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1242章 師傅在上

  “阿湛,你當真要收伽?為徒?”不止伽?,就連夜搖光都震驚。

  “自然是當真?!睖赝ふ繉σ箵u光頷首。

  “為何?”夜搖光不明白。

  “原因有三?!睖赝ふ繉χ箵u光一一道來,“其一,我要他徹底的斬斷過去,從此忘記魔君伽?,只有青海都統之孫黃彥柏;其二,搖搖他是千年之魔,他的魔性已經深入靈魂,現下他沒有遇到大變故,自然是可以隨意壓制住自己,但日后若是他遇到挫折比任何都容易墜入魔道,伽?這個人我比誰都了解,他若是不愿便罷,一旦他當真拜我為師,便會敬為我父,我需要壓制得住他的身份。自然,我做了他的師傅,我便會為他謀劃,盡到為人之師的責任?!?br/>
  “第三呢?”夜搖光隱隱覺得第三個原因,恐怕尋常。

  “第三,我想我知曉該如何讓青海徹底的安寧?!睖赝ふ康哪抗馔断蛞箍?,仿佛透過千里落在青海之上一般深遠。

  黃彥柏是黃堅的親孫兒,這個身份很好用。

  “他,他會答應么?”夜搖光有些不確定。

  曾經傲世群魔的魔君,被困千年之后拜在一個凡人門下。

  “若是他足夠聰明的話?!睖赝ふ繝恐箵u光趁著夜色未深消食。

  直到深夜,伽?也沒有折回來尋溫亭湛,溫亭湛反而一點也沒有情緒,依然淡然如故,第二日照樣是神清氣爽的去上早朝當值。

  伽?一兩三日都沒有任何反應,也見不到人影,夜搖光卻不知道這三****每一日都和單凝綰在一起,他們走遍了帝都的大街小巷,對什么好奇都要去上手玩一玩。

  日落黃昏之際,伽?帶著單凝綰去了郊外,坐在綠柳飄飛的河邊,看著夕陽一寸寸的灑滿河面,他們靜默而坐,許久都不曾有人開口。

  過了許久單凝綰才開口:“彥柏,你看天空上的鳥兒多自在?!?br/>
  伽?抬起頭看著一群鳥兒掠過天空,盤旋著飛往不同的方向。

  日落的光芒濺落在河水之上,折射的粼粼金光映照著她的容顏,她側首眼眸如湖面一般晃動著淺淺漣漪看著他:“彥柏,飛吧,飛到你想去的地方,若是我成了你的負累,我寧可看著你遠走高飛,”

  伽?的身子一震,他有些吃驚的看著單凝綰,他的確已經生了離意,他覺得他也許能夠堅持得了一時,但堅持不了一世,他害怕他堅持不住的時候,讓她對他心生懼意。他自認為他已經掩飾的很好,可她竟然能夠看出來。

  “你……你既然知曉,這幾日為何……”為何還愿意隨他一起。

  “人生苦短,美好的記憶總是太少,我想多留一點?!彼θ萏耢o的解釋,她的眼睛清澈,沒有一點的怨怪與指責。

  那一瞬間,伽?覺得自己真是世間最不可原諒的混蛋,他的目光凝重,側首看向單凝綰:“綰綰,我不是人?!?br/>
  單凝綰的面色滯了滯,但也僅僅是滯了滯,旋即便平靜的問道:“是妖是鬼?”

  伽?沒有想到單凝綰的承受能力這樣的大。

  看著吃驚的伽?,單凝綰笑了:“我雖不曾與灼華姐姐一道經歷那些妖魔鬼怪,但我聽了好些灼華姐姐的事跡,其實我早就知道和灼華姐姐扯上關系的,極少是人。小叔曾對我說你中了一種無解之毒,你從西寧到帝都只用了兩日不到的功夫?!?br/>
  這些都表明,你不是人。

  “你知道,你還……”伽?的震驚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我知道,可你不曾傷害我,還為了我險些喪命,我為何要懼怕,又為何不能對你動情呢?”單凝綰輕聲的笑著,“我想,那日午后我去尋灼華姐姐之時,也許就注定了我和你的緣,不論是否有緣無份,我都謝謝上蒼,讓我認識你?!?br/>
  “我既不是妖也不是鬼,我是魔……”伽?定定的看著單凝綰,將他的過往全部告訴單凝綰,整個過程之中他都一瞬不瞬的盯著她,他自虐的想要從她的眼中看到一絲害怕與厭惡,如此他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揮手而去,可他終究是沒有看到。

  伽?說完之后,單凝綰呆滯了好一會兒,她有些消化不小這么大的信息,天色漸漸暗下來,直到夜幕降臨,冷風拂過,伽?將他的外袍披在她的身上,她才回過神,她關切的看著他:“那里日后是真的重獲新生了么?”

  “是?!辟?頷首,“綰綰,我是一個活了千年的魔,我現在雖然是凡人,可我想我無法放棄入魔?!?br/>
  “人魔不能相守么?”她有些忐忑的問道。

  “人魔可以結合,也可以相守??墒蔷U綰,魔不被世俗所容,你若是要與我結合,也許就要你所熟悉的一切,去一個你無法想象甚至無法融入的地方?!辟?閉眼將這個他不愿接受的事實說出來。

  單凝綰沉默了,時間在她的沉默一點點的劃過:“伽?,我可以魔修么?”

  “你……”伽?不可置信。

  “伽?若是我魔修之后,你可愿等我一生?”單凝綰又問道,“我有父母恩未還,我不能為著自己而辜負他們的養育之恩,若是我入魔修,我是不是壽命就會延長,待到我盡夠了孝道,侍奉他們一生之后,我便自由了?!?br/>
  伽?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顫抖,他一把將單凝綰抱入懷中:“綰綰,我從不曾為善,可是上蒼竟然還將你送到我的身側,我若是再不懂珍惜,我想便是老天爺也要收了我,對不住,綰綰,我不該退卻,我答應你。日后無論發生何事,我都再也不會拋下你?!?br/>
  傻姑娘,你可知道你若入了魔修,就再也不能侍奉在父母的身側,而你隨時都可能成了修煉之人的刀下亡魂。

  伽?將單凝綰送回了單府,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單府才折身飛奔回到侯府,回去之后他直入溫亭湛的書房,一進門,他便掀袍跪在溫亭湛的面前,對著溫亭湛結結實實的磕了三個頭:“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br/>
  你愿為我入魔,我愿為你收心。

  自此,這世間再沒有魔君伽?。

  他姓黃,名彥柏,青海都統之孫。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网 3d试机号走势图 天津快乐10分一定牛 股票分析工具 宁夏十一选五平台 12博在线娱乐百家乐 全部股票代码列表 贵州十一选五手机板走势图 四川快乐12任选五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