  “我是我查沒有錯,他所管轄的縣城有一座礦山,應當是四年前被他發現,這四年嘗到了甜頭,還沒有把甜頭吃完,自然是舍不得挪窩。且這礦山的事情他不抹平,新縣令一上任,紙就保不住火?!睖赝ふ坷湫?,“自己和外甥,哪個更重要?”

  私吞礦脈,那是謀逆的重罪,所有礦脈,不管是金銀銅鐵玉,那全都是屬于朝廷,就如同當年溫亭湛發現了金礦,不可能私吞一樣,雖然他們要不了,也無心要,但卻也是不能要!

  浙閩總督的兒子,好大的膽子!

  “你就打算用他兒子來換小六?”夜搖光皺眉,這樣膽大包天的罪名,就這樣繞過,完全違背了岳書意任九州巡撫的初衷。

  “搖搖想到哪里?私吞礦脈,那是誅滅九族重罪?!睖赝ふ拷忉尩?,“我讓岳書意擔保浙閩總督不知情,來換取小六的清白而已?!?br/>
  “那浙閩總督真的不知情么?”夜搖光又問。

  “確然不知情?!睖赝ふ亢芸隙ǖ膶σ箵u光道,“他連他兒子跟了誰都不知曉。陛下任人還是極其精準,這一點士睿倒是沒有辜負陛下。這位浙閩總督雖然不是清官,但也不是貪得無厭,草菅人命,魚肉百姓之人,最重要的是他有權欲,卻沒有野心,稱得上一個忠君之臣?!?br/>
  夜搖光聽了垂眼看著溫亭湛:“你說你一天天都什么也不做,卻把所有人都玩弄于鼓掌中?!?br/>
  “勇者用膽,壯者用力,弱者用心,智者自然是用腦?!睖赝ふ恐钢约旱哪X袋,“搖搖可莫要冤枉我,我可是每日費了不少腦子。哎呦,也不知道是這兩日絞盡腦汁,頭有些昏……”

  說著,就裝腔作勢的往夜搖光身上靠,哪知夜搖光早就了解他的尿性,立刻站起身。

  險些撲空栽倒的溫亭湛,穩住身子,頓時一臉受傷的看著夜搖光往屋外走:“搖搖,你去何處……”

  “我去給你做道天麻燉豬腦,給你補一補腦!”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幸运飞艇单双公式图 广西11选5一定牛 黑金团队快乐8网址导航 澳门国际 娱乐网址是多少 旺彩双色球最老版本下载 内蒙古11选五任选走势图 河北快三河北十一选五 急速赛车怎么玩 10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内蒙快三走势图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