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1226章 既濟卦

  對于溫亭湛的決定,夜搖光都支持。其實溫亭湛去哪兒外放,對她這個隨遇而安的人都沒有影響,只要是跟著溫亭湛,哪怕是去地獄黃泉,她也會覺得是一路繁花。

  既然夜搖光沒有意見,溫亭湛自然就著手安排去西寧府的事情。關于他去西寧府任職,只怕第一個贊同的就是興華帝,這些年陛下對于西寧府也是愁白了頭發,青海都統有著蒙古大軍,并不是說撤就可以撤的,一個不慎就沒有人壓制得住蒙古大軍,這個從開國之初就是他們蕭家的死對頭的強大鐵騎,一直是興華帝心中大患。

  也許是看透了這一點,近幾年黃家也越發的沒規矩,好幾件事都辦的讓興華帝心里不愉,尤其是今年黃家竟然將西寧的稅收先斬后奏的拿去充當了軍餉,這除了是籠絡軍心以外,更是沒有將興華帝放在眼里。

  所以,當溫亭湛上奏陳述對西寧府的政見之時,興華帝就有一種尋到了知己的感覺,他立刻想到了今年三年考績,西寧知府也已經兩任了,正好是個合適溫亭湛的位置。

  幾乎是沒有尋找帝師商議,興華帝就私下給溫亭湛透了準信,讓他早些做些赴西寧上任的準備。

  溫亭湛回來之后,自然是將這個消息透露給夜搖光。夜搖光心情大好的將這件事傳消息到緣生觀,然后就讓出了月子的幼離準備一下,五月后帶著孩子和葉輔沿早一步先去西寧尋個私宅住上半載,了解一番那邊的風土人情,順便在那邊把得用的人手培養起來。

  安排完這些,已經是大半個月之后,蕭士睿娶側妃之時。雖然是娶側妃,沒有正妃那么講究,也不可能和正妃一樣的排場,但是作為至交好友的溫亭湛肯定是不能缺席,朝廷官員也沒有請多少。

  但終究還是很熱鬧,也有人不肯放過這個熱鬧。

  雖然夜搖光喜歡尚玉嫣這個人,但她也同樣喜歡喻清襲,在這種時候她自然是陪在已經有了八個多月身孕的喻清襲身邊。

  “灼華姐姐,我們定娃娃親吧?!敝獣砸箵u光也懷孕的喻清襲,完全不顧自己大腹便便,目光灼灼的看著夜搖光平坦的小腹。

  夜搖光卻笑著對喻清襲搖頭:“不好?!?br/>
  “為何?”喻清襲小臉一跨,試探的問,“你不想他們和皇家扯上關系?”

  “我不會給我的孩子指腹為婚?!币箵u光笑著對喻清襲道,“待到他們長大,若是他們心之所向恰好是有婚約之人,那倒是一樁佳話??扇舨皇?,那就是一場悲劇,要么苦了孩子,要么傷了兩家的情意。和皇家沒有關系,若是日后我的孩子當真是心屬天家子女,我會將利弊告訴他們,他們自己選擇,是苦是甜都是他們自己選擇的結果。如此,他們才能不會心中有遺憾,才能不怨怪我們做父母的人?!?br/>
  喻清襲聽了不由羨慕道:“我也想做個明白事理的母親,可惜他投身在我的腹中,注定身不由己?!?br/>
  “得到與失去總是形影不離?!币箵u光握著她的手寬慰道,“他身在你的腹中,已經比許多人與生俱來得到得太多?!?br/>
  “也是,灼華姐姐說的沒錯,為人不可貪?!庇髑逡u又展顏,“對了,我聽聞灼華姐姐可以看男女,你幫我看看我腹中的是男是女,我還有一個多月就分娩,我好早些準備,嬤嬤他們盡是準備些哥兒的東西?!?br/>
  “你不想先生個兒子么?”夜搖光忽而問道。

  “男孩女孩那是我們說得準,先開花后結果也好啊,生男生女我都無所謂?!庇髑逡u說著,她的手放在小腹之上,“其實是女兒也好,我少為她愁些?!?br/>
  “你倒是看得開?!币箵u光聞言笑了,“不過你的面前我不好看,我不給皇室人看面相,看了也未必準,不如我給你占一卦吧?!?br/>
  “好啊好啊,我還沒有見過搖姐姐占卦呢!”喻清襲興致勃勃說道。

  夜搖光莞爾一笑,看著挺著一個大肚子,還像一個小姑娘一樣的喻清襲,從懷里取出三枚祥符通寶。

  竟然是六十四卦倒數第二卦——既濟卦。

  “怎么樣?怎么樣?灼華姐姐?!庇髑逡u連忙問道,

  “這是既濟卦,我們占六甲看得是子孫爻:子孫相旺,若臨陽象定為男;福德休困,更值陰爻當是女?!币箵u光說著已經將既濟卦的六爻畫出來,推到喻清襲的面前,“你看既濟卦的六爻六親我已經寫下來:兄弟、官鬼、父母、兄弟、官鬼、子孫。子孫在第六爻,乃是陰爻,第三爻又是動爻,你的腹中是個女兒,且還是一個很好養活的女兒?!?br/>
  “都說做娘的有感應,其實我也隱約知曉是個女孩,但是嬤嬤他們只要我一說是女兒,就恨不能堵著我的嘴?!庇髑逡u一點也不失落,“女兒好啊,我就想要個貼心的姐兒?!?br/>
  見喻清襲是發自內心的歡喜,夜搖光也高興:“這生男生女都是緣分,你要知道該你的誰也搶不走,無關乎你的孩子?!?br/>
  “灼華姐姐這句話我喜歡?!庇髑逡u頗以為然的頷首,“我自己就是女兒身,我有何資格去嫌棄姐兒不如哥兒?”

  “王妃,側妃的丫鬟求見?!本驮谶@時候,喻清襲的丫鬟通報。

  “她有何事?”喻清襲聲音清淡的問道。

  “說是他們琉球的規矩,他們家鄉的風俗,女孩子出嫁,家中有主母,必須在新婚當夜獻上親手做的香囊,以示對主母的恭敬?!庇髑逡u的丫鬟低著頭,親手將香囊舉到喻清襲的面前。

  誰也沒有想到,原本被丫鬟好好的拿了一路的香囊,竟然在靠近喻清襲的一瞬間,突然炸裂開來,先是一團霧氣散開,旋即是一只只芝麻大小的蟲子飛奔而出,直襲喻清襲。

  好在夜搖光在香囊炸裂的一瞬間,就立刻水袖一拂,渾厚的五行之氣,將那些小蟲子給揮散開去,另一掌五行之氣縈繞而起,無形的五行之火隨著掌風而至,迅速的將蟲子給燒成灰燼。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成都股票配资群 新能源龙头股票 腾讯二分彩开奖号码 股票分析 11选5博彩真经共享 广西快3遗漏查询 江苏11选5玩法 福彩群英会今天的开奖 2011年上证指数分析 上海时时乐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