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1087.第1087章 兩條路

  蒼廉矗一怔,夜搖光竟然連考都不考慮一下,遞到他的面前:“夜姑娘,這可是傳寶貝?!?br/>
  “那又如何?”夜搖光反問,旋即明白蒼廉矗是指她的態度太隨意,于是搖了搖頭,“蒼宗主,我們都幾經生死患難,從昆侖地宮開始,你的人品我如何能夠信不過?再則,這里這么多人作見證,我難道還怕蒼宗主昧下我一個東西?!?br/>
  想了想夜搖光又補充道:“而且這東西是從天而降,我又沒有費力,如果一個白得的東西能夠讓我看清一個我信任之人的真面目,我覺得很值得,這東西再珍貴,也不過是一個死物,可一個信任的人,如果是品行有問題,我卻不知,那遲早可能讓我付出生命的代價?!?br/>
  “夜姑娘的想法,總是這般的與眾不同,卻又讓人耳目一新,且嘆服不已?!备晡靽@了一聲,“有時候,覺著夜姑娘才是我們這些人多活了一百年之人?!?br/>
  “嘿嘿,那是我懂知足方能長樂,少一些計較,總會多一些心寬。這世間爭斗、沖突、矛盾無處不在,任何人活著都不易,能讓自己不心累,為何要折騰自己?”好那句話‘破財消災’,丟了的錢找不回來,你告訴自己那是替你擋了災難,這不是自欺欺人,而是讓自己不陷入自己的心魔與痛苦。

  人生在世,誰沒有一個兩難,無奈,艱苦不如意的時候?如果一旦遇,責怪這個,責怪那個,覺得全天下的人都在和你作對,對你不起,那才是浪費青春和生命的意義。她信奉,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好這是墨蘅費力氣挖出來的寶物,卻落在了她的手,那是她的東西。她自己為著能夠更大利益化交給了蒼廉矗,如果因此失去了,她沒有一點資格去怨怪別人,當然她也不會怪自己,這是不屬于她而已。

  有了吸靈鐵這個小插曲,他們也不休息了,接著前行。然而,這一日注定不平靜,雖然他們很快和墨族拉開了距離,接下來也沒有遇他們,但是在午后的時候,他們又看到了四族之人的尸骨。

  “好陰毒的毒液?!蹦皻J蹲下身,看著橫在面前的兩具尸體,和昨日那種被腐蝕的連骨頭渣滓都不剩只有一個黑影不一樣,這個毒液直接將人的皮肉腐爛,只有一些骨頭,看著分外的猙獰。

  “難道這個草叢里有什么我們不知道的毒物?”他們的面前是淹沒到膝蓋的碧綠普通草,但是這種草叢之很容易匿藏著毒蛇。而且這個島的東西,五行之氣根本驚動不了它們,好當初那種飛蛾人。

  “那邊還有一條路,我們走那邊?!备晡炜粗赃叢欢嗫梢钥吹奖M頭的小樹林,恰好繞過這一塊幽碧的草叢,可以直達前方。

  樹,是一種泛著金色,頗有些深秋感覺的樹,不過色澤稍稍亮了許多。但是樹與樹之間間距很大,看起來相對安全。

  “幾位長老,可識得這種樹?”溫亭湛突然開口問道。

  幾人都搖頭,云酉不由問道:“溫公子這是懷疑樹林有問題?”

  “云長老,你們看這些及膝的草從,危險都看不到,而樹林間距如此之大,為何四族的人選擇走了草叢而沒有走樹林?”溫亭湛提出了疑問。

  如果是他們先到,這里沒有尸骨,他們在前方經歷了那么多危險,只怕并不會選擇走草叢,正常人都應該走樹林才是。

  “這……”一時間,云酉也答不這話。

  “兩相較,也是從草樹林危險?!币箵u光看著兩方,草叢幽深,他們又不能御空而行,一旦草叢里面真的是什么蛇蟲鼠蟻的老窩,一腳踏進去,只怕想跑都跑不及。

  這些道理他們都懂,可墨族的人卻選擇了草叢而放棄樹林,委實有些怪異,只能說明墨族的人已經發現了樹林之有這草叢里更危險的東西存在。

  “那我們走哪一條?”兩條路,他們必須得走一條,兩條路都這么危險,實在是不知道如何作抉擇。

  “阿湛是懷疑墨族的人想要陷害我們?”夜搖光和溫亭湛心有靈犀,她一下子聯想到溫亭湛的意思。

  也許墨族的人先是走了樹林,但是在樹林里面遇了危險,最后退了出來,故意將他們族人的尸身扔在草叢的外面,是讓他們不走草叢這條正確的路。

  “不排除這個可能?!睖赝ふ啃χ鴮σ箵u光道。

  “可如果草叢之當真有危險該如何?”夜搖光看著這些綠汪汪的草,若是換個地方看到,倒是令人賞心悅目,若是在這個地方,那讓人不寒而栗。側首問金子,“你可看得見里邊有毒物?!?br/>
  “喔喔喔?!苯鹱觾蛇叾贾噶酥?。

  夜搖光一瞪:“金子說,兩條路都有東西,但是什么東西它卻不知?!?br/>
  “我們走樹林吧?!豹q豫了許久,陌欽翻手間,攤開的掌心有八根細長的白玉簪,簪子彌漫著一股刺鼻的味道。

  這簪子一出來。夜搖光敏銳的耳朵,聽到了草叢里傳來嘶嘶的聲音,無風的情況下,那草叢也開始晃動,很明顯里面有東西在動,眾人迅速的退開老遠。

  “這是我偶然得到的一塊藥玉,用了多種藥材浸泡,對付蛇蟲鼠蟻等物很是有效,我們一人佩戴一支?!蹦皻J一邊解釋著,一邊將東西分配給眾人。

  經歷了方才的變故,眾人哪里能不知道這藥玉的威力,連忙一人拿了一只隨意往頭一簪。

  “喔喔喔?!苯鹱哟髦?,還臭美的對著夜搖光搖頭晃來,讓夜搖光看看它美不美。

  “你再晃掉下來了?!币箵u光突然壞壞一笑,然后取出一根頭繩,“來,我給你扎個馬尾,這樣玉簪不會掉下來?!?br/>
  金子總覺得夜搖光不會對它好心,但是它算想跑,也跑不出夜搖光的魔爪,最后只能認栽的被夜搖光在正前方的腦門扎了一個雞毛鍵,那模樣別提多滑稽。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佳永配资合法配资平台排名 快三河南快三走势图 上海快三走势图电脑版 大乐透预测技巧 股票融资利息多少 重庆幸运农场选号 百姓炒股秀 体彩七星彩中三个 红通投资理财平台 幸运快乐8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