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1294章 城樓下的廝殺

  看到溫亭湛如此從容閑適,夜搖光知道他定然是有了百分之百的把握解開稅銀案的謎團,便想到了稅銀,于是對溫亭湛道:“剩下的一半稅銀,的確在柳市荏的棺材里,但是卻有麻煩。棺材的底部很厚,若是我沒有估計錯,柳市荏棺材地板應該是承重極強的材質,將火龍油和他的尸身隔開,火龍油必須要密封保存,無論是用什么器皿盛著,都應該是極其薄弱,不能受一點外力,火龍油的下方應該才是銀子?!?br/>
  溫亭湛聽了陷入了沉思,好一會兒他才握著夜搖光的手:“這事兒交給我,既然那火龍油到現在還沒有被破壞,它和地板之間定然有間隙?!?br/>
  “間隙肯定是有,但單久辭費了這般大的心思,那火龍油與地板也許只有肉眼都未必看得間的縫隙,單久辭絕對不會給我們任何撬開地板,平安取出稅銀的機會?!币箵u光堅信這一點。

  “暫時先不急,既然稅銀確定在棺材里,單久辭又取不走,那邊先把眼下之事解決之后,再徐徐圖之?!睖赝ふ康脑捯魟倓偮湎?,馬車就停了下來。

  只聽到外面有一道粗獷的聲音響起:“末將守城小將,武昌府有悍匪越獄,知府大人已經下令,出入車輛必要詳查,若有冒犯處,請侯爺恕罪?!?br/>
  夜搖光迅速的看向溫亭湛,難怪他要把那個人讓金子送走。

  溫亭湛掀開車簾子:“本侯怎不曾聽聞武昌府有悍匪越獄?”

  “末將也是前一刻才接到傳令?!蹦强嗟氖爻菍㈩I畢恭畢敬的回答。

  溫亭湛緩緩的點了點頭:“那就搜查吧?!?br/>
  “冒犯了?!笔爻堑膶㈩I對溫亭湛一抱拳,然后對身后的人揮手。

  幾個士兵迅速的圍上來,仔細的搜查,他們就一輛馬車,馬車上上下下被打量了一遍,就只差馬車內部,溫亭湛將那守城的將領遲疑的看著他,他很好說話的拉著夜搖光下了馬車:“小將軍不妨親自上去看看?!?br/>
  “末將不敢?!蹦侨诉B忙低頭然后迅速的將守城的士兵召回來,親自對溫亭湛躬身道,“請侯爺和夫人上車,末將這就吩咐開城門?!?br/>
  夜搖光和溫亭湛都沒有立刻上車,而是看著城門在守城將領的指揮下緩緩的打開,夜搖光何等修為,怎么會不知道城門根下埋伏著人,看著夜色下靜靜站在她身旁的男人,他一襲月白色的衣袍在風中輕輕飄動,發絲染上了幽月的光芒飛揚,他負手而立,能頂天立地。

  就在城門大開的一瞬間,墻角陰影處,兩抹身影一左一右的從飛掠而出,直飛向城門口,守城門的將領立刻反應過來厲喝一聲:“抓住他們!”

  一時間整個城樓刀光劍影,搏擊的聲音虎虎生風,夜搖光和溫亭湛去不動如山的站在圍殺的中間,對這一切仿若未覺。四周彌漫的血腥之味,迅速的散開,縈繞在二人之間。

  城門發生這樣打的變故,卻沒有人去敲響城門之上的鑼鼓,也仿佛沒有巡查的士兵路過,夜搖光默默的算了算時間,已經半盞茶的功夫,她柔軟如花瓣的唇微微一勾:“衛茁,去幫把手?!?br/>
  “是?!毙l茁應了一聲,一個縱身飛躍上城樓,他拿起羅錘狠狠的在鑼面上一敲,震耳的聲音傳的極其的廣和遠。

  仿佛是衛茁的舉動激怒了那兩個欲逃竄的匪徒,他們面目猙獰的朝著夜搖光和溫亭湛攻擊而來,夫妻兩齊齊的一個側身,這時候衛茁已經從城樓上縱身飛躍下來,宜寧也已經挺身而上,這對叔嫂一人一個,迅速的和兩個人交戰起來。

  “身手不錯?!币箵u光看著兩個人,她指的是兩個匪徒,衛茁的功夫可已經快要到宗師級別了,這兩個人其中一個還能夠和他對戰游刃有余,其身手可見一斑。

  而宜寧直接不是另外一個人的對手,在對方無視宜寧虛晃一招,強悍的用蠻力橫掃而來之際,夜搖光正要一動,溫亭湛卻先動了,誰都沒有看到他是怎么出手,就在那緊扣的兩指差一點點鎖住宜寧的咽喉,那暗藏著清洌之香的風一拂,宛如流星劃過皓月,快的還未感覺到四周氣流的變化,那一只粗碩滿是肌肉的手臂就被岔開的兩根細長如玉雕的手指給卡住,那極細瑩白的手指,與那極粗古銅色的手腕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在月光的照射下,看過來的人只看到那細長的指尖仿佛又月華般輕紗縹緲的冷光一閃而逝,溫亭湛的手輕輕的動了,就如同拿起一雙筷子般慢條斯理的一擰,他們卻聽到咔嚓一聲脆響,旋即就看到那手前頭半截無力的垂下去,那壯漢已經疼的發不出生于,渾身發軟。

  他仍然抬腿想要攻擊溫亭湛,卻將溫亭湛身子凌空一躍從他的背后一晃而過,細長的腿一條踢在了他的腿彎之上,又是咔嚓一聲,那人腿重重的跪在了地面之上。

  而這時另外一邊衛茁也是擰著和他對陣之人的胳膊,翻身將他的左手擰到了右半邊,整只手臂都被卸掉,同時一手掐住了他的后頸,在他的頸椎骨上一捏,那人頓時眼睛一凸,肉眼看不到的他的身體里頸椎骨就這樣全部碎掉。

  這個時候整齊的馬蹄聲才遠遠的響起來,就見到胡霆親自帶隊奔騰而來,溫亭湛的唇角輕輕一勾,冷月之光在他的唇瓣之上一閃而逝。

  “見過大人?!北淮騻氖爻情T守將連忙上前對著胡霆行禮而后將事情的經過稟報,“多虧侯爺及時出手,若非如此,只怕這兩人要逃出城?!?br/>
  胡霆大步上前,對著溫亭湛抱拳:“多謝侯爺相助?!?br/>
  “不過是區區小毛賊而已?!睖赝ふ空f的云淡風輕,“舉手之勞?!?br/>
  “侯爺這般晚是要連夜趕路么?”胡霆突然問道。

  溫亭湛微微一點頭:“稅銀案已經查出了頭緒,本侯自然要即刻回去復命,再則中秋將至,本侯也不想在異鄉度此佳節?!?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贵州快3形态走势图一定 云南快乐十分任五遗漏查询 海南环岛赛彩票玩法与开奖 上证指数今天收盘是多少点 山西快乐10分钟投注 上海快3开奖结果杳询 股票分析怎么写 双色球单挑一注 安徽快三推荐号码预测